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朝1566:兴亡多少事,皆是百姓苦

爱卖萌哒小七
2017-08-11 11:38:31
读明史,最为人称道且印象深刻的当属前几年比较火的《明朝那些事儿》,当时从众跟着看了几章,印象较深刻的部分是关于嘉靖年间的海瑞斗严嵩、万历年间张居正改革的些许轶事,正史野史暂且不论,但作者的文风之幽默也到着实让那一阵子写史的大家们都纷纷效仿了一阵儿,后来诸如《汉朝那些事儿》、《清朝那些事儿》也相继拜读了些许,莫不有沿袭这种风格之嫌,这里也不做赘述,如有感兴趣的读者闲余时间或可阅读一二,途以打发时间也未为不可。

而最近让我放下原先的读书计划狠追了一阵子的《大明王朝1566》(刘和平著)再一次提起了我对于明史,抑或说是对于明嘉靖年间发生的这段轶闻的兴趣。后人论史,严格意义上来讲,或多或少总会带些或受制于当时当权者或受制于个人主观的臆断,不可不信也不可尽信,在今人来看,也需要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去观摩,《大明王朝》这本书的原作者在创作始终,也未尝不是带了诸多的个人性格去展现出明史中这么一段王朝轶事。

《大明王朝1566》影视剧版,到现在看来依旧可以称之为神剧,这一方面得益于原著作者的文笔功底之深厚,一方面还得益于拍摄年代剧组全体演职人员的用心和良心,否则以现在出剧的整体水平来拍,必定使得《大



...
显示全文
读明史,最为人称道且印象深刻的当属前几年比较火的《明朝那些事儿》,当时从众跟着看了几章,印象较深刻的部分是关于嘉靖年间的海瑞斗严嵩、万历年间张居正改革的些许轶事,正史野史暂且不论,但作者的文风之幽默也到着实让那一阵子写史的大家们都纷纷效仿了一阵儿,后来诸如《汉朝那些事儿》、《清朝那些事儿》也相继拜读了些许,莫不有沿袭这种风格之嫌,这里也不做赘述,如有感兴趣的读者闲余时间或可阅读一二,途以打发时间也未为不可。

而最近让我放下原先的读书计划狠追了一阵子的《大明王朝1566》(刘和平著)再一次提起了我对于明史,抑或说是对于明嘉靖年间发生的这段轶闻的兴趣。后人论史,严格意义上来讲,或多或少总会带些或受制于当时当权者或受制于个人主观的臆断,不可不信也不可尽信,在今人来看,也需要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去观摩,《大明王朝》这本书的原作者在创作始终,也未尝不是带了诸多的个人性格去展现出明史中这么一段王朝轶事。

《大明王朝1566》影视剧版,到现在看来依旧可以称之为神剧,这一方面得益于原著作者的文笔功底之深厚,一方面还得益于拍摄年代剧组全体演职人员的用心和良心,否则以现在出剧的整体水平来拍,必定使得《大明王朝1566》原书珠玉蒙尘。

刘和平写《大明王朝1566》,细读来其实并没有一些研究历史的大家们对所谓的历史是非曲直的那份武断,他的书,更多的是对生存在那个年代的一些真实人物的还原,没有绝对的对错,也不存在绝对的人性善恶,好中有坏,恶中又夹杂着人之初性本善的悖论,这样冲突的性格刻画才能将一个个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高度还原,这种冲突式的人物刻画手段也严格的将正史和历史故事类小说界限分明的区分开来。

《大明王朝1566》整本书的时间线,看过书或者影视剧的人都知道,是明嘉靖帝的崩殂之年,在这年的正月大雪之后,一直沉迷于修仙炼丹长达二十年的嘉靖帝在笔架子海刚峰的直谏之下受到了会心一击,或许是因着自己登基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被怼,皇权受到了来自臣下的质疑,也或许是因着第一次有人将自己的眼界从富丽堂皇的皇宫大内带到了浮尸满地、饿殍遍野的冬日凛冽旷野,直面了率土之下民生疾苦的惨烈,这位已是暮年的当权者的内心不堪承受如此的打击,也将这多年来被所谓的仙丹红丸侵蚀得已经药石难医的身体直接推至崩溃边缘,临门一脚大概就可以实现多年夙愿羽化仙去了,虽然这种羽化登仙的方式并不能和嘉靖帝的寿终正寝的美愿相匹配。

这场降临在1566年正月隆冬的大雪,寓示了这位王朝掌权者生命的终结,却也正好照应了全书开篇时间线——明嘉靖帝1539年的隆冬。

古人总喜欢将雪寓意吉祥,“丰年好大雪”,“瑞雪兆丰年”,似乎只要在寒冬腊月能天降一场大雪,来年必定会是个好的年头:百姓粮仓丰收,国库丰盈。然而大明王朝的命运齿轮走到这里——在这个王朝的君主连续20年不问朝政,国家大事都由官、宦把持之后,上有官宦勾结,党派纷争闹得朝野一片乌烟瘴气,下不能体察民情,致使百姓水深火热,民生疾苦,这台庞大的国家机器开始从内部出现了腐朽,天降凶兆:灾年无大雪,给了不事朝政的当权者一个警戒:再不出山,国家将要走向覆亡了!

满朝惶惶,宫内宦官私自杖毙了“预测天象不准”的钦天官,皇帝数日不休朝拜上天祈雪,终于在临近年根时,天降瑞雪,驱散了多日里笼罩在这座宏伟的紫禁城上空的污浊之气,朝野上下一片对君父的颂贺之声不绝于耳,却不知寒天大雪,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的都是无家可归的百姓们。
数九寒冬里的大雪能洗去皇城沉灰一年的污浊,却不一定能带来祥瑞。毕竟天降瑞雪之后,国库照样亏损,财政照样赤字。皇宫部分宫殿毁损这是大事,不得不修理;南方倭寇横行,北方鞑靼来袭,军需一分不能少;朝野上下官员俸禄虽可延缓但不可不发放,样样都是钱,漫天的大雪又不能变成遍地的雪花银,皇帝不管事,急白了内阁大臣的头。

于是才有了下面全书整场故事主线剧情的切入:
明朝江南设有制造局,在江浙一带,盛行制造丝绸,借着当时大运河往南直通海上,出海后走“海上丝绸之路”的便利,明朝的对外海上贸易十分发达,每年来朝采购丝绸的异域商人络绎不绝,但是因着南边倭寇的盛行,“海上丝路”一直靠着当时戚继光率领的众将士在前方的不懈抗倭斗争才得以畅通,这条一线的军需剧情线也是后面故事得以继续发展的推力之一。

明嘉靖年间,皇帝不事朝政,当时的政务主要是由内阁代理,但又因着皇帝对宦官的宠信,内阁也不能行使全权代理权,后边儿还有一群太监监察着,太监代行皇命,所以当时内阁大臣们见了宫里的几位管事太监还得面带三分笑意,这种宠宦的传统在嘉靖之后更是被发挥到了极致,宦官乱政也是明朝最后走向覆亡的一大祸源。

当时作为保障国库每年能有稳定收入的丝绸交易财路被牢牢掌握在宫中派出的太监手里,下面经手的则是由其在当地勾结的官商主持。每年经由丝绸交易的收入经过上下官员的层层瓜分,实际入库后几乎少之又少,最后分配到皇帝的小私库中,将近少了七成。

嘉靖帝二十年间沉迷于修仙炼丹,对国事不怎么上心,对财政大权倒是牢牢握在手里,偏生内宫开支无度,管事儿的严氏父子卯足了劲儿也没能给皇帝争取到更多的私房,这也让爱财的嘉靖帝耿耿于怀了,皇帝心里不舒坦,下边儿人谁也别想过得好。于是下令严查,最好能查出个子丑寅卯来杀鸡儆猴,这个猴在无疑是指的内阁阁老严嵩了,树大招风说的真是不能更在理了,你大权在握你就肯定有钱,富了大臣穷了皇帝的古法也鲜少听说,磨刀霍霍只能向着出头的乌鸦了,伴君如伴虎的年代,掌权者说喜爱那都是平时心情好逗乐子用的。

上面下令严查,奈何严党根深蒂固,下面层层勾结,还真没人能撼动严嵩这颗参天大树以及在这颗大树下乘凉的花花草草们分毫。然而自古奸佞横行之下必出清流勇夫,当时还身为岭南地区一个小小的教书先生的海瑞,在这里开始凭着一身怼天怼地怼空气的清流之气正式被当做长矛利器向着一手遮天的严党进行讨伐之战了。

结果嘛,显而易见,由对泄洪引流背后事故的详查,到逼得江南制造局经手官商的自焚,细捋了背后的盘根错节,最终撼动了严嵩这颗参天大树并将其连根拔起。然而真相往往易被表象遮挡,查来也令人不忍直视,被嘉靖帝怒骂“无国无家无父无君”的“四无”之人海瑞,直到将这起江南制造局引起的贪墨之案捅上天时才发现,原来大明王朝最大的贪官是四海百姓一直赖以为天的“君父”嘉靖啊,岂不哀哉?

寒天大雪地,遍有冻死骨,自认为心里只能装下百姓的海瑞再一次开启了怼人模式,虽然这次他要直面的是王朝的当权者,天下万民的君父。百姓饥寒,民生疾苦,作为万民的君父,不体恤子女不说,竟还能狠下心耗资巨额去修建劳什子的修道宫殿,还期望满朝上表来贺,这严重违背了海刚峰的价值取向啊,。于是趁着1566年正月的大雪天百官纷纷跪求皇帝移居新殿之时,海瑞言辞恳切的上呈了自己画风迥异的“贺表”,不把这不爱子女的君父怼上天简直有愧他海刚峰的美名。

当然幸在海瑞生长的年代,当权者虽冷血却并不昏庸,双商都是高于平均水平在线的。“老实人讲老实话”当然“帝心甚慰”,却也架不住这会心一击的暴击伤害当场昏厥过去。最终在百官的给台阶之下,免了这位大直臣的死罪,不然这种以一己之身身挑战皇权尊严的行为换在前朝时期估计要被诛十族。

刘和平将《大明王朝1566》整个故事停在了这年正月大雪之后,随着嘉靖帝的崩殂,王朝掌权者的更替,所有的真实历史或许都被覆盖在了这场大雪之下,大雪之后,历史仍将重演,所以也有言: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百姓们才是历史长河里永远处于底层,备受压迫的历史主基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明王朝1566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明王朝1566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