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 遗产 8.9分

以色列图像小说家露图•莫丹绘制其家族秘史(一篇《遗产》的幕后报道)

后浪漫

来源:犹太日报《先锋》

作者:塔尔 克拉•奥兹 2013年7月18日

《遗产》作者:露图·莫丹

在以色列这一极度缺乏本土的图像小说的国度,露图•莫丹以一己之力成就了这一产业。她的新书《遗产》以希伯来语和英语两种语言出版,在这本书中,我们跟随一位年轻的以色列女孩——米卡,和她的祖母莱吉娜,一起踏上前往华沙的旅途。表面上,莱吉娜想要追回家族的房产——在她来巴勒斯坦以前,纳粹入侵了波兰,她失去了所有的一切。但是不久我们就会发现,莱吉娜真正目的远为复杂,一段长达几十年的爱情故事慢慢显露出来,也对米卡产生了惊人的影响。

《遗产》中文版莫丹四十岁,棕发碧眼。周日下午,我和她在特拉维夫市中心靠近她家的一个咖啡馆交谈。《遗产》是她长长的作品列表上的最新作品。事实上,在她意识到存在漫画这一媒介之前,她就已经这样创作了。她从两岁开始画画,回顾过去...

显示全文

来源:犹太日报《先锋》

作者:塔尔 克拉•奥兹 2013年7月18日

《遗产》作者:露图·莫丹

在以色列这一极度缺乏本土的图像小说的国度,露图•莫丹以一己之力成就了这一产业。她的新书《遗产》以希伯来语和英语两种语言出版,在这本书中,我们跟随一位年轻的以色列女孩——米卡,和她的祖母莱吉娜,一起踏上前往华沙的旅途。表面上,莱吉娜想要追回家族的房产——在她来巴勒斯坦以前,纳粹入侵了波兰,她失去了所有的一切。但是不久我们就会发现,莱吉娜真正目的远为复杂,一段长达几十年的爱情故事慢慢显露出来,也对米卡产生了惊人的影响。

《遗产》中文版莫丹四十岁,棕发碧眼。周日下午,我和她在特拉维夫市中心靠近她家的一个咖啡馆交谈。《遗产》是她长长的作品列表上的最新作品。事实上,在她意识到存在漫画这一媒介之前,她就已经这样创作了。她从两岁开始画画,回顾过去,她发现她的画里总是有角色存在,并且都在讲故事。“不过,”她说,“我周围几乎没有漫画书——《丁丁历险记》和《泰克斯》(以泰克斯•威勒为主人公的意大利漫画系列)都已经是很难得见到的作品了——因此那时我从来都不知道漫画是一种独立的媒介。对我而言,它只是我表达自己的方式。”

在她作为青少年顾问服兵役期间,一位朋友将爱德华•戈里的作品推荐给她,其怪异和仿维多利亚风格的作品对她产生了早期的影响。之后,作为耶路撒冷享有盛名的贝扎雷艺术与设计学院的学生——她现在在那里任教——莫丹偶然看到了阿特•施皮格尔曼(《鼠族》的作者)的杂志《Raw》(《Raw》是施皮格尔曼和他的妻子弗朗索瓦•茉莉在20世纪80年代创办的漫画杂志,在西方漫画界产生了巨大影响。《鼠族》也在这本杂志上连载)。

阿特·施皮尔博格曼

阿特·施皮尔博格曼的作品《鼠族》

她的思路被打开了。“我爱上了漫画,”她说,“我知道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两个月后,她开始每周在耶路撒冷当地的报纸上连载条漫,这些条漫很有试验性,而且有很多古怪的角色。这激励了她创作更长和更复杂故事的欲望。她是前卫漫画艺术家组织“阿克图斯漫画集团”的创始人之一,并且与作家埃特加•凯雷特密切合作了一系列项目,莫丹和凯雷特在恐怖的主题上有共同的品味。

随着莫丹创作主题范围的扩张以和工作时间的增长,她的画技不断精进,形成了一种现实主义的风格,她的画让人联想起埃尔热的《丁丁历险记》,而不是戈里令人毛骨悚然的画作。创作出成熟的图像小说只是时间问题了。《致命伤痛》出版于2007年,这是一个苦乐参半的故事,描述了一个出租车司机调查一具死于恐怖分子袭击的身份不明的尸体是否是与自己关系疏远的父亲的过程。这部作品有了重大突破,它获得了艾斯纳奖“最佳图像小说漫画产业奖”,并且被翻译为12种语言。

露图的图像小说《致命伤痛》

正如《致命伤痛》用悲剧又独特的环境作为背景去探索一个普世的主题那样,《遗产》大胆地选取了重大的主题——大屠杀、努力追回长久失去的财产和对以色列人而言波兰意味着什么,然而莫丹仅仅用它们作为一个平台,来表现时而争吵但总是相亲相爱的家庭。

莫丹两边的家庭都是波兰血统,然而她对波兰的发展没有什么兴趣。如所有的以色列人那样,她知道波兰是大屠杀、奥斯维辛以及华沙犹太人起义发生的地方。然而,她自传式地描写她古板的波兰祖母的条漫在犹太人和非犹太人中获得了同样热烈的回应之后,她决定去探索她家族的起源。大约同一时期,人们在谈论收回失去多年的房产,之前共产主义者的统治下,这是不可能的。

由于莫丹的祖母已经去世很久了,因此她不曾有过书中所描绘的旅程。此外,她还说:“我的祖母们从没想过要回去。她们对现在的城市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不感兴趣。对她们来说,那里是一座巨大的墓地。”对莫丹而言,《遗产》给了她一个机会去想象这样的旅途可能会是怎样的。莱吉娜在很多层面上是莫丹的两位祖母的混合,这类波兰裔女性家长已经成为了以色列文化中名副其实的典型——既让人嘲笑又令人钦佩

《遗产》中描绘的犹太居住区

出于莫丹以及很多以色列人都对波兰大屠杀纪念游行持有的矛盾心理,她希望在她的华沙之旅中能避开集中营和那些纪念的遗址,去探索一下今天的波兰。然而她很快迷上了这些遗址。初次访问华沙的时候,她的妹妹提议去她在导游书上标出的一个时尚的咖啡馆。“我们搭了辆出租车到那里,”莫丹回忆说,“然后发现这家咖啡馆位于过去的犹太居住区中心。”她们与一对以色列夫妇聊天,他们热情地推荐她们去麦当内克集中营,“因为那里比奥斯维辛更可怕。”我们可以在书中发现这一线索。

莫丹对波兰和以色列人对波兰的感受了解得越多,她越是感兴趣。“我们对波兰人的怒火比他们对德国人的更大。”她说,“德国人和我们对发生过的事情看法一致,因此更容易继续前行。但是波兰人的叙述完全不同,他们淡化了历史中的反犹主义以及与纳粹的合作,而这是我们对他们最主要的记忆。他们将自己看成受害者,这使我们犹太人、以色列人更难把握他们的历史。”托马茨,书中帮助米卡的人,正着手创作一本讲述1944年华沙起义的漫画书,这一主题关乎民族自豪感。然而米卡,像大多数以色列人那样,仅仅熟悉1943年的华沙犹太人起义。除了叙述上的不同,莫丹在华沙感到很舒适,这使她回忆起她在特拉维夫的童年时光。“但是我在那感受到的并不是乡愁,”她说,“我不会为放弃波兰感到困扰,那里不是我失去的故乡。但也可能是因为我并不是一个非常恋旧的人。”

《遗产》书中托马茨创作的漫画

这本书的题词引自莫丹母亲的话:“对家人,不说出全部实情并不算撒谎。”莫丹说,她的家族秘密给予了她创作灵感。她的外祖父在她母亲还很小的时候就抛弃了家人,莫丹在她13岁参加一个家族婚礼之前从未见过他。“我们站在自助餐桌子旁边,忽然我母亲指着一个男人,然后说:‘你看那个人,他是我父亲。’我母亲介绍了我们之后,他点点头然后走开了。这就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因为那时,我意识到血缘关系有时候可能是无意义的。家庭成员对你的爱不是理所当然的。”莫丹对在其作品中展露的家族秘密并未感到良心不安,她微笑着说,这是因为她的亲戚们通常很难把自己和书中的角色对号入座。

《遗产》内页

莫丹说她的角色展现出的独特个性并非完全出自她的创作。她绘制好整本书的故事板后,雇了一些当地的演员来演出这些场景。演员的肢体语言对传达出微妙的细节有着难以置信的帮助,尤其是对于漫画这种面部表情经常被局限在一些基本的的感情之中的媒介而言。扮演莱吉娜这一角色的耄耋老人德沃拉•柯达尔的表演格外有力。柯达尔因其在70年代的电影《爱斯基摩人利蒙》的角色而为以色列人所喜爱,她在其中的演出,成为了以色列电影中最为经典的波兰裔母亲。

饰演莱吉娜的以色列演员Dvora Kedar

目前,莫丹正处于“创作的假期”。她说,埋头创作这本220页的书的这一年,感觉更像是两年,因为她每天要为其工作12个小时。尽管这本书有其特别之处,但是她希望全世界的读者都能理解它。毕竟,她说:“人人都有祖母。这类关系,这种对过去的乡愁和想要迅速致富的欲望——是和每个人都有关的。对失去的东西的疑问以及我们如何回忆失去的爱人也是普世的。”

注:作者塔尔 卡拉-奥兹是一位住在耶路撒冷的作家和法学生。

编译:后浪漫编辑部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遗产的更多书评

推荐遗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