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理匀称,脊骨未立

之于式

李欧梵有书曰《中国现代作家的浪漫一代》,点了林纾、苏曼殊、郁达夫、徐志摩、郭沫若、蒋光慈和萧军七人,分章作传为之条辩勾画,串联起了一个现代文学史潜转升降的绝大谱系(当时读时对此颇有怀疑,以为有一刀截断之弊)。江弱水此书体例盖与之类似,分化南朝文学、唐诗、宋词三部,抽掇前绪,以陶、李、韩、苏、辛为一派(受了古文与古诗影响的、着重语言秩序和意义传达的古典主义写作传统),以杜、李、李、周、姜、吴为一流(受了骈文和律诗影响的、着重文字凸现和美感经营的现代性写作传统),以为可与钱鍾书提的诗分唐宋之论断并论,为一时独得之见也。但他可比李欧梵要激进得多了,不唯标举“东海西海,心理攸同;南学北学,道术未裂”,想要囊括中西,措录今古,还想以“颓加荡、讹而新、断续性、互文性”悬一鹄的,框定历代诗人之合乎标准者造就学统也。余决不以此为然。江氏既服應钱老之学,当知默存先生平生为学,最恨控引宇宙编排世间之体系之学,专把七宝楼台拆碎了看,一任散钱无串而无意收拾,又何必下此劳心劳力无所得之功夫?他的老师黄维樑倒用《文心雕龙》批评他说“弥纶群言而不能研精一理”,探其心腹而剖划之,是以一针摧破,江氏虽曲折...

显示全文

李欧梵有书曰《中国现代作家的浪漫一代》,点了林纾、苏曼殊、郁达夫、徐志摩、郭沫若、蒋光慈和萧军七人,分章作传为之条辩勾画,串联起了一个现代文学史潜转升降的绝大谱系(当时读时对此颇有怀疑,以为有一刀截断之弊)。江弱水此书体例盖与之类似,分化南朝文学、唐诗、宋词三部,抽掇前绪,以陶、李、韩、苏、辛为一派(受了古文与古诗影响的、着重语言秩序和意义传达的古典主义写作传统),以杜、李、李、周、姜、吴为一流(受了骈文和律诗影响的、着重文字凸现和美感经营的现代性写作传统),以为可与钱鍾书提的诗分唐宋之论断并论,为一时独得之见也。但他可比李欧梵要激进得多了,不唯标举“东海西海,心理攸同;南学北学,道术未裂”,想要囊括中西,措录今古,还想以“颓加荡、讹而新、断续性、互文性”悬一鹄的,框定历代诗人之合乎标准者造就学统也。余决不以此为然。江氏既服應钱老之学,当知默存先生平生为学,最恨控引宇宙编排世间之体系之学,专把七宝楼台拆碎了看,一任散钱无串而无意收拾,又何必下此劳心劳力无所得之功夫?他的老师黄维樑倒用《文心雕龙》批评他说“弥纶群言而不能研精一理”,探其心腹而剖划之,是以一针摧破,江氏虽曲折其意以为辩护,终究境地窘迫,不能自救水火。盖文学之进续,有然有不然者,群流并轨,莫可一是,收归川海,何必有异?所谓现代性者,摘引诸诗人之片面而已,棱面辉映,自有观照,却也是见此不见彼,心目中先作主张而不能切合实在。也即是说,我并不否认他在具体分析中的论述之精彩(的确是心思缜密照理圆融,多有发明创见),但他的“古典诗的现代性”的出发点本身,可能就已经在“讹而新”的路子上一去不复返了(钻之弥深,去题愈远,错位相持,根脚未立之故也)。之前读江氏的学术随笔,很赞叹他的随处感发的本领,就想以这样的摇荡性灵之笔勒为专著,大概是个什么样子?这次读了,也就不出所料,他的文本解读和诗人辨证一如既往的好,但一部要八面受敌攻不破的大作的通体结构却也因了这聪明而反蔽自身了。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古典诗的现代性的更多书评

推荐古典诗的现代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