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既不悲观,也不乐观,只是每天早上睁开眼睛,迎接新的一天,一个人努力过下去。”

Cafuné.
2014-07-29 00:41:11

我听着朴树的民谣。写下这些文字。

曾经迷恋过朴树,但是十年了。我以为这个才华横溢的男人,是因为不谙世俗而所以冷酷,终而得知,他曾经是一个抑郁症病人。所以那些声音,是他心里的诗篇和回声吗,那些独白式的,温柔的,低吟而抑郁的回响。

自闭的诗人,忧郁的流行赞美诗。

似乎注定一般,我会在色彩斑斓的书城里拿起这本书,《一个人的好天气》,整本书被渲染了《局外人》的色彩,好巧,我也是这样类型的人,好像这类人还被冠上了一个头衔,叫做什么“类精神分裂型人格违常”?

“不要求也无法享受与他人亲密的关系,包括身为家庭中的一员。几乎总是选择孤独的活动,几乎没什么兴趣与另一人有性经验,几乎没什么活动能让他觉得快乐,除一等亲外,缺乏亲密的朋友或知己,对他人的赞美或指责看来漠不关心,情绪表现冷漠、疏离、或平板的情感”

好吧,总而言之,这本书写给所有天秤座。

讲述一个主角叫三田知寿的女孩追求独立的故事。

熙熙攘攘的车站对面,有一条被新时代浪潮遗忘的小巷,里面有一间地道的老屋,住着一个七十岁的老太太,她一个人,但屋子墙壁上挂了一圈猫咪的照片,那些死...
显示全文
2014-07-29 00:41:11

我听着朴树的民谣。写下这些文字。

曾经迷恋过朴树,但是十年了。我以为这个才华横溢的男人,是因为不谙世俗而所以冷酷,终而得知,他曾经是一个抑郁症病人。所以那些声音,是他心里的诗篇和回声吗,那些独白式的,温柔的,低吟而抑郁的回响。

自闭的诗人,忧郁的流行赞美诗。

似乎注定一般,我会在色彩斑斓的书城里拿起这本书,《一个人的好天气》,整本书被渲染了《局外人》的色彩,好巧,我也是这样类型的人,好像这类人还被冠上了一个头衔,叫做什么“类精神分裂型人格违常”?

“不要求也无法享受与他人亲密的关系,包括身为家庭中的一员。几乎总是选择孤独的活动,几乎没什么兴趣与另一人有性经验,几乎没什么活动能让他觉得快乐,除一等亲外,缺乏亲密的朋友或知己,对他人的赞美或指责看来漠不关心,情绪表现冷漠、疏离、或平板的情感”

好吧,总而言之,这本书写给所有天秤座。

讲述一个主角叫三田知寿的女孩追求独立的故事。

熙熙攘攘的车站对面,有一条被新时代浪潮遗忘的小巷,里面有一间地道的老屋,住着一个七十岁的老太太,她一个人,但屋子墙壁上挂了一圈猫咪的照片,那些死去的猫咪被消除了个性,变成照片钉在墙上,她说它们都叫彻罗基。老太太家来了新房客,小姑娘和她相差五十岁,不打算读大学,只想打打零工。最终以离开的方式,逐渐走向追求独立和自我的孤独之路。内容折射出当前日本的一个社会问题,即许多年轻人不愿投入全职工作而四处打工,宁愿做自由职业者,他们不想长大,不愿担负责任,无法独立,害怕走出去看看这个世界,但是又不知道这种恐惧从何而来。

小姑娘总是问老太太一些奇怪的问题,譬如说,“一辈子的恨是怎么样的”“外面的世界很残酷吧”“像我这样的人是不是会很快堕落”“为什么我的恋爱总是长不了”。老太太非常平静地告诉小姑娘,“世界也没有外面里面之分,从来都只有一个世界”。 这本书描述空虚,麻木爱情,挑衅慈悲,抑制歇斯底里,充满讥讽而又聊赖的第一人称,轻描淡写,却似乎触到了心里的某种阴郁潮湿,却又隐隐发亮的东西。

书中名叫知寿的姑娘,就算是恋爱,也不需要争抢,男朋友要和别人在一起,那就这样好了,她会用棉被蒙住脑袋,永远不会歇斯底里,顶多就是抛弃隐形眼镜,粗略妆容,任凭自己变得越来越不可爱。这样的随波逐流,明明该是荒疏的人生呵,但并不是。

她唯一的秘密是鞋盒子的收藏品,那是从身边人那里“偷”来的无足轻重的小玩意儿,譬如男友的香烟,吟子的俄罗斯套娃。仿佛这就是她所有的人际关系的缩影,微小,廉价,无用,可以随时丢弃。可那种小女孩才有的恋恋不舍是如此让人心疼,以自我为中心的世界,便有自我定位的价值 。

“就这样,我不断地更换认识的人,不停地使自己进入不认识的人们之中,我既不悲观,也不乐观,只是每天早上睁开眼睛,迎接新的一天,一个人努力过下去。”

一天,在一间昼夜不分的屋子里,我和A谈起了很久不轻易触碰的问题,谈起了友情。人们舌唇上的友情啊,但似乎想要互相了解,有渴求,但已不轻易,就像我已经放弃了的习惯。
 
事事而非的聊了几句。我开了小猜,想起大一上学期遇到的一个朋友B,他诚实地对我说:“你没有发现吗,朋友相对来说是阶段性的,当你长到我这个年纪,或许就不屑于和我交流了。”我哑口无言。从这种水深火热的状态中不知不觉恢复过来的过程,你不能否认,它确实是千篇一律的。B是一个云南艺术学院的民族戏剧研究生,比我年长十岁,因为旅行而来到海口,碰巧因为一项拍摄任务而有幸认识,过了很久便不辞而别。于是,那个朋友也验证了这句话,非常精确性地,犹如卫星定位一般,只出现在生命中那段狭隘的时间段。

A继续对我说,她是个不懂得交朋友的人。因为高中最好的朋友在大学在也没有联系过,联系也没有回音。仿佛人间蒸发。

她把责任归给自己“不懂怎么交朋友”,再或者纠结于“友情赏味期限”。我们要怎么告别,又要如何开始。

因此,诚实的来说,我似乎也得算是一个“不懂的怎么交朋友”的人。我就像那个小心眼的知寿,却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来排除我体内的毒素。

前段时间,我开始想重拾写文字的习惯。我想起朋友C,那个假期会约我去她楼下咖啡馆书屋的女孩,我想要开展一段毫无牵挂的旅行,我会想起和D一起疯狂的日子。还有,和E和F和G……
这个暑假,我并不打算执着远行,不打算多么轰轰烈烈。我想停下来慢慢走走,那些人儿们,他们已经行走人生的哪个阶段了呢。

友情就像知寿小心翼翼珍藏的鞋盒里的宝物,从每个不同阶段的人身上偷走,到未来的某个时候静静缅怀。他们不是被消除个性的彻罗基,也有自己的脾性。走到哪里,缅怀过后,希望都是一个人的好天气。

“走到大街上,没有人亲切地抚摸我,身体仿佛被净化了。在人群中闭上眼睛,仿佛只有自己变成了透明体,人们不断地从我身体中穿过去,手指、头发仿佛是为自己而洗干净的。”

我们都是一个人长大,独自面对承诺、梦想和爱情,不管是十七岁岁还是七十岁,也不管现实很灰,或是很空白,世界也只有一个,杂烩着各色人事。

这样的少女,谓之单纯亦可,谓之懒惰亦可,你却无法否认她在内心底丰富地活着。

是这样。既然躲不了。积极乐观的生活了,这也是任何人无法改变的。知寿也好,朴树也罢。

"嵌不进模子才是人之常情啊。嵌不进去的才是真正的自己啊。"

喜欢最后一篇,迎接春的味道。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个人的好天气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人的好天气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