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不变的话题——寻找现实世界与异世界的平衡点

名字最难取了
村上春树的很多作品里都会有一个场所,这个场所的特点是与现实世界相隔绝,没有快乐,没有喧闹,没有强烈的感情,没有变化,也没有痛苦,并且具有很强的私人意义。比如《挪》里的高档疗养所,《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里的世界尽头,《舞舞舞》里的那个狭小的房间,还有《海边的卡夫卡》里入口石后面森林里的那个世界。这个意像是现实世界的对立面,是不遵循自然法则和社会法则的个人意识深处的世界,或者说类似死亡后的世界。
     15岁的佐伯去了入口石背后世界是因为曾经其过于完美的生活而不愿这样的生活逝去,因为现实世界是一直在变化的,不管是人还是物。所以15岁的佐伯想要永远留住这样的生活而打开了入口石。所以田村在入口石后的那个场所遇到了15岁的佐伯。所以佐伯到了15岁后就再也无法前进,或者说15岁后的佐伯本质上是和中田是一样的。
      中田在小时候在集体催眠事件后便成了所谓的”空壳“,即没有强烈的感情,没有欲望,没有快乐,没有痛苦,甚至没有性欲,是一个脱离现实世界的人。这倒是很切合庄子和禅宗所期望的理想状态。根据中田的老师给医生写的那封信可以推断,中田出生于名门,却...
显示全文
村上春树的很多作品里都会有一个场所,这个场所的特点是与现实世界相隔绝,没有快乐,没有喧闹,没有强烈的感情,没有变化,也没有痛苦,并且具有很强的私人意义。比如《挪》里的高档疗养所,《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里的世界尽头,《舞舞舞》里的那个狭小的房间,还有《海边的卡夫卡》里入口石后面森林里的那个世界。这个意像是现实世界的对立面,是不遵循自然法则和社会法则的个人意识深处的世界,或者说类似死亡后的世界。
     15岁的佐伯去了入口石背后世界是因为曾经其过于完美的生活而不愿这样的生活逝去,因为现实世界是一直在变化的,不管是人还是物。所以15岁的佐伯想要永远留住这样的生活而打开了入口石。所以田村在入口石后的那个场所遇到了15岁的佐伯。所以佐伯到了15岁后就再也无法前进,或者说15岁后的佐伯本质上是和中田是一样的。
      中田在小时候在集体催眠事件后便成了所谓的”空壳“,即没有强烈的感情,没有欲望,没有快乐,没有痛苦,甚至没有性欲,是一个脱离现实世界的人。这倒是很切合庄子和禅宗所期望的理想状态。根据中田的老师给医生写的那封信可以推断,中田出生于名门,却常常遭到家里的冷暴力,冷暴力不同于一般的家暴,但其对孩子心理的损失却不会亚于一般的家暴。书中写道:“孩子的心是很柔软的,可以被扭曲成任何样子,一旦变硬后变很难恢复原样。”转学到乡村读书后,中田或多或少开始对大家敞开心扉,但在这个时候却遭到了来自自己最信赖的老师的莫名其妙,不可理喻的暴力。可以想像当时中田的心理状态是怎样的。而恰巧当时入口石开了,遭到严重心理伤害的中田选择进入了入口石后面的世界。
      最后是主角田村卡夫卡,他遭到了一个人被现实社会抛弃的最极端的状况,即被母亲抛弃,被父亲诅咒——杀父奸母奸姐,另外应该还有无数来自其父亲的冷暴力。所以我想田村大概无法搞清自己是什么。但不得不说田村卡夫卡是个很坚强的人,他阅读,健身,独立。他依旧想和这样一个现实世界搏斗。为了逃避这样的环境和诅咒,他最后逃离东京去了四国。但就像俄狄浦斯的故事一样,预言似乎一点点的都兑现。最终在森林的深处产生了彻底与现实世界决裂的想法,进入了入口石后面的世界。但他在四国的期间,他已经开始确立了自己的意义,他认识了佐伯和大岛。最后在异世界他遇见了他的”母亲“,也就是佐伯。他选择了原谅佐伯,同时也原谅了他自己,最后获得了救赎。最后田村卡夫卡勉强在现实世界和世界尽头找到了平衡点,离开了异世界返回了现实世界。

      和《舞舞舞》中一样,羊男建议“我”返回现实世界,因为我还有牵挂,还有热情,还有作为人的欲望。而在《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中“我”的影子返回了现实世界,而“我”却选择留在了世界尽头。《海边的卡夫卡》中田村卡夫卡选择了离开异世界返回现实世界,毕竟田村只有15岁,还有太多的欲望,太多的情感。而《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中的“我”却是身经百战的特种工作者,已经厌倦了财阀争斗而选择了离开现实世界。当田村卡夫卡对佐伯说到:"我不知道活着的意义"的时候,佐伯给的建议是:”看画,听风。“而《舞舞舞》中羊男给的建议是:”跳舞。“看画和跳舞的本质是一样,即使无法接受现实世界的很多事,但你依旧可以通过专注于一个点来充实的度过一生。
      最后来说一下中田和星野这条线。中田因为有一部分去了异世界,所以留住现实世界的中田和一般人不一样。中田在整篇文章中的作用就是替田村杀了他父亲,并打开了入口石。中田可以说是日本军国主义体制下的受害者,田村卡夫卡的父亲也就是琼尼.沃克则是军国主义和大资本家的混合体的代表。中田杀了琼尼.沃克的肉体,而星野则在中田的感召下杀了琼尼.沃克企图去往入口石背后的世界的本体。某种程度上中田是二战无辜日本人民受害者的代表,而星野则是日本迷茫一代的代表。在前者的感召下,后者彻底杀死了旧日本的军国主义和大资产阶级。从而在某种意义上让日本最新的一代,也就是田村卡夫卡获得了救赎。可以说这部小说的隐喻是具有双重性的,第一重是个人,第二重则是社会和国家乃至世界。

        田村卡夫卡在异世界的电视上看《音乐之声》的时候感叹到”如果我童年时期有玛利亚这样的老师,恐怕我的人生会大不一样。”但田村终究是幸运的,他在四国遇到了对他百般关心的“姐姐”樱花,以及在某种意义上是他真正的老师的大岛,以及作为他诅咒的一部分的他的恋人佐伯。从而与现实世界和异世界连接了起来,樱花连接的是现实世界,而佐伯则连接的是异世界,大岛则介于两者之间。这些人才是让他最后获得救赎以及让他找到现实与异世界之间平衡点的源泉。
       最后再说一点无关紧要的,文学作品在某种意义上是作家内心的投影。从村上的作品中可以看到村上其本人与他作品中的主角应该很多的相似之处。或许村上曾经也是一个很难和现实世界妥协的人,他本人也承认过他的童年并不快乐。反应在他的作品上则是其作品中的人物都曾经有这样那样的创伤,并不断的寻找在现实生活中的平衡点。以及对女性的信赖和对父权社会的反感。找到现实世界与异世界之间的平衡点是村上小说永恒的话题,在他的小说中有没有找到平衡点而放弃与现实世界妥协的,比如《挪》里面的直子和木月,《没有色彩的多绮骏和他的寻礼之年》里的白,《舞舞舞》里的五反田,还有《海边的卡夫卡》里的佐伯。村上本人大概是通过写小说来找到平衡点的吧,这大概也就是村上那么多年还能维持高产的原因。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海边的卡夫卡的更多书评

推荐海边的卡夫卡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