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教条的悲哀

村上夏木

近日读完了著名作家阿城的代表作《棋王树王孩子王》,三篇小说,三段故事,每读完一篇都感觉意犹未尽。当读完《孩子王》最后一页时,我竟怀疑手中的书是不是缺印漏印了,怎么就这么完了?总的感受就是,贯穿全篇的难受,还有一种来自教条的悲哀。 《棋王》,具有浓厚的道家文化气息,读起来很有画面感,尤其是最后王一生摆棋局大战十人的那个片段。“棋王”王一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棋痴。在那个特殊年代,当一群群年轻人高声朗读着毛主席语录上山下乡插队当知青时,王一生也没有脱离这个队伍,加入时代的浪潮中。 正如“我”说的那样,在队里也不是天天都有事可做。歇班的时候便有些寂寞,而王一生却独有一份乐趣,那就是下棋。但无奈于下棋是两个人的脑力运动,王一生也时时陷入寂寞之中。 结尾大战十人,王一生仿佛找到了精神极乐净土,酣畅淋漓大败敌军。对方一个个“落荒而逃”。王一生赢了,却在这个时代中,在这个队伍里显得尤为悲哀。 棋王与大多数知青不同,他是那种典型的只能活在小说中的人物,因为他的格格不入。在开头的列车上,人们谈天,背诵语录,想象未来的插队生活,而王一生却津津有味地下棋,聊棋道。之后“我”在听王一生聊自己家庭背景人生...

显示全文

近日读完了著名作家阿城的代表作《棋王树王孩子王》,三篇小说,三段故事,每读完一篇都感觉意犹未尽。当读完《孩子王》最后一页时,我竟怀疑手中的书是不是缺印漏印了,怎么就这么完了?总的感受就是,贯穿全篇的难受,还有一种来自教条的悲哀。 《棋王》,具有浓厚的道家文化气息,读起来很有画面感,尤其是最后王一生摆棋局大战十人的那个片段。“棋王”王一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棋痴。在那个特殊年代,当一群群年轻人高声朗读着毛主席语录上山下乡插队当知青时,王一生也没有脱离这个队伍,加入时代的浪潮中。 正如“我”说的那样,在队里也不是天天都有事可做。歇班的时候便有些寂寞,而王一生却独有一份乐趣,那就是下棋。但无奈于下棋是两个人的脑力运动,王一生也时时陷入寂寞之中。 结尾大战十人,王一生仿佛找到了精神极乐净土,酣畅淋漓大败敌军。对方一个个“落荒而逃”。王一生赢了,却在这个时代中,在这个队伍里显得尤为悲哀。 棋王与大多数知青不同,他是那种典型的只能活在小说中的人物,因为他的格格不入。在开头的列车上,人们谈天,背诵语录,想象未来的插队生活,而王一生却津津有味地下棋,聊棋道。之后“我”在听王一生聊自己家庭背景人生履历时,发觉,他已经与时代脱节,但至少他是一个奇人,一个在精神世界中可以压倒一切的年轻人。 我在看《棋王》时,总想起之前看过的一部电影——《霸王别姬》。我个人感觉王一生像极了程蝶衣。一个棋痴,一个戏痴,都沉迷于自己的爱好中。“我”以及脚卵都是拿下棋作为爱好的,有时候,为了生存,为了“革命”,这点爱好是可以舍弃的,比如脚卵处理掉自己那副祖传象棋时不疼不痒,因为这副假大空的棋子可以换来“实”的东西——工作。《霸王别姬》中,段小楼与程蝶衣形成鲜明对比。程蝶衣从小跟定了京剧,便决定“从一而终”,他不想荣华富贵,只想跟着师哥小楼唱一辈子戏,缺一年一天一个时辰都不是一辈子。人戏不分,不疯魔不成活。段小楼却把唱戏当作身外之物,他觉得在这尘世间,在这凡人堆里,精神是走不通的。为了生存,戏他妈的不唱了,卖瓜去! 故事的结局,王一生过关斩将,过足了棋瘾,一瞬间,像神经了一样。盘在座位上身体僵硬,活像修行的仙人。而《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跟师哥唱完最后一段戏,拔剑自刎,以死殉道。 从《棋王》中,我读到了教条的味道,那种一句话一条理论就能让人洗脑跟风的东西,你看不见摸不着,却始终被缠绕。会下棋在很多人眼里意味着有比赛就一定要拿冠军,不拿冠军说话,没人承认你会下棋。这种普遍赞同的真理让棋王很不舒服。所以,从来都把下棋当作爱好没有参赛的王一生在别人眼中就是:你竟然不参赛?以及脚卵很随意就同意把祖传棋卖了换工作就让王一生很不舒服,一种爱好,一种文化,竟在这个时代里成为了晋升的筹码。 “我”有一种很古的想法,王一生就是生错了时代的齐物逍遥与世无争的仙人。 《树王》的基调更为悲哀,一种没有任何起伏的始终沉在谷底的凄凉。人们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去改变大山风貌。砍树,砍掉“无用”的树,种“有用”的树,这种牺牲一切为建设服务的教条让住在大山里的肖疙瘩很不舒服。 当人们以为树王就是山顶上那棵参天古树时,却没有一丝敬畏自热之意,竟然想着征服树王,这样获得“胜利”。殊不知,真正的树王是肖疙瘩,他热衷于种树,把保护大山里的树当作使命。但冲突还是来了,前文中背了整整一箱子红色书籍的李立和支书决心要拿下古树,他们积极响应号召。在他们眼中,一切阻挠行动的行为都是暴动。肖疙瘩极力劝说无果反倒被书记骂得体无完肤。最终,树倒下了,栽上了建设祖国的“有用”的树。 胜利了!人类再次战胜了自然,成为了万物的主人。肖疙瘩死了。破陋的小屋里躺着肖疙瘩,身边是遗孀和残疾的儿子。很悲哀。 人们面对眼前的事物,总要分出个好坏,分出个有用和无用。为什么所有可以共存的事物都要被严格分为对立的呢?自古以来,人们便高呼:“人定胜天。”人们把征服自然当作至高的荣誉。在这期间,自然也一次次惩罚着人类,火山地震旱涝折磨着人类,使人类居无定所食不果腹。直到如今,才逐渐有了“绿树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共识。 抛开人与自然,在所有事上,人们都愿意分高下。很多人都觉得文科没有出路,因为文科太“虚”,理科才是实打实的东西。还有人认为哲学就是空中楼阁,因为它转化不成金钱,要创造价值只能献身事业。精神上的很多东西都普遍被忽视,古代的魏晋风骨士大夫精神早已灰飞烟灭。在如今,你谈精神,就是懒,不愿意动手劳动罢了。 沉郁的氛围下,《孩子王》稍微让人感到一些温暖。“我”有高中学历,被安排去当教书匠。“我”不想把孩子捆在与时代脱节的教科书中,便独辟蹊径教孩子识字作文。但“我”的结局是被打发走继续劳动,因为“我”没有完成领导安排的任务,“我”误导了孩子,耽误了他们的课程。 孩子们虽都是初三学生,但连字都认识不了几个,怎么讲课?如果按照规定赶课,把教材讲完,把老师的任务完成,但孩子没有学到东西,就算完成任务又能怎么样呢?教育就是教书育人,不是把所有的眼光都局限在课本里。“我”合上课本教孩子识字,然后教他们写作文,练习表达情感。至少将来孩子们走出去了,能认识看到的事物是什么,然后知道这东西是干什么的。而不是看见谁都背诵全文,证明自己上过学。 “我”跟孩子们打成一片,孩子们也渐渐体验到了上学的乐趣。但这种日子还是太短。“我”脱离了教学模式,“我”被委婉地开除。但“我”却一身轻松,我在的日子里,孩子们劲头很足,尤其是王福,认了不少字,作文写得井井有条。知足了,“我”便下山去。 我们谈了太多的主义,换了一茬又一茬的理论,却总是不能更好的定位自己。这个时代,我们究竟要做什么,或者说,国家究竟需要我们做什么。一切向钱看,我们忽视了文化中的精神;人定胜天论,我们牺牲了绿水青山;应试教育,我们把孩子从一种文盲带向另一种文盲。从阿城笔下,我们看到了“棋王”王一生的悲鸣,“树王”肖疙瘩的无奈和“孩子王”老杆儿的叹息。 悲哀,来自教条的悲哀。我们习惯不分青红皂白的遵守,而永远不知道发散思维的乐趣。人们总爱在规则中实现人生价值,却不知道打破条条框框也是一种胜利。哪怕碰壁头破血流,那想必也是痛并快乐着。 再次纵观三篇小说,我心里忽然有一种很古东西的涌上来,竟无语凝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棋王·树王·孩子王的更多书评

推荐棋王·树王·孩子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