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無憂 天子無憂 8.6分

一寸相思一寸灰

谢玩玩

古人说清明时节雨纷纷,早间还是大好晴天,把衣服被子统统洗了一遍,下午就开始淅淅沥沥下雨。这样的天气实在有些可恼,横竖无事,焚香煮茶,把之前屯起来的小说纪录片拿出来消磨光景。

柏树香有凛冽的味道,整个房间里充斥着一种端然,与《天子无忧》实在有些不搭调。喜欢清朗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一路追她的文过来;然而许久不看,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过气躁的缘故,总觉得这个故事好则好矣,但有些枝节还是太过散乱,有些随心所欲的意思,也或者想表达的太多(也有个原因大概是,朗大的文章都是有关联性的,每个人背后都有故事,然而若是于没有看足的人来说,大概会显得有些乱了)。

不过没有关系,初初喜欢清朗,倒也正是因为这样的随心所欲。

文中的莫寻欢,我是很早前就知道他的大名了。朗大曾在Blog中写过他的生平设定,我印象很深的是说他喜欢吃螃蟹,有一回吃多了,在最繁华的城市河边大吐特吐——江南公子莫寻欢,很是合衬他浪子的身份。有时候我会觉得,这样的人,是极有魏晋风骨的,疏疏落落之朗然,行事乖张我行我素,正邪难辨,是我喜欢的典型,然而小莫心里毕竟有事,且许多年无法释然,换到别人大抵会对他心里有一些怜惜,但...

显示全文

古人说清明时节雨纷纷,早间还是大好晴天,把衣服被子统统洗了一遍,下午就开始淅淅沥沥下雨。这样的天气实在有些可恼,横竖无事,焚香煮茶,把之前屯起来的小说纪录片拿出来消磨光景。

柏树香有凛冽的味道,整个房间里充斥着一种端然,与《天子无忧》实在有些不搭调。喜欢清朗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一路追她的文过来;然而许久不看,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过气躁的缘故,总觉得这个故事好则好矣,但有些枝节还是太过散乱,有些随心所欲的意思,也或者想表达的太多(也有个原因大概是,朗大的文章都是有关联性的,每个人背后都有故事,然而若是于没有看足的人来说,大概会显得有些乱了)。

不过没有关系,初初喜欢清朗,倒也正是因为这样的随心所欲。

文中的莫寻欢,我是很早前就知道他的大名了。朗大曾在Blog中写过他的生平设定,我印象很深的是说他喜欢吃螃蟹,有一回吃多了,在最繁华的城市河边大吐特吐——江南公子莫寻欢,很是合衬他浪子的身份。有时候我会觉得,这样的人,是极有魏晋风骨的,疏疏落落之朗然,行事乖张我行我素,正邪难辨,是我喜欢的典型,然而小莫心里毕竟有事,且许多年无法释然,换到别人大抵会对他心里有一些怜惜,但我如今的话,也是平常,反而更喜欢赵清商。

赵清商不很漂亮,书中写她出场,“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女子,穿一件样式宽大的青衣,竹簪束发,面部轮廓生得并不十分端正,却是一张天生宜喜的春风面,眉梢唇角自然而然地微微上挑,不笑时亦有三分笑意。加上她不施脂粉,亦无钗环,看上去却很像一个眉目细致的少年”,不知为何,我心里一动,想到的是南朝陈郡谢惠连。谢惠连有龙阳之好,居丧而不拘其行,为人所诟病,然而气韵爽然,据说谢灵运“池塘生春草”也因梦其而成。这样的男人,理应与赵清商搭不上关系,然而我却以为他二人极相得。

赵清商十三岁时练寸灰剑,挣扎于死生之中,觉得每一刻都是自己白捡来的,多一日是一日。我见太多人面对死亡时的惶恐与惊慌,贪恋俗尘繁华,这是常态,无可无不可。渡边淳一也说过,人不想死,却又不得不死——死亡不过是握在手中的灰罢了。这后一句话,能看透的人可不多。

因而我格外喜欢赵清商。

这对死生之豁达只是一则,我也喜欢她于寻常事物中的悠然自得。譬如与易兰台初识,两人在义庄中喝茶,“赵清商却是一脸享受,半闭著眼睛捧著杯子,彷佛这是世上最后一杯茶一般全心享受”,易兰台说她手中的杯子乃是赝品,她也不以为意,笑说“那也没关系”,两人逃亡路上,她也不忘坐在檐下津津有味地看麻雀打架。后来易兰台与她在深沉雪互表心意,她也是如小女孩儿一般地天真可爱,以为自己缺点很多,然而好在易兰台说,“正因如此,我才想照顾你一世”。

不过按照朗大一贯的画风,赵清商最后早逝也是我意料之中,且她的结局是一个最好的结局——对着燕九霄舞出了全套的寸灰剑。朗大写比剑总是很有意趣。《清风明月会相逢》中,那一年卡妙死后,米罗与拉大比剑,本来已成死生之局,米罗欺身而上,长剑直透肩膀,用猩红毒针近逼拉达咽喉,遂成平局。拉达说起,米罗只淡淡道,因我是替他比试,因此不可以输。赵清商也是如此这般,难的是她直到临终,仍然觉得日子是自己白捡了许多,因此“那个年轻女子与她的剑一同摔落地面,嘴角眉梢,仍有笑意盈盈”。

春心莫待花共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谢惠连也是如此,南朝时的陈郡谢氏,已经不复东晋时候的显赫,面对士族的逐渐没落,朝政的倾颓,谢惠连不是不明白。他写诗说,“颓魄不再圆,倾羲无两旦。金石终消毁,丹青暂雕焕。各勉玄发欢,无贻白首叹。因歌遂成赋,聊用布亲串”,这个看得太过透彻,又太过游离的男人,终究在二十七岁的时候死去,“既早亡,轻薄多尤累,故官不显”。

然而我喜欢的,便是他们日日是好日,虽然知道死亡如影随形,然而仍旧肆意过好每一刻的认认真真。

PS,清明记与谢苏中都隐约提到过江澄,京中人的传闻又岂是真的江湖旧事,妄言罢了。当初清明雨凋折,小潘相被杀,京华七少凋零几半,谢苏归老西域,朱雀惨死层楼,月天子纵负狂言而不抵天命,日天子出走扶桑⋯⋯再到阿莫这一辈,时间过了好多年。

再PS,最近和朋友说起很多旧日小说,海上牧云记的预告片也出来了,椴公,藤萍,楚惜刀,沈璎璎,清朗....经历十分,重看旧文,又是别有一番心绪,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天子無憂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子無憂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