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本是一颗提心吊胆的稗草

胖嘟嘟

最近极喜爱的诗人是余秀华。

我向来资质平庸才疏学浅,读不出诗里的人类宇宙,也无法参天悟人。

唯独能读出的,是感觉。

余秀华的心经由字句,渗透到我的世界里,如同遇见倾盆大雨,不遮挡,被淋湿也被滋润。

而我心里的麦子向着群星疯长,不见太阳,不结果实,不发一语。

哪怕有牛羊踩踏,也不能阻挡我要去到青色的麦田里等着风轻拂过叶子。

万物也并不同我言语,沉默如海。水汽不散,雨下着下着就成了雾。

只有当爱的人抵达,我才承认这世界有光。

而弥漫在生命中间的,始终都是生命。

正如她渴望爱像捕猎的男人追逐猎物,毫不避讳与隐藏,在荒芜和贫瘠里也要伸展着腰肢。

有时,命运开玩笑。

她辛辛苦苦捕捉到的,只是个跟不上岁月奔跑的影子。

于是她便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心脏,用力地开上一枪。

在血泊里,妖艳地绽放着。

横店的麦子熟了,追随月亮熟遍大江南北。

她坐在田间地头里,看着云彩变成白衬衣,白得忘乎所以。

越过谁的后脑勺,驻扎在谁的心脏。

后来某天心里的念白,都成了诗歌。

谁能懂,谁也不懂,一个孤独的灵魂要遮...

显示全文

最近极喜爱的诗人是余秀华。

我向来资质平庸才疏学浅,读不出诗里的人类宇宙,也无法参天悟人。

唯独能读出的,是感觉。

余秀华的心经由字句,渗透到我的世界里,如同遇见倾盆大雨,不遮挡,被淋湿也被滋润。

而我心里的麦子向着群星疯长,不见太阳,不结果实,不发一语。

哪怕有牛羊踩踏,也不能阻挡我要去到青色的麦田里等着风轻拂过叶子。

万物也并不同我言语,沉默如海。水汽不散,雨下着下着就成了雾。

只有当爱的人抵达,我才承认这世界有光。

而弥漫在生命中间的,始终都是生命。

正如她渴望爱像捕猎的男人追逐猎物,毫不避讳与隐藏,在荒芜和贫瘠里也要伸展着腰肢。

有时,命运开玩笑。

她辛辛苦苦捕捉到的,只是个跟不上岁月奔跑的影子。

于是她便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心脏,用力地开上一枪。

在血泊里,妖艳地绽放着。

横店的麦子熟了,追随月亮熟遍大江南北。

她坐在田间地头里,看着云彩变成白衬衣,白得忘乎所以。

越过谁的后脑勺,驻扎在谁的心脏。

后来某天心里的念白,都成了诗歌。

谁能懂,谁也不懂,一个孤独的灵魂要遮蔽多少风尘才能在这世间,安然无恙。

清风抚明台,似是故人来。

柴扉久不开,月落一树白。

在这摇晃的人间里,

她本是那颗提心吊胆的稗草,

有多爱,就有多孤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摇摇晃晃的人间的更多书评

推荐摇摇晃晃的人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