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entity的译法

Walt

关于entity的译法,以及这本书的翻译问题


将entity翻译成“实体”是国内学术翻译中一个常见的错误。我最近除了塞拉斯这本书外还读了罗森的《分析的限度》,两本书的译者都无一例外将entity翻译成“实体”。但这并非偶然,而是常态。我认为由于“实体”这个措辞早已被归给substance了,所以如果substance≠entity,那么我们就不应将entity翻译为“实体”。

其实entity≠substance理应是常识,如果可以直接划等,那么就没必要保留二者了。entity的具体意思可以参见非常权威的柯林斯词典(https://www.collinsdictionary.com/dictionary/english/entity):An entity is something that exists separately from other things and has a clear identity of its own。此外还可以从一个实用性的例子里来看entity的意思为何:entity在英语里用来翻译海德格尔的das Seiende,das Seiende有两种译法,一种是entity,另一种是beings。在后一种选择里,由于Sein不出意外通常都被处理为being,而Seiende如果被处理为bei...


显示全文

关于entity的译法,以及这本书的翻译问题


将entity翻译成“实体”是国内学术翻译中一个常见的错误。我最近除了塞拉斯这本书外还读了罗森的《分析的限度》,两本书的译者都无一例外将entity翻译成“实体”。但这并非偶然,而是常态。我认为由于“实体”这个措辞早已被归给substance了,所以如果substance≠entity,那么我们就不应将entity翻译为“实体”。

其实entity≠substance理应是常识,如果可以直接划等,那么就没必要保留二者了。entity的具体意思可以参见非常权威的柯林斯词典(https://www.collinsdictionary.com/dictionary/english/entity):An entity is something that exists separately from other things and has a clear identity of its own。此外还可以从一个实用性的例子里来看entity的意思为何:entity在英语里用来翻译海德格尔的das Seiende,das Seiende有两种译法,一种是entity,另一种是beings。在后一种选择里,由于Sein不出意外通常都被处理为being,而Seiende如果被处理为beings,就挺工整的。anyway,反正entity与beings被看作几乎是同义的,从这里其实就不难看出entity在英语语境里的意思了,它指的是具体的一个一个的存在者或存在物,或曰具体存在着的东西。我这里不是想说entity严格等于beings,而是想侧面反映出entity在英语世界中一般是如何被理解的。

的确有一些哲学家会认为entity就是substance,例如亚里士多德。然而这仅仅是概念上的划等,而绝非言辞上的划等,否则,如果entity在语义上已经完全与substance相等,那么亚里士多德说“entity就是substance,substance就是entity”时就只是说了一句没用的废话。换个说法就是,亚里士多德说的“entity是substance”,是一个综合命题,而非分析命题。而这就意味着该二者是至少可以在语义与指称意义上被区分开的。康德认为,说“单身汉(bachelor)是一个光棍(the unmarried)”,等于什么都没说。

entity在我的理解里就是介于subject与object(substance)之间的一个中间概念。说substance是object基本上没什么问题,因为object的意思无非就是我们可以思维、可以thematize的东西罢了。或者回到德语里的,Gegenstand(对象)就是gegen(=against)我们而stehen(stand的动词原形,意思同英语的stand)的东西。即使斯宾诺莎会否认我们日常语言中的那些object都堪称substance,但至少他不会否认,被他视为substance那个东西终究是一个object。当然因为我是hegelian,所以我自然会倾向于跟随黑格尔,认为斯宾诺莎的substance是object,或许斯宾诺莎会否认也未可知。不过至少另一个泛斯宾诺莎主义者谢林是会否认substance是object的,但谢林的思路在这点上与黑格尔一致,都是倾向于认为真正有资格被称作substance的东西,必须是subject,或最终必须能成为subject。但以上这些都只是学理上的争论,无碍于我们将subject、object、substance、entity这四个词从语义上区分开来。subject与object是什么关系、是否可以划等、在何种情况下划等,我们都知道自古以来是有争议的,所以在语义上区分“主体”和“客体/对象”是有必要的。同理,既然substance与entity的关系在不同流派眼里是不同,而且该关系依然处于可争论状态中,我们就不应在中文里混同这二者。否则若我想写一篇讨论二者关系的文章,我难道每写一个“实体”都必须在中文后面附上原文吗?

所以我认为,当我们不是以第一人称视角来称呼某个存在着的东西,且我们又不想hypostatize它时,我们就可以称它为entity。打个岔,甚至agency也有点这个意思。


我觉得这本书的译者太偷懒了,从多处可以看出译者在工作时很不上心,存在很多只要稍微再雕琢一下措辞便会显著改善译文可理解性的地方。例如这里很关键的一段话被翻译得很拗口且有错译,但这段话本身又不难理解、也不难翻译。贴上我的译文供读者对照:

(本书译者):感觉材料论通常区分觉知动作和(例如)作为其对象的色斑。此动作通常被称为感觉到(sensing)。该理论的经典大师们常常将这些动作描绘为“现象学上简单的”和“不可进一步分析的”。

(我):感觉材料论的一大特征在于其区分了意识行为与作为意识行为之对象的(例如)色标。这个行为通常被称作感觉(sensing)。该理论的经典大师们常常将该行为描绘为“现象学上简单的”和“无法被进一步分析的”。

3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0)

查看更多回应(10)

推荐经验主义与心灵哲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