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侠侣 神雕侠侣 8.8分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千山暮雪

  • 问世间情是何物

《神雕侠侣》是金庸武侠小说中最具言情气质的一部。

全书以一首欧词开场:

越女采莲秋水畔,窄袖轻罗,暗露双金钏。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丝争乱。
鸂鶒滩头风浪晚。雾重烟轻,不见来时伴。隐隐歌声归棹远,离愁引着江南岸。

浅浅相思,淡淡离愁,采莲女子的一片柔情蜜意在歌声里化作满腹惆怅,洒在嘉兴南湖的烟水里。

正是在这样一个如诗如画的情境里,李莫愁登场,那南湖舟中的少女陆无双和程英还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一场因情而起的杀戮。

书的结尾却是李白的《秋风词》:

其时明月在天,清风吹叶,树巅乌鸦呀啊而鸣,郭襄再也忍耐不住,泪珠夺眶而出。正是: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全书终结在郭襄这样一个玲珑剔透的少女对杨过一片芳心无处投递的的思慕里。

而贯穿全书的则是元好问的一首《摸鱼儿·雁丘词》,词的开首便抛出了屈原天问式的千古一问: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李莫愁平日常...

显示全文

  • 问世间情是何物

《神雕侠侣》是金庸武侠小说中最具言情气质的一部。

全书以一首欧词开场:

越女采莲秋水畔,窄袖轻罗,暗露双金钏。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丝争乱。
鸂鶒滩头风浪晚。雾重烟轻,不见来时伴。隐隐歌声归棹远,离愁引着江南岸。

浅浅相思,淡淡离愁,采莲女子的一片柔情蜜意在歌声里化作满腹惆怅,洒在嘉兴南湖的烟水里。

正是在这样一个如诗如画的情境里,李莫愁登场,那南湖舟中的少女陆无双和程英还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一场因情而起的杀戮。

书的结尾却是李白的《秋风词》:

其时明月在天,清风吹叶,树巅乌鸦呀啊而鸣,郭襄再也忍耐不住,泪珠夺眶而出。正是: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全书终结在郭襄这样一个玲珑剔透的少女对杨过一片芳心无处投递的的思慕里。

而贯穿全书的则是元好问的一首《摸鱼儿·雁丘词》,词的开首便抛出了屈原天问式的千古一问: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李莫愁平日常唱起这首词,后来她葬身情花丛中火海里时,也是唱着这首歌而亡。

小龙女和李莫愁是书中两个极具对比性的角色:一个居心不正,一个心地纯良;一个入世已深、杀戮无数,一个涉世极浅、心存善念;一个因爱生恨、终生不得良配,一个舍生忘死,只求爱侣安然度过余生。

同时两人却又是师姐妹,都出身于古墓派,是林朝英的传人。林朝英思君子而不得,郁郁居于终南山古墓之中,自创玉女心经剑法,芳心可可,盼着能有一天与意中人王重阳双剑合璧共同御敌。这曾大败金轮法王的武功也是出于一个“情”字才被创出,李莫愁费尽心思也未能一睹剑谱的真容,最后是无心插柳的小龙女在古墓石壁上看到,和杨过练成这一精妙剑法。

我觉得金庸正是用李莫愁和小龙女这两个角色诠释了“情”的两种可能性,两人师出同门,可以说是情之一字的一花两果。

李莫愁因陆展元移情何沅君,就性情大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十年还念念不忘地到嘉兴陆家庄来寻仇,要将昔日情郎的亲族赶尽杀绝。

反观小龙女,即使在误会杨过要娶郭芙之时也只是黯然离开,希望杨过能跟郭芙百年好合。后来她中了李莫愁的五毒神掌又遭郭芙银针误伤,也没有记恨谁,只是淡淡说了一句:

小龍女嘆道:咱們不幸,那是命苦,讓別人快快樂樂的,不很好嗎?

最后怕杨过因自己伤势不治而不肯服解药,留下十六年之约纵身跳入寒潭,也是想以一死保住杨过的性命。

李莫愁遭爱侣背叛自然可怜,但更可怜的是她以情作茧自缚,一辈子走不出自己设下的桎梏,所以即使杀再多的人也得不到救赎。

  •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其实纵观整个故事,作为本书的第一女主角,小龙女似乎一直是个附属性的存在。她的美丽多情始终是以杨过的足迹和深情为前提的,她像一个没有人间气息的仙女存在于杨过对命运安排和世俗礼教的反抗过程中。两人离别后,故事也是以杨过的江湖际遇为主线展开,他帮助陆无双摆脱李莫愁的追杀、为完颜萍出点子报仇、与程英练手对抗李莫愁、在绝情谷和公孙绿萼历险,以及后来遇神雕得神剑、大排场为郭襄庆生,小龙女始终是淡出幕后的。

所以身为男主角杨过念兹在兹的女主,小龙女的人气始终不如全书结尾才出场的郭襄,甚至喜欢温柔娴雅的程英人都比喜欢小龙女的多。

然而与一众倾心杨过的女子相比,杨过在断臂之后曾有这样一段描述大可以解释小龙女与她们的区别:

他相貌俊俏,性格也颇风流自喜,虽对小龙女一往情深,从无他念,但许多少女见了他往往不由自主的为之钟情情到,如程英、陆无双、公孙绿萼等人或暗暗倾心,或坦率示意。此刻他手扶床边,想起自己已成残废,若在遇到这些多情少女,在她们眼中,自己势必成为可笑可怜之人,武功虽强,也不过是个惊世骇俗的怪物而已。思潮起伏,追念平生诸事,情不自禁地低声说道:只有姑姑,只有姑姑一人,别说我少了一臂,便是四肢齐折,她对我的心意也必毫无变异。

我相信即使知道杨过断臂,其他几位女子必然不会以怪异的眼光看待他,但杨过既有如此想法,就已经分出亲疏了,爱情的重量不仅在于给出的一方是何等真心实意情深义重,还在于接受的一方是否坦然接受坚信不疑。

杨过性格“风流自喜”,对几个钟情于她的女子也未尝没有情愫,但他始终对小龙女矢志不移,就是因为真正的爱情是“两心望如一”。

直到有一天,他們自己才知道,決不能沒有了對方而再活著,對方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過百倍千倍。每一對互相愛戀的男女都會這樣想。可是只有真正深情之人,那些天生具有至性至情之人,這樣的兩個男女碰在一起,互相愛上了,他們才會真正的愛惜對方,遠勝於愛惜自己。

杨过和小龙女正是这样两个至情至性之人。

杨过性情冲动,爱恨极其分明;小龙女则平静恬淡,爱恨不萦于怀。杨过遭际不凡,常有惊人之举,与他的这些略显过激的行为相比,小龙女的痴处更让人动情,试举几处:

楊過怔怔的望著她,緩緩的道:﹁你眼中為甚麼有淚水?﹂小龍女拿著他的手,將臉頰貼在他手背上輕輕摩擦,柔聲道:﹁我……我不知道。﹂過了片刻,道:﹁一定是我太喜歡你了。﹂
楊過待她走遠,笑問:﹁倘若你是她,便嫁那一個?﹂小龍女側頭想了一陣,道:﹁嫁你。﹂楊過笑道:﹁我不算。郭姑娘半點也不歡喜我。我說倘若你是她,二武兄弟之中你嫁那一個?﹂小龍女﹁嗯﹂了一聲,心中拿二武來相互比較,終於又道:﹁我還是嫁你。﹂楊過又是好笑,又是感激,伸臂將她摟在懷裏,柔聲道:﹁旁人那麼三心二意,我的姑姑卻只愛我一人。﹂
忽覺得一隻柔軟的手輕輕撫著他的頭髮,柔聲問道:﹁過兒,甚麼事不痛快了?﹂這聲調語氣,撫他頭髮的模樣,便和從前小龍女安慰他一般。楊過霍地回過身來,只見身前盈盈站著一個白衫女子,雪膚依然,花貌如昨,正是十六年來他日思夜想、魂牽夢縈的小龍女。

阔别十六年,再次重逢,这样简单一句“过儿,什么事不痛快了”就足以动人心弦了。

  • 黯然销魂者

就像本书第30回的回目所说的:离合无常。杨过和小龙女的情感之路坎坷,一共经历了四次离别:初出古墓,终南山下——大胜关上,英雄大会后——襄阳城中——绝情谷里。这中间情由,有因为年少未解情事的懵懂,有因为礼教大妨,有因为误会,也有因为生死之际以死保全另一方的牺牲。也正是经过了一次次的离别和重逢,杨过和小龙女得以确认彼此在对方心目中的位置。

所以我一直觉得《神雕侠侣》动人之处,实在不是因为杨过多么深情,而是两人的经历实在写尽了世间痴男怨女在情爱纠葛中的种种况味。

杨过后来自创黯然销魂掌,便是取意江淹《别赋》: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将胸中块垒都放在这一套掌法之中,叙述自己与小龙女分别后形销骨立、形影相吊的惆怅。

相比他们出古墓后经历的种种别离情味,最打动我的确实在这一切别离还没有发生之前的一个片段。

在“玉女心经”一回中,李莫愁到古墓来抢玉女心经,小龙女不敌,不忍杨过与自己同死,便让杨过出古墓后放下断龙石。

杨过心意已决,深深吸了一口气,胸臆间尽是花香与草木的清新之气,抬头上望,但见满天繁星,闪烁不已。暗道:这是我最后一次瞧见天星了。 小龙女听到巨石下落之声,忍不住泪流满面吗,回过头来。杨过待巨石落到离地约有二尺之时,突然一招玉女投梭,身子如箭一般从这二尺空隙中窜了进去。小龙女一声惊叫,杨过已站直身子,笑道:姑姑,你再也赶我不出去啦,我跟你死在一起!

杨过是个贪恋花花世界的人,要他终身守在古墓,甚至马上就死,那是很难的,所以一开始小龙女要杀他,他第一反应还是要跑。但在这刹那之间,他与外面世界的精彩美丽和花草繁星告别,要回去和小龙女守在一起,甚至要同死,这个告别的时刻真的非常打动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神雕侠侣的更多书评

推荐神雕侠侣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