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枕 草枕 9.6分

盼人情逍遥

苍天不虐狗
草枕,结草为枕。这本书拿在手机,每一处都散发着宁静质朴的悠然韵味,摩挲者封面的纸皮,一丝一丝的粗纤维于指尖显现,眼前的灰白草绿,无一不应和着书中的优美致远。
细细读来,慢慢的便体会到日本文学的不同,以及夏目漱石赋予其中的韵味,一位画家迂回行走于山中,早春的细雨,嘤嘤鸟鸣,孤独的茶屋。在我看来,日本文学中的小说题材,大多蕴露这一种神秘的特质,或明显或晦暗,总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似是作者想表达些什么,却又微笑着抹去了二分之一,或藏或现,倒是有着中国传统写意山水的雅致。从此间的情景描写,便能体会一二,“宛如倒扣水桶的山峰,不知是杉树还是桧树簇拥着整座山一片漆黑……略前方一座秃山,离群独立迫在眉睫。”这强烈而具象化的描述,读来竟似荒山当真突突的在眼前冒出来,对语言的驾驭能力使人叹服,却不知此中几分是作者的功夫,几分是译者的匠心了。故事中的女人,是不可获缺的角色,主人公一心找寻内心的画作,平和的故事描绘,对自然和内心活动的描写,无论是最初的茶屋老妪,还是最后怜悯神色的那美,仿佛最后都融入了画里,土里,随风飘散的尘埃里……
本书收录的第二篇,是短小的《梦十夜》,对十梦的体会,想来不同人必...
显示全文
草枕,结草为枕。这本书拿在手机,每一处都散发着宁静质朴的悠然韵味,摩挲者封面的纸皮,一丝一丝的粗纤维于指尖显现,眼前的灰白草绿,无一不应和着书中的优美致远。
细细读来,慢慢的便体会到日本文学的不同,以及夏目漱石赋予其中的韵味,一位画家迂回行走于山中,早春的细雨,嘤嘤鸟鸣,孤独的茶屋。在我看来,日本文学中的小说题材,大多蕴露这一种神秘的特质,或明显或晦暗,总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似是作者想表达些什么,却又微笑着抹去了二分之一,或藏或现,倒是有着中国传统写意山水的雅致。从此间的情景描写,便能体会一二,“宛如倒扣水桶的山峰,不知是杉树还是桧树簇拥着整座山一片漆黑……略前方一座秃山,离群独立迫在眉睫。”这强烈而具象化的描述,读来竟似荒山当真突突的在眼前冒出来,对语言的驾驭能力使人叹服,却不知此中几分是作者的功夫,几分是译者的匠心了。故事中的女人,是不可获缺的角色,主人公一心找寻内心的画作,平和的故事描绘,对自然和内心活动的描写,无论是最初的茶屋老妪,还是最后怜悯神色的那美,仿佛最后都融入了画里,土里,随风飘散的尘埃里……
本书收录的第二篇,是短小的《梦十夜》,对十梦的体会,想来不同人必然会有迥然不同的看法。第三夜中瞎了的小孩,是梦中人无法卸下的包袱,明明目不能视却清楚的知道路途的一切,每每开口亦能命中,最后一句“你就是在距今一百年前杀死我。”不得不说,令我毛骨悚然,一种被预知的恐惧,对过往罪孽的彷徨,无法摆脱宿命的绝望。日本民族大多是信仰鬼神的,他们似乎更相信其中丑恶相报的部分,从而影响着作家的文笔,思想,甚至梦境。
人生于世,囿于世,结草为枕,最好的不过是在人情中逍遥自在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草枕的更多书评

推荐草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