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红楼梦 9.5分

烈日炎炎 芭蕉冉冉

天天天蓝
甄士隐做了一个梦,忽然梦醒,“大叫一声,定睛一看,只见烈日炎炎,芭蕉冉冉,梦中之事便忘了对半”。真是不得不佩服曹公的笔力。夏日读书,昏沉睡去,岂不正是突然梦醒只见烈日炎炎树叶冉冉,一片寂静无声,想寻思梦境,却又忘记大半。我近日倒隐隐约约做了好几个关于红楼梦的梦,虽然梦醒即忘,却也忍不住想记录一二。我知道这是一本奇书,各种解读数不胜数。我只是一个普通读者,我之所见颇有局限,但只是抒发一下心中所感,也不算唐突吧。

一、并不尖酸小器的黛玉
        第一次读红楼是初中时,那时自己尚不知情之滋味,不懂得那股患得患失,故而总不喜黛玉多疑善妒,惯使小性子。近日再读,却发现,原来世人给她贴这样的标签,真真是误会了她。她的小性子,都是因试探宝玉,是因情敌宝钗。一旦后面两心私定,和宝钗又解了嫌疑,她就再也没有闹过小性子,倒是通情达理一派淑女风范。
想当初,黛玉初进贾府时才不过六七岁,已知道事事小心谨慎,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她父亲是探花,母亲是贾母最宠爱的女儿,她本身得遇名师,被当儿子一样培养。这样的大家小姐,怎么会是后来说话那样尖酸刻薄小家...
显示全文
甄士隐做了一个梦,忽然梦醒,“大叫一声,定睛一看,只见烈日炎炎,芭蕉冉冉,梦中之事便忘了对半”。真是不得不佩服曹公的笔力。夏日读书,昏沉睡去,岂不正是突然梦醒只见烈日炎炎树叶冉冉,一片寂静无声,想寻思梦境,却又忘记大半。我近日倒隐隐约约做了好几个关于红楼梦的梦,虽然梦醒即忘,却也忍不住想记录一二。我知道这是一本奇书,各种解读数不胜数。我只是一个普通读者,我之所见颇有局限,但只是抒发一下心中所感,也不算唐突吧。

一、并不尖酸小器的黛玉
        第一次读红楼是初中时,那时自己尚不知情之滋味,不懂得那股患得患失,故而总不喜黛玉多疑善妒,惯使小性子。近日再读,却发现,原来世人给她贴这样的标签,真真是误会了她。她的小性子,都是因试探宝玉,是因情敌宝钗。一旦后面两心私定,和宝钗又解了嫌疑,她就再也没有闹过小性子,倒是通情达理一派淑女风范。
想当初,黛玉初进贾府时才不过六七岁,已知道事事小心谨慎,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她父亲是探花,母亲是贾母最宠爱的女儿,她本身得遇名师,被当儿子一样培养。这样的大家小姐,怎么会是后来说话那样尖酸刻薄小家子气呢。仔细读来,那股拈酸吃醋,其实都源于对爱情忠贞的向往和追求。

【如今且说林黛玉自在荣府以来,贾母万般怜爱,寝食起居,一如宝玉,迎春,探春,惜春三个亲孙女倒且靠后,便是宝玉和黛玉二人之亲密友爱处,亦自较别个不同,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真是言和意顺,略无参商.不想如今忽然来了一个薛宝钗,年岁虽大不多,然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所不及.而且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便是那些小丫头子们,亦多喜与宝钗去顽.因此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郁不忿之意,宝钗却浑然不觉.】(原文第五回)

        宝钗没来之前,宝黛相处和睦,极为和谐。倒是宝钗来了之后,人人却说比黛玉好,这才是后面黛玉总是说些酸话怼宝玉宝钗的根源。从前我认为黛玉尖酸,有几个例子。一个就是周瑞送宫花,最后两支是给黛玉的,【黛玉冷笑道:“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周瑞家的听了,一声儿不言语。】 但是黛玉这话也没有说错呀。下人们惯会捧高踩低,探春当家那会儿就能看出来,主子厉害点,他们就打起精神;但凡主子懦弱点,就会被欺负。黛玉寄人篱下,若是一味懦弱躲事,岂不就会变成迎春那样的木头惜春那样的怕事了。“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得病了也不敢要人参怕下人嚼舌根嫌麻烦。孤身一人的黛玉,若不在下人面前立点威风,处境更要艰难了;只是这会儿她也才七八岁,话说得不够委婉,但效果还是有一点的,周瑞家的也不言语了。若是黛玉全无道理,周瑞家的肯定是要回话的;她不言语了,可知她自己心里也有鬼。

        再后面【探宝钗黛玉半含酸】、【林黛玉俏语谑娇音】这几回里她的酸话,以及【笑道:“姐姐也自保重些儿.就是哭出两缸眼泪来,也医不好棒疮。”】等等例子里面尖刻话语,全是因为试探宝玉的真情、酸宝钗来维护自己的爱情。虽然酸了些,但一片真情,也是可怜可叹。

        待到后面宝玉表白还送手帕定情,宝钗又剖心迹,黛玉就再也没有使小性子了。完美人物薛宝琴来了,一向温柔敦厚的宝钗都酸【“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宝钗犹自嘲笑】,号称霁月光风的湘云也酸【那里是孔雀毛,就是野鸭子头上的毛作的.可见老太太疼你了,这样疼宝玉,也没给他穿。】【“这一件衣裳也只配他穿,别人穿了,实在不配。】,湘云还认为黛玉会吃醋,可黛玉呢?【一时林黛玉又赶着宝琴叫妹妹,并不提名道姓,直是亲姊妹一般.】她知道宝玉对宝琴无意,就不会乱吃飞醋。

        42回之后,黛玉真像变了个人似的。不再指桑骂槐【比如借雪雁送手炉讽刺宝玉宝钗】,也不再自命清高【比如说刘姥姥是“母蝗虫”】,反而温柔贤淑体贴端庄了,比如教香菱学诗,不像宝钗说人家【得陇望蜀】,又或者简单一句“不好,不是这个作法”就打发了;她倒是真的认认真真教香菱并且点评。比如也有些理家之才,【我虽不管事,心里每常闲了,替你们一算计,出的多进的少,如今若不省俭,必致后手不接。】尤其是和宝玉反而显得生分了,开始懂得避嫌,真真儿长大了开始往名门淑女靠了。比如从前和宝玉都是称呼“你”或“宝玉”,有时玩闹也称“好哥哥”,后来却开始叫“二爷”。连回合题目都变成了【幽淑女悲题五美吟】,不再是从前的【林黛玉俏语谑娇音】【潇湘子雅谑补余香】,可知从“谑”变成了“淑”。

        黛玉成长了。脂砚批说钗黛本一体,42回后两人越来越好,几乎融为一体。这难道不是伤心事吗?若说从前黛玉还有些真性情,敢于追求自己的爱情而不是如同其他闺门秀女只单单等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不督促宝玉学些仕途经济,后面却越来越向宝钗靠拢了呢,和宝玉避嫌,计算家庭生计。再有,若是钗黛一体,那读者也没什么遗憾了,宝钗嫁了宝玉不就如同黛玉嫁了吗。可实际上,“虽说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若真的是黛玉嫁了宝玉,宝玉也只会追忆那个至真至情的颦儿吧。

二、并不阔大宽宏的湘云
        很多人喜欢湘云,尤其是红学家周汝昌。曹公给她的判词是“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 可我却每每看不到她哪里“英豪阔大宽宏量,霁月光风耀玉堂”,反而看到她总是在挑拨离间,使小性子的时候也不少。
比如湘云第一次正式出场,是在第二十回:

【二人正说着,只见湘云走来,笑道:“二哥哥,林姐姐,你们天天一处顽,我好容易来了,也不理我一理儿。”黛玉笑道:“偏是咬舌子爱说话,连个`二'哥哥也叫不出来,只是`爱'哥哥`爱'哥哥的.回来赶围棋儿,又该你闹`幺爱三四五'了。”宝玉笑道:“你学惯了他,明儿连你还咬起来呢。”史湘云道:“他再不放人一点儿,专挑人的不好.你自己便比世人好,也不犯着见一个打趣一个.指出一个人来,你敢挑他,我就伏你。”黛玉忙问是谁.湘云道:“你敢挑宝姐姐的短处,就算你是好的.我算不如你,他怎么不及你呢。”黛玉听了,冷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他!我那里敢挑他呢。”宝玉不等说完,忙用话岔开.湘云笑道:“这一辈子我自然比不上你.我只保佑着明儿得一个咬舌的林姐夫,时时刻刻你可听`爱'`厄'去.阿弥陀佛,那才现在我眼里!"】

        宝钗本来就是黛玉一块心病,来了个湘云却总是要将她二人对比,并每次都批黛玉不如宝钗。设身处地想想,有个人总对你说你不如别人,你会怎样想?就算人心有个计较,觉得谁好谁不好,但凡明事理的,也不会专门当着人的面说你不如别人吧。可湘云却处处喜欢比较钗黛,并处处贬低黛玉。除了上个例子,第二十二回她把林黛玉比作唱戏的戏子(在古代戏子是非常卑贱的),黛玉还没说啥,就是宝玉将她瞅了一眼,结果她就闹脾气收拾东西要回家,说的话:

【湘云道:“明儿一早就走.在这里作什么?——看人家的鼻子眼睛,什么意思!"宝玉听了这话,忙赶近前拉他说道:“好妹妹,你错怪了我.林妹妹是个多心的人.别人分明知道,不肯说出来,也皆因怕他恼.谁知你不防头就说了出来,他岂不恼你.我是怕你得罪了他,所以才使眼色.你这会子恼我,不但辜负了我,而且反倒委曲了我.若是别人,那怕他得罪了十个人,与我何干呢。”湘云摔手道:“你那花言巧语别哄我.我也原不如你林妹妹,别人说他,拿他取笑都使得,只我说了就有不是.我原不配说他.他是小姐主子,我是奴才丫头,得罪了他,使不得!"宝玉急的说道:“我倒是为你,反为出不是来了.我要有外心,立刻就化成灰,叫万人践踹!"湘云道:“大正月里,少信嘴胡说.这些没要紧的恶誓,散话,歪话,说给那些小性儿,行动爱恼的人,会辖治你的人听去!别叫我啐你。”说着,一径至贾母里间,忿忿的躺着去了.】

       【我原不配说他.他是小姐主子,我是奴才丫头】【说给那些小性儿,行动爱恼的人,会辖治你的人听去】这样针对黛玉,真的是宽宏大量、光风霁月的人说出来的话吗?反而是黛玉只对宝玉发了脾气,对湘云并没怎么样;第二天就拿着宝玉写的字帖儿【与湘云同看.次日又与宝钗看】,主动和好了。湘云的小性子只比黛玉还多呢!

        第二次出场是在第三十一回,那时她已经说婆家了,来给大观园的姐妹送戒指,送的是鸳鸯(贾母的心腹),金钏儿(王夫人的心腹),平儿(凤姐的心腹)和袭人(宝玉的心腹)。单看这几个人都是贾府最有头面的当家人的大丫鬟,可知她也是很有城府心机的。话说她去给袭人送戒指,怎么说的:

        【史湘云道:“是谁给你的?"袭人道:“是宝姑娘给我的。”湘云笑道:“我只当是林姐姐给你的,原来是宝钗姐姐给了你.我天天在家里想着,这些姐姐们再没一个比宝姐姐好的.可惜我们不是一个娘养的.我但凡有这么个亲姐姐,就是没了父母,也是没妨碍的。”说着,眼睛圈儿就红了.宝玉道:“罢,罢,罢!不用提这个话。”史湘云道:“提这个便怎么?我知道你的心病,恐怕你的林妹妹听见,又怪嗔我赞了宝姐姐.可是为这个不是?"袭人在旁嗤的一笑,说道:“云姑娘,你如今大了,越发心直口快了。”宝玉笑道:“我说你们这几个人难说话,果然不错。”史湘云道:“好哥哥,你不必说话教我恶心.只会在我们跟前说话,见了你林妹妹,又不知怎么了。”】

        一次出场对比钗黛,当着黛玉的面说黛玉不如宝钗;二次出场还是在对比钗黛,当着袭人宝玉的面仍然说黛玉不好宝钗好,还酸宝玉说“你的林妹妹”。

        是湘云真的心直口快而已吗?接着第36回宝玉半裸着午睡,宝钗坐边上给他绣肚兜,屋里没有别人哦。这么瓜田李下的场景,黛玉看了想笑话,湘云呢?

【忽然想起宝钗素日待他厚道,便忙掩住口.知道林黛玉不让人,怕他言语之中取笑,便忙拉过他来道:“走罢.我想起袭人来,他说午间要到池子里去洗衣裳,想必去了,咱们那里找他去。”林黛玉心下明白,冷笑了两声,只得随他走了.】

        说明湘云也是有眼力色的,只是喜欢怼黛玉罢了。

        再到第49回,薛宝琴来了。湘云又当着众人的面黑黛玉:
【宝钗忙起身答应了,又推宝琴笑道:“你也不知是那里来的福气!你倒去罢,仔细我们委曲着你.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说话之间,宝玉黛玉都进来了,宝钗犹自嘲笑.湘云因笑道:“宝姐姐,你这话虽是顽话,恰有人真心是这样想呢。”琥珀笑道:“真心恼的再没别人,就只是他。”口里说,手指着宝玉.宝钗湘云都笑道:“他倒不是这样人。”琥珀又笑道:“不是他,就是他。”说着又指着黛玉.湘云便不则声.】

        宝琴是客呢,跟黛玉根本还不熟悉,湘云便说黛玉恼她,叫宝琴怎么想?不是又加深了黛玉小性子的名声?就算黛玉真的有点不高兴,湘云当着所有人的面告诉宝琴黛玉对你不爽,难道不是挑拨离间?幸亏黛玉并没有恼,宝琴也聪明有分辨力,才没有乱信了别人的话,反而和黛玉交了朋友:
【林黛玉又赶着宝琴叫妹妹,并不提名道姓,直是亲姊妹一般.那宝琴年轻心热,且本性聪敏,自幼读书识字,今在贾府住了两日,大概人物已知.又见诸姊妹都不是那轻薄脂粉,且又和姐姐皆和契,故也不肯怠慢,其中又见林黛玉是个出类拔萃的,便更与黛玉亲敬异常.】

        湘云在芦雪庵烤鹿肉,【黛玉笑道:“那里找这一群花子去!罢了,罢了,今日芦雪庵遭劫,生生被云丫头作践了.我为芦雪庵一大哭!"湘云冷笑道:“你知道什么!`是真名士自风流',你们都是假清高,最可厌的.我们这会子腥膻大吃大嚼,回来却是锦心绣口。”宝钗笑道:“你回来若作的不好了,把那肉掏了出来,就把这雪压的芦苇子塞上些,以完此劫。”】

        只能说,湘云几乎每回出场,都要和黛玉争斗一方,“小性儿,行动爱恼的人,会辖治宝玉”“假清高、最可厌”都是湘云骂的,黛玉反而没和她心里去呢。后来第76回两人联诗,湘云这样说:
【可恨宝姐姐,姊妹天天说亲道热,早已说今年中秋要大家一处赏月,必要起社,大家联句,到今日便弃了咱们,自己赏月去了.社也散了,诗也不作了.倒是他们父子叔侄纵横起来.】

        她前面来大观园喜和宝钗混,和宝钗住,喜欢怼黛玉甚至当着外人面黑她,却最后才看清楚宝钗虚伪无情的一面,倒是和黛玉亲热了起来,两人联了一晚上诗,出了好些美句,例如“寒潭渡鹤影,冷月葬花魂。”所以说“日久见人心”、“患难之时见真情”。

        但是我终究还是不太喜欢湘云,因为她总是喜欢说人是非,前面说黛玉,后面说宝钗。我觉得判词里面的“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其实指的是她对宝玉没有那份心思,书里面第31回就说了她叔叔婶子给她说亲了,脂批里面剧透她嫁了卫若兰,也曾幸福了些日子。她虽然是孤儿,却不像黛玉那般自苦悲啼,这一点是要佩服她的。
                                                                                                                                 -----2017.8.11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楼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