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会冷漠?

芬达小姐
在前段时间非常热门的一本畅销书《人类简史》里面谈到过,种族之间的杀戮,不是因为怨恨,而是因为冷漠。我们常以为,所谓的冷漠,指的应该是面对杀戮我们不去制止,又或者是对受难者的痛苦,视而不见。到后来,香港大学的一位教授向我推荐了一本书,他说:“你应该去读一读齐格蒙·鲍曼的《现代性与大屠杀》,它会让你从现代性的角度对“冷漠”有更独立的思考。”

熟悉世界史的人应该都会有一种感觉,我们身处于的当下,在某种程度上是最为和平的时代,尽管局部的区域偶尔会有动荡,但放眼于整个人类历史长河,无论是世界还是我们的古代中国,智人族群之间的争夺与对抗总是硝烟不断。而杀戮在战争中,更加是司空见惯的一种常态,更有许多学者认为,是战争在推动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和平是以战争为前提和代价的。
 
相信很多人看过《辛德勒的名单》,对德国纳粹屠杀犹大人的历史有所了解。很多学者认为,这一次的大屠杀,只是人类文明进程中一次反常时间,纳粹分子是变态没有人性的例外——仅仅是一个例外。然而鲍曼认为并非如此,他在《现代性与大屠杀》中揭示,大屠杀不仅不是一个特殊事件,反而是现代性本身的固有可能,是人类的共同问题,更是一个必...
显示全文
在前段时间非常热门的一本畅销书《人类简史》里面谈到过,种族之间的杀戮,不是因为怨恨,而是因为冷漠。我们常以为,所谓的冷漠,指的应该是面对杀戮我们不去制止,又或者是对受难者的痛苦,视而不见。到后来,香港大学的一位教授向我推荐了一本书,他说:“你应该去读一读齐格蒙·鲍曼的《现代性与大屠杀》,它会让你从现代性的角度对“冷漠”有更独立的思考。”

熟悉世界史的人应该都会有一种感觉,我们身处于的当下,在某种程度上是最为和平的时代,尽管局部的区域偶尔会有动荡,但放眼于整个人类历史长河,无论是世界还是我们的古代中国,智人族群之间的争夺与对抗总是硝烟不断。而杀戮在战争中,更加是司空见惯的一种常态,更有许多学者认为,是战争在推动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和平是以战争为前提和代价的。
 
相信很多人看过《辛德勒的名单》,对德国纳粹屠杀犹大人的历史有所了解。很多学者认为,这一次的大屠杀,只是人类文明进程中一次反常时间,纳粹分子是变态没有人性的例外——仅仅是一个例外。然而鲍曼认为并非如此,他在《现代性与大屠杀》中揭示,大屠杀不仅不是一个特殊事件,反而是现代性本身的固有可能,是人类的共同问题,更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大屠杀源于反犹主义,但反犹主义并不会直接导致大屠杀,其中少不了现代性作为推动。在世界的文明发展进程中,犹太人创造并且推动了现代性,但讽刺的是,西社会却使用现代性的理性、技术和手段对犹太人进行清除。

理性,是现代性的核心;也是大屠杀的迫害者与受害者之间的一种“默契”。因为只要任何一方出现非理性,大屠杀都很难进行。试想纳粹如果不是理性地将屠杀过程分解成阶段,每个阶段由不同人负责,迫害者与受害者的距离间足够“冷漠”,简单来说,每一个人参与了屠杀的人,都没有直接屠杀。这就是现代性的工厂分工制与管理方式,高效地降低成本,也生产了人性疏离。这就是“无人统治“,纳粹理性地分工、实施,人人都在屠杀,却又没有人在屠杀。
 
而社会公众对于这场屠杀的“冷漠“,正是来源于对于“异类”的恐惧与排斥。犹太人在社会中出于某个另类、特别的社群,纳粹正是利用公众对于异类的复杂心理,让对犹太人的屠杀迫害越过公众同情与道德的边界,进而对这样一场反人类的行为抱着“冷漠”的态度。纳粹强化“犹太人”标签,让他们与大众产生属性疏离;继而剥夺犹太人的财产和工作,切断他们的社会联系;最后,把他们独立到集中营,企图消除社会痕迹;最后“饥饿”反而让屠杀变成了更为“人道”的选择。结局极其荒谬,但每一步的发展都合乎逻辑。

而让这场大屠杀高效进行最后、最关键的一步,就是犹太人的“理性”。纳粹让犹太人自己人管理自己人,直到把大家都送进毒气室,这种看似不可能的行为,源于犹太人“自我保全”的“理性”,每个人都冷漠地认为自己会是例外,认为自己能躲过惨剧,对他人的痛苦视而不见,于是荒谬地形成了高效的自我管理。
这一过程让人们保全自己的极端理性,走向了大屠杀的极端理性,从高度的文明走向了高度的野蛮,看似悖离人道,但却是逻辑必然。
 
“大屠杀在现代理性社会、在人类文明的高度发展阶段和人类文化成就的最高峰中酝酿和执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大屠杀是这一社会、文明和文化的一个问题。因此,在现代社会的意识中对历史记忆进行自我医治就不仅仅是对种族灭绝受害者的无意冒犯。它也是一个信号,标示出一种危险的、可能会造成自我毁灭的盲目性。”

值得思考的是,在官僚体系的现代企业甚至现代社会每个人都是螺丝钉的角色,当个人责任高度清晰和理性, “科学的理性计算精神,技术的道德中产地位,社会管理的工程化趋势”产生“密切合作”的集体行动,很可能这种看似正确的理性得到的却会是最不正确的后果。现代社会不断发展,现代性的技术与思想不断升级,社会道德一旦缺失,“大屠杀”就会发生。
 
也许正如鲍曼所说:“要解除屠杀的未来可能性,在任何情况下个体都要无条件地承担起他的道德责任,这是唯一的方式。”现代性改变了之前人与他人、自然、时空交互的方式,而尊重个体的独特性、保持思想的多元化、对个人道德责任的坚守、交流理解、宽容共存等人类宝贵的精神遗产仍需要我们践行与珍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现代性与大屠杀的更多书评

推荐现代性与大屠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