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Brains Think How Brains Think 评分人数不足

语言的作用在于带来了syntax

ztl
语言之所以造成人类智力相对于其他动物的飞跃,在于语言塑造了一个syntax。相关的几个问题是:
其一,语言所涉及的脑皮层或脑区,只是以前一些脑区联合出的一种新功能。作者提出一个free lunch的说法,意思是有些器官本来是做某种用途,后来出于需要用做了别的用途,比如鱼的bladder改作lung。这就解决了从猴到人的突变,复杂系统中,很少的改动可能引发较大的后果,被称作quantum leap。
其二,syntax在于提供了一种途径,以符号描述世界,从此人成了有故事的人,世界成了脑海中的世界,猴子看了一眼自己褪去毛发的兄弟,默默走向深林更深处。
  达尔文的理论之所以不倒,在于其生存繁殖的核心概念。在时间这种力的作用下状态变化之中,生命的存在是一种复杂机制的产物,在熵增趋向无序之下的一股清流。然而任何价值判断都存在一个依据对象,无生命似乎就无利益,无利益就无所谓价值,所以好像只能针对人类而言,这样就重新回到精神上的真善美和心理上的well-being,这些又和智能有很大关系。
其一,智能是一种存在机制的产物。所以Horace Barlow说,智能用于做预测。也就是说,智能用于帮助人趋利避害,但他没说是趋向生存繁殖之利。因此这种智能...
显示全文
语言之所以造成人类智力相对于其他动物的飞跃,在于语言塑造了一个syntax。相关的几个问题是:
其一,语言所涉及的脑皮层或脑区,只是以前一些脑区联合出的一种新功能。作者提出一个free lunch的说法,意思是有些器官本来是做某种用途,后来出于需要用做了别的用途,比如鱼的bladder改作lung。这就解决了从猴到人的突变,复杂系统中,很少的改动可能引发较大的后果,被称作quantum leap。
其二,syntax在于提供了一种途径,以符号描述世界,从此人成了有故事的人,世界成了脑海中的世界,猴子看了一眼自己褪去毛发的兄弟,默默走向深林更深处。
  达尔文的理论之所以不倒,在于其生存繁殖的核心概念。在时间这种力的作用下状态变化之中,生命的存在是一种复杂机制的产物,在熵增趋向无序之下的一股清流。然而任何价值判断都存在一个依据对象,无生命似乎就无利益,无利益就无所谓价值,所以好像只能针对人类而言,这样就重新回到精神上的真善美和心理上的well-being,这些又和智能有很大关系。
其一,智能是一种存在机制的产物。所以Horace Barlow说,智能用于做预测。也就是说,智能用于帮助人趋利避害,但他没说是趋向生存繁殖之利。因此这种智能一则在生活条件相对较差的人比如原始人和底层人那里,忙于生存,也还倒没什么。但是对于无需劳动的富有阶层和现代的富裕社会中的人,这种智能的问题就开始体现出来了:其一,以desire和pleasure为两大动力的智能,使得人们即使在衣食无忧的情况下依然精神惶惶不得安宁;其二,生存繁殖机制导致人们自私本性不断发作,人与人之间存在各种冲突、竞争、剥削和利用,多数人在“真、善、美”的指引面前,依然无法理解和领悟这些高级智慧,这些真知在人的本能面前不堪一击。
其二,人的智能只能说是一个复杂的算法。这种算法是进化遗留下来的一种能够出色地保存和传播自己的机制,仅此而已。从这个角度上说,当人出现self,少数人能够超越本能,认识到真理和美,反倒是一种莫大的幸运。这样就比较容易改变对人类的鄙视,变成“对人类的(愚蠢和)痛苦的怜悯”。
提到的其他问题还有:
  大脑本身可能会出现错误,比如把唤起的记忆错误解释成眼前现实。这可能会引发存在ghost的错觉。我小时候早上特别困不想起床的时候,有时候会感觉自己起床刷牙洗脸,栩栩如生,其实自己还在床上。大脑还存在各种逻辑错误。所以Calvin说,科学知识,并不仅仅是新知识,还能防止我们犯错误。
  大脑存在universal grammar,但可以说是一个structure,在等待一个具体的规则和符号的引入。动物身上也存在语言的初级形式,比如Vervet monkeys的四种叫声。人的这种syntax不是简单的序列,而是一种树状或嵌套结构。我觉得或许是更复杂一些立体的network。语言也是一种算法。我认为,只有在system 1中,人的mental state能够按照后面所说的多个微弱集群pattern放电,在不进入意识的情况下,直觉获得一个判断。而在system 2中,大脑努力唤起一些集群,跟system 1的结果进行对比,抑或尝试得出一个结果。这种集群pattern或许和Gazzaniga所说的image是同一个东西。在system 2 运行之中,很可能需要主动沿着syntax来搜寻,就如同在进行交流或就像我现在书写,需要把mental states转换成一种语言结构。
  提及Haeckel的ontogeny recapitulates phylogeny,所谓人类的胚胎发育重演进化历史,这个说法未免是一种哗众取宠的典型。胚胎发育不过是古老基因和新基因表达的时间差异造成一种对应,二者即使是一种算法上的需要而不是一种偶然的巧合,也只是一种机制产生的两种产物,二者之间不存在直接的关系。
  Calvin谈到ballistic movements对planning的启发作用,以后再仔细研究。提到Kenneth Craik的书The Nature of Explanation,观点跟我之前自己想出来的很相似,我需要这本书来做引用。同时的一个感受是,很多想法,前人已经想出来了,所以还是要多读书。
  关于patterns的进化,我以为其实就是说,复制机制需要一个复杂的结构。这个结构呈现出patterns的特征。
  关于对对象识别时大脑的分区化,不同的神经丛识别不同的特征,比如香蕉的黄和轮廓线条。同时也存在association造成唤醒,比如看到苹果,香蕉神经丛也可能会有点兴奋。看到香蕉,香蕉的味觉(记忆)神经丛也会有点兴奋。
  关于meditation,提到清空意识,让神经自己自动随机放电,这些随机放电有些可能会组成约定的patterns,从而涌现意义。
  提到神经丛的竞争。我在某种书中读到过大脑处理模块的竞争,比如在信息不足出现两可判断时。同时也提到神经丛的共同利用,比如有些人做手上精细动作时,下巴也跟着动。
  提到人的智力有限,你跟人讲大脑的工作原理他听不懂,你打个比方说大脑中有个灵魂,他就懂了。
  提到机器人的进化方向,说应该跟狗的类似,通过进化选择服务、服从人类。我以为这个说法需要探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