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选注集说 史记选注集说 评分人数不足

读《史记选注集说》

其水有云
《史记》的文字并不特别古奥难懂,可是读此书却明显让我感觉吃力。我是把它当作小说来读的,可是它却远没有白话小说让我感到轻松。每隔一段时间我就非得停下来换换脑筋不可,否则我就会变得烦躁不安。我想,古人真的是离我们远去了。这就像是奶奶试图用她的语言向我传达些什么,我会变得很不耐烦,那么,如果是奶奶的奶奶,或者再向上追溯到司马迁的时代,当司马迁想要向我们传达些什么的时候,我们又怎么会耐烦呢?我还自认为自己热爱中文,性格也比较坚韧。读书,哪怕是阅读比较费劲,我也还能不言放弃,要是连我都有些不耐烦,看来《史记》真的是少有市场了。不过也许我错了,或者《史记》根本就不想以小说的面貌出现,能够像小说一样将人物写得栩栩如生,只是它偶然达到的一个成就罢了。有时想想真挺感慨的。从司马迁到现在,不过区区两千年(或者稍少一些),我们和司马迁就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差别,一个人说话还必须有另外一个人注释不可,要是再过两千年呢?那简直就是和外星人在对话了。司马迁在当时写作时,他肯定不认为自己写的东西古老难懂。相反,那一定是属于当时最时尚的、最新潮的东西呢。就像是我现在以为自己写的东西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谁知道两千年后会...
显示全文
《史记》的文字并不特别古奥难懂,可是读此书却明显让我感觉吃力。我是把它当作小说来读的,可是它却远没有白话小说让我感到轻松。每隔一段时间我就非得停下来换换脑筋不可,否则我就会变得烦躁不安。我想,古人真的是离我们远去了。这就像是奶奶试图用她的语言向我传达些什么,我会变得很不耐烦,那么,如果是奶奶的奶奶,或者再向上追溯到司马迁的时代,当司马迁想要向我们传达些什么的时候,我们又怎么会耐烦呢?我还自认为自己热爱中文,性格也比较坚韧。读书,哪怕是阅读比较费劲,我也还能不言放弃,要是连我都有些不耐烦,看来《史记》真的是少有市场了。不过也许我错了,或者《史记》根本就不想以小说的面貌出现,能够像小说一样将人物写得栩栩如生,只是它偶然达到的一个成就罢了。有时想想真挺感慨的。从司马迁到现在,不过区区两千年(或者稍少一些),我们和司马迁就已经有了这么大的差别,一个人说话还必须有另外一个人注释不可,要是再过两千年呢?那简直就是和外星人在对话了。司马迁在当时写作时,他肯定不认为自己写的东西古老难懂。相反,那一定是属于当时最时尚的、最新潮的东西呢。就像是我现在以为自己写的东西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谁知道两千年后会不会有人在我的本子上注释来注释去?我也会变成司马迁呢,就像是我会变成奶奶一样。但是说到底,司马迁是个幸运儿,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让两千年后的后人阅读自己的思想。我想,人不能抗拒死亡,但却能用自己的著作使之不朽,这也是上天给人类的一种恩惠吧。

        我对《史记》中所写的项羽这个形象印象特别深刻,总感觉他是一个悲剧式的英雄。既有着武夫式的勇猛,又有着元老般的保守,甚至还有着孩童般的单纯。从他少时学兵法“不肯竟学”就隐隐地可以想见他的“不可竟业”。及至后来他任人唯亲,给人封印也是老大不痛快,非把印章在自己手里把玩烂了不可,一点也没有大丈夫的胸襟,更不用提王者风范了。“说者”说他“沐猴而冠”算是说对了。至于提到他屠咸阳、杀降将、烧秦宫,他那粗俗不堪、心胸狭窄的暴戾性格就更是暴露无遗了。尤其是想到他把那么恢宏的秦宫给烧了,感觉非常可惜。唉唉,这么没文化、没涵养的人,徒逞匹夫之勇,这与一个杀手又有何差别?历史没让他做皇帝算是对了,否则,我很难相信他的国家要比秦始皇的国家更为进步。要不然就是这样,历史本来是想把天下交给他的,所以才给了他无比优越的外部条件,没想到他是一个有着这么多致命缺点的人,结果把本该属于他的国家拱手让了人——本来我是想把以上这些归纳为项羽在争霸中失败的内因,然后再来谈他失败的外因。可是我想了半天,他的失败好像没有外因。如果说众叛亲离是外因,那也是因为他个人太没有魅力,才会把身边的人都赶跑的。所以说内因是内因,外因也是内因。

        对了,再来顺便说说范增,他可算项羽的智囊,怎么说也是个有智慧的人,但是很明显他又不够聪明,竟然连“良禽择木而栖”的道理都不懂。或者就算他不够圆滑到理解这句政治场中至理名言的程度,那么,一个人是否值得你与他交往,这总该明白吧,可他连这都糊里糊涂,真不知项羽用什么魔法把他给吸引住了。他对项羽还真是忠心耿耿、死心塌地。范增死得够冤,也够毫无价值了。不过,没准他真的“择木”了呢,只是他被项羽部队实力的虚假繁荣所蒙蔽了。谁让他没有提前看一看《史记》呢?否则我也不会在这里说他目光短浅了。

        说真的,我不太喜欢项羽。每次提到他,我总把他和屠夫联想到一起。只有在鸿门宴上,他那种单纯,或者简直就像白痴的举动让我甚为同情。先是一句话“沛公左司马曹无伤言之”把曹无伤出卖了不是,这以后哪还有人再敢向他告密啊!这不是犯傻是什么?后来樊哙只用几句话就使项羽哑口无言,“未有以应”,只一句“坐。”了事。樊哙何许人也?参乘而已,说白了就是刘邦的警卫、保镖,项羽连个参乘都“未有以应”,实在是可怜之极,我很同情项羽。

        与项羽相对的另一个人物就是刘邦了。其实,刘邦和项羽在性格上有很多相似之处。两个人都挺阴险多疑,野心也都不小,权力欲很强。但是,刘邦的可爱之处——也是他不同于项羽的最大特点——就在于他不像项羽一样小肚鸡肠。虽然也谈不上是多么博大宽广的胸怀,但至少知人善用,办事大方。在被项羽射了一箭之后,其表现还小有英雄气概。尽管司马迁迫于某种压力,把刘邦的某些恶习藏于书中的各个角落,还时不时编些神话一样的故事给刘邦脸上涂金,但是,透过散见于各个篇章的有关刘邦的行为,我还是觉得刘邦这个流氓挺像个人的。《鹿鼎记》中的韦小宝就很有点刘邦的味道。他俩都爱财贪色,为人圆滑,都算得上是个男子汉吧。只是刘邦看起来太像个流氓、无赖了。看他在逃跑途中三番两次将儿女赶下车,真是简直了!远没有韦小宝为人仗义、多情。不过这也难怪,要不然怎么一个做了皇帝,一个却不是呢。要说政治这种东西吧,也就只有像刘邦这样的人才能玩得起来。别看孔子、孟子谈论起政治头头是道,真要让他们在刘邦的位置上待一待,不是被累死,就是被气死。书中的诸多人物,像是张良、韩信、陈平等人,才能过人、智慧超群,究其位,却在刘邦之下,足见刘邦在笼络人心方面不同一般。我突然想到楚怀王。秦楚两军交战过后,秦以地求和,楚怀王不愿得地,愿得张仪。再后来怀王入秦,秦要挟怀王割地,怀王不许,终客死于秦,用一个简单的公式来表示就是:张仪>土地>楚怀王。怀王自轻自贱如此,即使有十个屈原也救不了他。将楚怀王与刘邦比比,我只能感叹:行行出状元啊!不管干什么,总有一些人做得好一些,也总有一些人做得差一些。

        仔细想想,《史记》中虽然有很多作者自己潜在的思想倾向渗透其中,但是总的来说,它如实地反映了历史风貌。从《史记》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古人的很多生活准则、道德标准。其中最突出的就是书中所反映出来的古人积极的生活态度、出世的风范和一种强烈的要求建功立业的目标追求。刘邦、项羽、吕后这样的野心家自不必细说,商鞅、李斯就更是不在话下,即使是那些表面上带有道家出世色彩的人,像是张良、陈平、周勃等,实际上也是在以积极的入世姿态参与政治。陈平可能不太明显,一听他这名,我就总觉得他是一个精明强干之人——一般来说,名“平”者大都心思缜密、精明能干,此论点可由《红楼梦》中的平儿一例得到论证——我的观点纯属臆测,仅供参考。嗯,就算陈平是个滑头吧,举着“道家”的盾牌,倒是求得个全身而退。张良算是个正宗的道学上的人吧。我总想着他应该是长得高大、厚实,还带有道家仙骨风范的形象——奇怪,司马迁笔下人物很少有外貌描写,除非人物外貌有特别之处,并与情节发展有些关联,否则,管你黑脸白脸,司马迁说:“这关我什么事?”然后莱辛说:“对呀对呀,文学就应该用动作、情节来表现人物。”你看,这俩人一唱一和还蛮般配。不管这些啦,反正张良要不是为了建功立业,他才懒得理刘邦呢。至少他不会只是为了活动活动思维才参与战争吧。如果再看看张良年轻时“与客狙击秦皇帝博浪沙中”,我要说他是一个有勇有谋、智勇双全之人。不过,如果我们的智谋更胜一筹,勇猛之力还是少使为妙。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就是中国的文人经常被时代给郁闷了。从孔子起,他就是个不得志的始祖,率领以下的文人:屈原、贾谊、包括司马迁,形成了一个“不得志俱乐部”。中国的文人呐,不是生不逢时,就是命运多舛。我就纳闷,咋没听说外国也有这么多被郁闷的文人?莫非是我太浅薄了?这好像与时代环境有关吧。外国在当时差不多都是些小城邦,没有像中国一样形成庞大的统一的国家,并由某个人统一领导,所以国外的文人或是思想家要想宣传个什么新的想法,直接向公众宣讲就可以,即使是某个城邦的君主被说服了,他也爱莫能助,毕竟一个城邦的管辖范围有限,倒不如向公众宣讲更有效果。所以,不管政府、君主理不理你的碴,你总会有听众的。可是中国的文人就不能这么干了。地广人多,君主还就只有一个,不是说过统一了嘛,统一就得有个统一的样子。于是,你也就只能围着这一个君主转悠了。所以,中国的政治就变成了买彩票,结果无非是两种情况,中奖的和没中奖的。我们又知道中奖、中大奖的机率是很小的,所以,很多没中奖的和中了小奖的有思想的文人——你看看,被郁闷的人还偏偏都生着一个睿智的脑袋,这就是智慧带来的烦恼——就只能在历史中痛苦地哀号。这些恐怕就是中外文人差异性产生的根源。不过,我还觉得这种情况的产生与中外文人各自的性格、观念也有关。国外的文人大概不会以自己的观点不受重视为意,国内文人却不然,要是没人欣赏,他们就乐不起来了。一个乐观,一个悲观,怎么说都是有些差异的。

        《史记》中可说的东西还很多,那么多不一样的经历,不同的身世,迥异的坎坷,这许多的生命的轮回总会让人不由地对生命的存在、生命的状态想到些什么。像是伯夷叔齐、像是刺客游侠、像是能说会道的辩士、像是终身无功的李将军,每人都有一份属于自己的执著。用佛语来说叫做“著相”吧,这就是人生。非要人人都成佛吗?何必呢!

        注:这是我的公众号“其水有云”里面的文章,希望大家关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史记选注集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