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柯 福柯 8.2分

《福柯》读书笔记

Cafuné.
|关于疯癫

“我不疯癫就不会去研究理智,我不理智就不会去研究疯癫。”

什么是疯癫?毫无疑问,在现代人的视野里,疯癫是一种精神疾病,标准的精神病史把这种观点奉为经典。而福柯的视野不仅仅满足于此,他曾经跟疯人打过交道,并对疯癫的声音如此着迷:疯人艺术家的主题与福柯对先锋艺术的兴趣之间存在着某种关联。

疯癫除了偏离正轨之外,可能也具有某种意义。

首先,他对不同时期的疯癫做了粗略但是关键的回望:

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疯癫被看做人类不可或缺的现象。疯癫与理性相对,但不是对理性的简单拒斥,而是对理性有意义的挑战:它能与理性进行具有讽刺意味的对话、占据人类经验与真知的某一不为理性所知的领域。

十七世纪中期,在法国的古典主义时代时期,历史把疯癫看做对人类理性特征的单纯否定。疯癫被当做非理性,完全陷入了没有人类意义的动物性之中。疯人在观念上被排除在人类世界之外。相关做法表现为:通过把疯人关入疯人院,让其与正常人的生活隔离开来,(在法国的1656年“大禁闭”中得到完美的展现)表达了一种道德上的谴责:疯癫是激进地选择了完全拒斥人性和人类社会、选择了一种纯粹动物性的生活。...>
显示全文
|关于疯癫

“我不疯癫就不会去研究理智,我不理智就不会去研究疯癫。”

什么是疯癫?毫无疑问,在现代人的视野里,疯癫是一种精神疾病,标准的精神病史把这种观点奉为经典。而福柯的视野不仅仅满足于此,他曾经跟疯人打过交道,并对疯癫的声音如此着迷:疯人艺术家的主题与福柯对先锋艺术的兴趣之间存在着某种关联。

疯癫除了偏离正轨之外,可能也具有某种意义。

首先,他对不同时期的疯癫做了粗略但是关键的回望:

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疯癫被看做人类不可或缺的现象。疯癫与理性相对,但不是对理性的简单拒斥,而是对理性有意义的挑战:它能与理性进行具有讽刺意味的对话、占据人类经验与真知的某一不为理性所知的领域。

十七世纪中期,在法国的古典主义时代时期,历史把疯癫看做对人类理性特征的单纯否定。疯癫被当做非理性,完全陷入了没有人类意义的动物性之中。疯人在观念上被排除在人类世界之外。相关做法表现为:通过把疯人关入疯人院,让其与正常人的生活隔离开来,(在法国的1656年“大禁闭”中得到完美的展现)表达了一种道德上的谴责:疯癫是激进地选择了完全拒斥人性和人类社会、选择了一种纯粹动物性的生活。

十八世纪,在法国大革命时期,疯癫的人们被戴上锁链困在精神病院、疗养院内。于此同时,出现一些以“人道主义”为出发点的反对者,表演了一个富有同情心与勇敢的角色,如菲利普·皮内尔、塞缪尔·图克。福柯对这种“人道主义”的“科学动机”提出了质疑:将疯人从锁链的束缚和肉体的虐待中解放出来,然而在这里任何偏离规范的行为都受到了严格的监控,使疯人意识强烈的社会道德束缚。他例举了图克治疗法的典型例子,“茶会”:互相竞争,看谁比谁礼貌,更得体。把疯人场景比作茶会来解读:“疯人不得不在理智凝视的双眼中把自己对象化为完美的陌生人。”即成为一个抑制自身陌生因素不使其表现出来的人,通过主导社会道德在疗养院里延续,使疗养院里形成强有力的道德禁锢:疯人从肉体上的抑制转向了精神上的抑制。福柯的愤怒对准了“不承认我们合乎常规的标准之外还存在任何意义的其他做法”的疯癫观。福柯看来,疯癫作为一种普遍的现象应该被看做是对常规状态的有价值的挑战。
(遗留疑问:道德约束力如何作用与疗养院里的精神病者?)

现代,对疯人的治疗体系发生了知识或话语结构的转变:疯人回归了人类社会,不再是人类界限以外的动物。但是在这一社会中,疯人现在成为违反道德的人,触犯了特定的社会规范,他们应为自身的病态怀有负罪感,应该改变自身的态度和行为。治疗模式不仅是孤立他们,并且让他们接受道德治疗。福柯认为,精神病中道德主宰地位最显著的特征是“把医务人员奉若神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福柯的更多书评

推荐福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