汗乌拉 我的故乡 汗乌拉 我的故乡 评分人数不足

紧紧握手! 我们都不打算做虚伪的朋友!——张承志散文作品《汗乌拉 我的故乡》编辑手记

犬马难
跟张老师通邮件总归是有点忐忑。总想着维护周全,心就复杂、话就密。我的每次长篇,张老师回复,都是几个字。这几个字,解决了我的问题,表达了他的观点。也治了我的毛病。

与张老师聊天,我会刻意避开恭维的话,但寒暄总免不了,说“读过您的书,喜欢您的文字”。即使这样,也会不自觉的就生出一种内心被审视的异样感。会揣想,老爷子心里一准在嘀咕,“你真正看了多少?又懂了多少?”
这世上就是有一类人,眼明心亮,在他们面前来不得一点虚伪。这样的人不多。但张承志于我就是这样一位。

张承志,今年69岁。
亲自打理自己的公众号,写作、旅行、学习外语是张老师的日常。每次发给他确认的信息,几乎都是即时回复,很多次沟通都是在深夜。想起之前看到对张承志的采访,说到当下年轻人“暮气沉沉”的状态,他会奇怪“你们怎么能这么老!”

《汗乌拉 我的故乡》是站在70岁门槛前的张承志对草原青春的回首。文中收录张承志经典散文作品《袍子经》《劳动手册》《粗饮茶》《公社的青史》《二十八年的额吉》《启蒙的历程》等共32篇。这些作品都是读懂张承志的基础。

张老师曾问我:“你个人读了这些文字(它们多是30年前的作品),有什么感...
显示全文
跟张老师通邮件总归是有点忐忑。总想着维护周全,心就复杂、话就密。我的每次长篇,张老师回复,都是几个字。这几个字,解决了我的问题,表达了他的观点。也治了我的毛病。

与张老师聊天,我会刻意避开恭维的话,但寒暄总免不了,说“读过您的书,喜欢您的文字”。即使这样,也会不自觉的就生出一种内心被审视的异样感。会揣想,老爷子心里一准在嘀咕,“你真正看了多少?又懂了多少?”
这世上就是有一类人,眼明心亮,在他们面前来不得一点虚伪。这样的人不多。但张承志于我就是这样一位。

张承志,今年69岁。
亲自打理自己的公众号,写作、旅行、学习外语是张老师的日常。每次发给他确认的信息,几乎都是即时回复,很多次沟通都是在深夜。想起之前看到对张承志的采访,说到当下年轻人“暮气沉沉”的状态,他会奇怪“你们怎么能这么老!”

《汗乌拉 我的故乡》是站在70岁门槛前的张承志对草原青春的回首。文中收录张承志经典散文作品《袍子经》《劳动手册》《粗饮茶》《公社的青史》《二十八年的额吉》《启蒙的历程》等共32篇。这些作品都是读懂张承志的基础。

张老师曾问我:“你个人读了这些文字(它们多是30年前的作品),有什么感想?”
——正是这些30年前的作品,让我觉得新鲜又感动,又被一种深刻和严肃深深撼动。

我学的是民俗学,这专业给我的最大收获就是对多元文化的理解和尊重,但在这点上也许没有人比张承志更加深入和彻底。

蒙古草原是张承志求学的起点、审美的启蒙。草地经、牧人经,天气膘情、认马识羊是他知识体系的重要构成,是他价值体系和底层立场的形塑因子。所以他的笔下没有浓墨重彩的草原风景,没有引人窥探的奇风异俗,他先成为了一个牧人——脸颊粗糙、袍子褴褛,再用牧人的眼光看草地羊群、劳动和生计。抛开“他者”的角色,太宝贵。而作为一名职业作家,以文字求生存的人,笔墨上的克制,从不铺张的决意,这其中有一种深沉和深刻,还有极深的情感。

这些草原文章,泛着生命的活力和健康的审美,也是一种严肃的发声。是怀念,却不是怀旧。张承志的眼光永远在高处和远方。

我问:草原于您来说,是一种乡愁吗?
张承志回答:不是乡愁,是抗议和愤怒。

当大家都忙着吸收各路鸡汤,想要让自己变得练达、圆融时。
69岁的张承志说——我愤怒。
给我很大的感动和震动。
他与40多年前乌珠穆沁草原上的那个20岁的青年一点没变。
硬气、固执、情感浓烈。

张老师——
“紧紧握手!”
“我们都不打算做虚伪的朋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