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是一切的缔造者

格桑梅朵
爱欲之人,犹执炬逆风而行。愚者不释炬,必有烧手之患。

      小说以露丝撞见母亲玛丽恩与小情人埃迪偷情的场面开篇,逐步展开围绕露丝身边扭曲反常的人物关系以及每个人渴望通过爱欲麻痹伤痛救赎精神世界的故事。
      
我们都在梦中解脱清醒的苦 流浪在灯火栏珊处
我们都在梦中解脱清醒的苦 流浪在灯火栏珊处

       玛丽恩和埃迪这段相差二十岁的畸形关系,从一开始就注定是没有结局的结局。小说的第一章有这样一段话:那年夏天,露丝有三个保姆,每一个都说这男孩脸色不好,太苍白,她的母亲却告诉女儿,有些人就是不喜欢阳光。埃迪就是这样见不得光的存在,他只是特德·科尔作为花心丈夫为摆脱妻子所赠送的一件小礼物,可耻的是特德·科尔利用了埃迪的长相和妻子玛丽恩的丧子之痛,为的只是他能更轻松地流...
显示全文
爱欲之人,犹执炬逆风而行。愚者不释炬,必有烧手之患。

      小说以露丝撞见母亲玛丽恩与小情人埃迪偷情的场面开篇,逐步展开围绕露丝身边扭曲反常的人物关系以及每个人渴望通过爱欲麻痹伤痛救赎精神世界的故事。
      
我们都在梦中解脱清醒的苦 流浪在灯火栏珊处
我们都在梦中解脱清醒的苦 流浪在灯火栏珊处

       玛丽恩和埃迪这段相差二十岁的畸形关系,从一开始就注定是没有结局的结局。小说的第一章有这样一段话:那年夏天,露丝有三个保姆,每一个都说这男孩脸色不好,太苍白,她的母亲却告诉女儿,有些人就是不喜欢阳光。埃迪就是这样见不得光的存在,他只是特德·科尔作为花心丈夫为摆脱妻子所赠送的一件小礼物,可耻的是特德·科尔利用了埃迪的长相和妻子玛丽恩的丧子之痛,为的只是他能更轻松地流连于各色花丛,且毫无愧疚与道德束缚(还有小女儿露丝的抚养权,但我想这和他的花心比起来,占的比重较小)。
      中国有一句古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想这句话同样适用于这对夫妻。相对于特德·科尔的花心自私,玛丽恩让人气愤可恨。丈夫的花心出轨和两个爱子的去世,会让人觉得这个女人很可怜,但有句话叫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对婚姻没有正确的态度,丈夫出轨,感情破裂,却依然不离婚,而且还拿孩子做借口,这样的家庭关系,孩子的人生观价值观能正常才怪。玛丽恩重男轻女的态度不仅让露丝没有一个幸福的童年还毁了另一个男孩埃迪·奥哈尔的人生,因他样貌神态酷似她车祸去世的两个儿子托马斯和蒂莫西。其实玛丽恩并不爱埃迪,她只是在埃迪身上寻找慰藉,来抚平她丧子的心伤。可怜的埃迪早已厌倦那个没有温度的家庭,还有那对逢场作戏的父母,这也是刚满十六岁的他为什么会喜欢并爱上能做自己母亲的玛丽恩的原因以及迷失在忘年恋的激情中,从此无法爱上比自己年轻的女性。他需要这种似母亲又似情人的爱来温暖自己,而玛丽恩也刚刚好需要抒发自己溢满又吝啬于露丝的母爱,种种原因,导致了这段畸形又变态的恋情。
这世上有成千上万种爱,但从没有一种爱可以重来。
这世上有成千上万种爱,但从没有一种爱可以重来。

       再来说说露丝吧,在父母间破碎的关系以及对死去哥哥的想象中,挣扎着长大。我对露丝的印象很怪,她就像一个通灵的小孩,可以看到或者说是幻想出未知的事物,她通过自己的想想熟知两个未见过面就去世的哥哥,这也证明露丝是孤独的,记忆中死去哥哥的照片都比她母亲或父亲更有“存在感”,可想而知有那样一对奇葩的父母,年幼的她又能得到什么家庭温暖呢?也许正是这份孤独与丰富的的想象力成就了她日后的写作之路。露丝的性格也是有缺陷的,在爱情与婚姻上的选择,很随性,也可以说是不负责任,不爱也可以结婚生孩子,这点倒是和他那对自私的父母有相同之处。最后又以单身母亲的身份遇到真爱,似乎这是整本书最好的结局了,但什么又是真爱呢?也许某个时间某个地点,某个人也刚好出现,又正对了某人对爱情的所有美好幻想?
      小说毕竟是小说,它来源于生活,但也糅杂了太多作者想要赋予它的闪光点,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我们这些看客只单纯的欣赏就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独居的一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独居的一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