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问暴力 冲破黑暗

b1azZ3
在读《拧发条鸟年代记》之前,村上给我的印象不外乎一个写跑步酒吧吸猫爵士小黄书的作家。但在这本书里可以得知的是村上走出了自己孤独温馨的心灵角落,开始闯入波橘云诡的现实沙场。而作为一个典型的反扎堆反暴力的个人主义者,其书中的主人公也大多带有自己的色彩。以《鸟》为例,冈田亨作为一个待业在家整日忙于找猫和为妻子做饭打扫家务的男子,对世事大多持有可有可无可多可少的态度。这一点很附和村上作品的角色内核:一个不介意甚至享受孤独的主角,平静地过着自己的日子,会点冷幽默,不以为傲且偶尔自嘲的人。
但在《鸟》中,主角反常地在重要关头闪现积极性和战斗性来对抗彼侧的幽暗世界(暴力、贪欲、战争)。这也是村上从“小资”到“斗士”转变的一个标志。
文中关于最大反派人物——绵谷升的描写实在入木三分。

“绵谷升尤其擅长利用电视表现自己,面对摄像机显得风流倜傥游刃有余,穿一身价格昂
贵做工考究的西装,扎一条相得益彰的领带,架一副文质彬彬的领带。神情和悦,语声安静,谙熟给对方后背以致命一击的诀窍。而且熟知如何才能操纵民众的情绪,事实上也博得民众的好感和色彩,即使相当博学多识的人亦受其蛊惑”
   显示全文
在读《拧发条鸟年代记》之前,村上给我的印象不外乎一个写跑步酒吧吸猫爵士小黄书的作家。但在这本书里可以得知的是村上走出了自己孤独温馨的心灵角落,开始闯入波橘云诡的现实沙场。而作为一个典型的反扎堆反暴力的个人主义者,其书中的主人公也大多带有自己的色彩。以《鸟》为例,冈田亨作为一个待业在家整日忙于找猫和为妻子做饭打扫家务的男子,对世事大多持有可有可无可多可少的态度。这一点很附和村上作品的角色内核:一个不介意甚至享受孤独的主角,平静地过着自己的日子,会点冷幽默,不以为傲且偶尔自嘲的人。
但在《鸟》中,主角反常地在重要关头闪现积极性和战斗性来对抗彼侧的幽暗世界(暴力、贪欲、战争)。这也是村上从“小资”到“斗士”转变的一个标志。
文中关于最大反派人物——绵谷升的描写实在入木三分。

“绵谷升尤其擅长利用电视表现自己,面对摄像机显得风流倜傥游刃有余,穿一身价格昂
贵做工考究的西装,扎一条相得益彰的领带,架一副文质彬彬的领带。神情和悦,语声安静,谙熟给对方后背以致命一击的诀窍。而且熟知如何才能操纵民众的情绪,事实上也博得民众的好感和色彩,即使相当博学多识的人亦受其蛊惑”
  
正是这个人玷污了久美子的姐姐和加纳克里他,又用莫名其妙的招数将久美子从主人公冈田亨的手中夺走占为己有。

“绵谷升始终如一地损毁着各种各样的人,并且将继续损毁下去”

这样具有欺骗性暴力性和时代特征的变色龙形象描写实在令人惊异和沉思,不由得让人觉得和现实中的政治家形象如出一辙。

“绵谷升的父亲是运输省精英官僚,自视甚高,独断专行,习惯于下达命令,对自己所属世界的价值观丝毫不加怀疑。对他来说,等级制度就是一切。对高于自己的权威自然惟命是从,而对于芸芸众生则毫不犹豫践之踏之”

绵谷升父亲所持有的世界观认为日本体制上虽为民主国家,但同时又是极度弱肉强食的等级社会,若不成为精英,只能在石磨缝里被挤瘪碾碎。同时,它将这种世界观灌输入绵谷升的脑袋中,决不允许儿子甘拜任何人下风。

这种战前暴力性国家组织与其理念流淌在绵谷升父亲那代人的血液当中,正是这种暴力性理念催生出侵华战争以及其他种种。而现在这种血液又被传给儿子绵谷升,这便是作者想要勾勒出的暴力传承路线。同时也是村上对日本民族劣根性的深刻探讨。
文中单枪匹马的主人公冈田亨作为作者的媒介在井里的挥动棒球棒击打在意识中绵谷升的头上,而现实中的妻子久美子又亲手结果了绵谷升。这都展现了作者对声援受害者的呐喊和对战争与右翼分子无声的控诉。
    
“日本一些主流文学评论家缺乏借助《鸟》这样的契机直面和反思本国历史应有的良知、勇气和远见卓识。两相对照,也就更显出村上的卓尔不群和难能可贵”(《村上春树去见河合隼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奇鸟行状录的更多书评

推荐奇鸟行状录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