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 8.4分

墙,亦或城堡

日照东渔

《墙》,亦或城堡,亦或牢笼 ◎ 东渔 提起日本文学,自然少不了安部公房这个名字。他属于日本战后较有成就的作家,很受其他作家和读者的推崇,代表作有《墙》、《他人的脸》、《箱男》《砂女》等。从他的作品成色分析,可以看得出受到西方超现实主义文学的深刻影响,善于突出个人和世界的背离,无法融合的人性本质。 《砂女》是安部公房的一部重要作品,忙碌而无为的砂女等同于西西弗斯式的磨难,透出最终虚无的本质,置身于其中的唯一的人类,也放弃了抵抗,这种残酷的寓言,是对人性最赤裸裸的披露。而《墙》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开篇,一大早,主人公失去了自己的名字,典型的卡夫卡式的荒诞感,接着回到办公室,又被名片占据了身份,逃出之后,“空虚感越发加深了。”接下来,主人公一步步遭遇历险,我们读者跟随着他的经历,一起去寻找。他追寻着自我,继续面对巨大的孤独感,我们的主人公渐渐迷失了本性。 其后的历险是始料未及、荒诞不羁的,安部公房的象征意义也是明显的,科学、法学的字眼掺入其中,显示人在社会功能中孤立感。在第二部中,加入如意狸这个配角,带领主人公进入一个好比但丁笔下“炼狱”般的空间,必须历经磨难,才能飞向巴别塔。也正...

显示全文

《墙》,亦或城堡,亦或牢笼 ◎ 东渔 提起日本文学,自然少不了安部公房这个名字。他属于日本战后较有成就的作家,很受其他作家和读者的推崇,代表作有《墙》、《他人的脸》、《箱男》《砂女》等。从他的作品成色分析,可以看得出受到西方超现实主义文学的深刻影响,善于突出个人和世界的背离,无法融合的人性本质。 《砂女》是安部公房的一部重要作品,忙碌而无为的砂女等同于西西弗斯式的磨难,透出最终虚无的本质,置身于其中的唯一的人类,也放弃了抵抗,这种残酷的寓言,是对人性最赤裸裸的披露。而《墙》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开篇,一大早,主人公失去了自己的名字,典型的卡夫卡式的荒诞感,接着回到办公室,又被名片占据了身份,逃出之后,“空虚感越发加深了。”接下来,主人公一步步遭遇历险,我们读者跟随着他的经历,一起去寻找。他追寻着自我,继续面对巨大的孤独感,我们的主人公渐渐迷失了本性。 其后的历险是始料未及、荒诞不羁的,安部公房的象征意义也是明显的,科学、法学的字眼掺入其中,显示人在社会功能中孤立感。在第二部中,加入如意狸这个配角,带领主人公进入一个好比但丁笔下“炼狱”般的空间,必须历经磨难,才能飞向巴别塔。也正是如此,小说而后也提到了但丁,不只但丁,还有尼采、李白、杜甫等等,众圣贤都被调侃了一番,反讽意味强烈,这种无厘头调侃是对文化的一种疏理,一种对比。 林青华的翻译语言好似白话文的风格,就是鲁迅那种语言气息,很符合日本文学的特色。鲁迅也曾受到日本文学的影响,或许他们无形中有一些共同点。安部公房的寓言气质也有些接近于《小王子》这本经典小说,画面感强烈,细节处刻画得力。 哲学家们的事情放到小说家这里该怎么干呢,于是我们看到,安部公房用一部小说作品拷问了自我,认知自我,疏通自我。当自我对峙这一层面凸显的时候,文学和哲学思考的交接变得更深了。谈到安部公房的超现实主义,就不得不提到卡夫卡,卡夫卡也在小说里一直针对自我,清醒地面对社会,特别是小说《墙》里“审判”那一段,也和卡夫卡走到了一起,犹如一脉相承,这就不难理解,安部公房也被称为“日本的卡夫卡”这件事了。主人公突然的迷失是直面现实意义的魔幻开端,卡夫卡让主人公变成了甲虫,安部公房让主人公没了名字,或者丧失了自己的脸(《他人的脸》),都是以超现实手法将自我孤立起来,凸显自我精神的出离,与他人的对抗,与社会的抵御,但这种精神对抗是非常现实的,他们的手法使得现实更像一把刀子来得无比锋利。 在小说中,安部公房的诗意是自然流露的,第一章中有这么一段: 一望无际的旷野。 在其中,我是静静地、无限生长下去的墙壁。 这一句胜过了其他繁复的小说描述,隐蔽的诗歌功能扩大了本体,“墙壁”的生长象征人的孤立越来越巨大,延伸意义需要读者去细致体会。 一个饱受西方文学熏陶的、刻意制造现实主义寓言的作家,因其突出的文学个性一直会影响着日本文学,还有更广泛的世界各地的读者。我们热衷于在他的文字里追寻一些意义,就好像跟随他的主人公去寻找自我一般,需要一直呼喊着:我是谁……我是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墙的更多书评

推荐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