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奴役之路》跳读索引

苏芒
2017-08-11 09:06:41

据说此书很绕,实则不过句子长些,语法复杂些,意思倒是简单明了。此书固然是绕不过去的重要著作,然则阅毕发现并不值得每章细读,颇有些鸡肋之感。姑且逐章取粹,稍加评批,是为索引,方便后来人跳读。推荐第八、第九和第十五章。

写在前面

在出版之时(1944年),这本书是异端。读Bruce Caldwell的介绍(非常长,可是我觉得可能比正文更有意思),得知当时没有出版社肯接收,除了保守主义(也就是19世纪古典自由主义)大本营:芝加哥大学。当我觉得作者论述了无新意的时候,我会提醒自己这一点。反潮流变成常识,不过需要一代人,可不是每个人都能等到那一天,至少在这一点上,哈耶克比很多人幸运。

第一到第四章:立靶子

介绍性文字。把主要靶子(集体主义与计划经济)立起来。可能因为引起的思考较少,没有留下任何笔记。想看论证的,可跳过。

第五、六章:计划经济 v. 民主法治

正如很多评论指出的,这本书的目标读者是目测要走向计划经济“深渊”的英国人民。基于此,作者默认作为英国制度基石的民主和法治是人们不想轻易放弃的,固而在第五、第六章论述计划经济对于民主、法治的侵蚀。

...
显示全文

据说此书很绕,实则不过句子长些,语法复杂些,意思倒是简单明了。此书固然是绕不过去的重要著作,然则阅毕发现并不值得每章细读,颇有些鸡肋之感。姑且逐章取粹,稍加评批,是为索引,方便后来人跳读。推荐第八、第九和第十五章。

写在前面

在出版之时(1944年),这本书是异端。读Bruce Caldwell的介绍(非常长,可是我觉得可能比正文更有意思),得知当时没有出版社肯接收,除了保守主义(也就是19世纪古典自由主义)大本营:芝加哥大学。当我觉得作者论述了无新意的时候,我会提醒自己这一点。反潮流变成常识,不过需要一代人,可不是每个人都能等到那一天,至少在这一点上,哈耶克比很多人幸运。

第一到第四章:立靶子

介绍性文字。把主要靶子(集体主义与计划经济)立起来。可能因为引起的思考较少,没有留下任何笔记。想看论证的,可跳过。

第五、六章:计划经济 v. 民主法治

正如很多评论指出的,这本书的目标读者是目测要走向计划经济“深渊”的英国人民。基于此,作者默认作为英国制度基石的民主和法治是人们不想轻易放弃的,固而在第五、第六章论述计划经济对于民主、法治的侵蚀。

哈耶克认为,计划经济于民主有碍,因为经济问题不同于政治问题,众人利益纷繁多样(即所谓偏好的中立性),不可能有一个“多数意见”,而计划经济要求有一份统一的全盘计划,这不可能通过民意代表机关的妥协协商来解决,唯一的办法是委派专家制定。专家专权,是反民主的。权力来源于人民(专家的权力间接来自于人民)本身并不能保证民主,而需将此权力时刻置于人民(或者民意代表)的监督之下。

我对此的看法是,把经济问题的多样性与“政治利益”(作者没有明确定义)的相对统一性相对立似乎并不成立,而下放权力给技术专家早已是现代国家管理不可或缺的部分。Non-delegation doctrine在美国名存实亡,大量各领域的重要政策制定由职业技术官僚完成,国会想要审查推翻它们的具体决定或规章也要经由像当初授权一样严苛的程序(参众两院通过并呈报总统批准),legislative veto是违宪的。我想,哈耶克心中的民主绝不是卢梭心中的民主,他不会认为美国的间接民主不是民主,毕竟英国是现代代议制民主的发源地。那么,计划经济因为会导致专家专权而对民主有碍的逻辑链条是不能成立的。

接下来,哈耶克试图论证:计划经济不可能容于真正的法治社会。法治与任意之治相对,而使每个人可以提前知道规则,有稳定的预期,从而可以各自作出生活、工作的安排。法律只能是工具性的(最典型的例子是汽车靠一边行驶),不能有目的(介绍章节中提及,为了促进自由本身而立法除外—比如反垄断法,但是芝加哥学派对反垄断法对自由经济的影响也是颇有微词的),尤其不能以侵害或促进少数目标人群的利益为目的。他举例说,即使劳资双方达成一致,通过的法律也将损害不可见的大多数消费者的权益。所以以促进公益为名的立法均非中立性立法,违反了法治的工具性原则。

问题在于,非中立性的立法在现代公共选择理论下是不可避免的,在任何问题上的多数决很可能都是在多个问题上logrolling(互投赞成票)的结果。况且确实存在不损害任何一方利益(即双赢、三赢、多赢)的目的性立法,比如侵权法中基于information forcing考虑而确立的责任分配原则,还有私人紧急避险的赔偿原则等—这些立法设计聪明、公平,且高效,我想不出有什么反对的理由。再者,非中立性的立法,只要目标明确,仍然可以提供稳定的预期。刑法就是典型的非中立性立法:它是为了惩处一部分人,保护另一部分人的,是带有很强的保护特定社会定义下的法益的目的性的。而刑法同时也是最可预期的法律,事实上,法不溯及既往以及模糊法律违宪这两项原则起源于刑法,也在刑法中贯彻得最为彻底。

或许只有已经认同了个人选择自由的绝对价值的人(自由至上主义者)才会有可能同意哈耶克的结论。但是,这岂不是也为立法设定了一个消极价值,一个绝对不能侵犯的目标?何况,每一个人都必然地偏好自由胜过于其他价值,比如更好的物质生活吗?结合哈耶克在第七和第十四章反复强调物质基础的重要性,尤其难以自圆其说。

第七、十四章:赚钱什么时候都是很重要的

我把这两章归在一起,因为它们都是强调物质基础的重要性的。第七章的侧重是论证计划经济会毁掉自由选择工作(炒老板鱿鱼和被老板辞退)的自由,而它是为第九章作铺垫的,因为第九章回答了第七章带出的问题:如果可以有“铁饭碗“(尤其是经历了大萧条之后),失去选择工作的自由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第十四章侧重鼓励年轻人不要蔑视商业和赚钱活动,因为无论观念如何变化,没有任何一个时代的人们会认为物质生活的倒退是一件好事。这又是与第八章遥相呼应的,因为第八章点出了让哈耶克极为担忧的现象:年轻人为寻求安定的“铁饭碗”,而不愿承担风险,更多地选择“体制内”的工作,而在“体制内”工作的年轻人,也成为婚恋市场上的热门。他在第十四章指出,许多因军事战争需要而生的体制内高薪岗位,随着战争结束,在和平年代里只能被裁撤,许多人会被下岗,或者被迫从事更低薪的工作。

鉴于这两章是为(我认为)全书最精彩的第八、第九章作铺垫和重述的,可跳过而直接读第八、九两章。

第八、九章:消极自由与安全稳定孰轻孰重

第八、九两章是我觉得全书最精彩的,即使今天来读,依然有切身之感。把它们归在一起,是因为第八章的前半段和第九章展现了“自由”与“安全”的对立—哈耶克试图论证,为何自由是更高的价值。

第八章的前半段看得我胆战心惊。比如以下这句:

The fact that the opportunities open to the poor in a competitive society are much more restricted than those open to the rich does not make it less true that in such a society the poor are much more free than a person commanding much greater material comfort in a different type of society.

哈耶克为何如此斩钉截铁地得出这个结论,我不得而知,因为他没有论证。但是如果理解哈耶克的自由至上主义立场,这个结论对于他来讲是“当然如此”的。哈耶克把自由定义为free from "brute (physical) force"。穷人有买豪宅游艇的自由,有不吃过期面包的自由—确实没有老大哥拿着枪顶着你做或不做这些事。但这样说话,没有任何设身处地的同情理解,近乎狡辩了。

可是第八章后面的内容,就很有意思了:集体主义的支持者,至少在英国,也并不是追求大锅饭式的“绝对平均主义”—他们的口号是“更”平等。这就产生了一个大难题:这个非大锅饭式的fairness到底以何为标准呢?哈耶克认为,决策者不可能有任何堪用的标准,这是因为:当人们试图指向fairness这样的词的时候,实际上是依靠一个个个体在自由市场(个人意志的交汇)中产生出来的,一旦自由市场消失了,reasonable person也就不见了,建立在理性人之上的公平标准自然也就消失了。

第八章的另一个亮点是:哈耶克指出在这样一个集权社会中,中产阶级,尤其是下层中产的尴尬地位:不是工人,也不是资本家,却因为受到的社会主义教育而蔑视与金钱(冒险)有关的工作,而选择稳定而又代表社会权势的工作(如公务员)。这就产生了一个奇怪的现象:社会主义国家的主人应是工人,最后权柄位置却由理论上不应存在的中产阶级占据。

第九章回应为何年轻人追求的安全、稳定是危险的。违反需求和价值规律的“铁饭碗“,在经历了金融危机的人们眼里,当然可能比自由更重要。但哈耶克指出,保障“铁饭碗”和稳定的最低工资政策和工会组织只是减少了最贫困的一群人口的就业机会(这是自由市场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了),指出employment at will其实是在没有奴隶和体罚的社会里,老板约束员工的唯一工具,效率的基本保证。

哈耶克承认,如果只是社会的一个群落(sector)进行军事化的改造(最典型的例子是军队,以绝对的服从换取绝对的稳定),本身是没什么问题的。但他犀利地指出,这些失去自由的人们,也会想让社会中剩余的自由群落失去自由。如果哈耶克的观察是准确的,或许就不难理解,现在的公务员,最稳定最受保障、也是最没自由的群体,为什么对于老百姓自由的被剥夺毫不在意。哈耶克认为,如果一个sector如此,尚可流动到其他自由的sector,若整个社会都一个萝卜一个坑,那就彻底沦为政治掌权者的鱼肉,整个社会彻底失去自由了。第八章以下这段话或可作诠释:

There will be no economic or social questions that would not be political questions in the sense that their solution will depend exclusively on who wields the coercive power, on whose are the views that will prevail on all occasions.

第十到第十三章:非虚构版《1984》、与论敌贴身肉搏

如果你读过《1984》或《论极权主义的起源》,这四章可以跳过。第十、十一章是对极权社会的道德(最无赖的混得最好,理论上的国际主义却导致汹涌的国族主义,善良的人以集体利益之名行龌龊之事)和意识形态宣传的一些观察。第十一章可以说是《1984》的简略非虚构版。

第十二、十三两章是全书中举例最多的,是与论战具体对象(而非抽象理论)的贴身肉搏。第十二章论述纳粹的社会主义根源。两种思潮都起源于德国的国族主义,与在一战中打败它的英国为代表的传统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相对抗,寻求一种理性化的、组织化的社会形态,并相信它比一盘散沙的个人主义要优越。德国为实现强国梦,成为欧洲的大一统者,做思想上的准备。鼓吹德国的英雄主义,与英国的市井商业价值相对抗。第十三章可能是全书最长的一章,把英国倾向于计划经济和集权体制的主要知识分子一一点出,认清谁是“隐身于我们中的极权主义分子”。不是同时代的人或者专门研究那一段思想史的,恐怕读了获益不多。

第十五、十六章:放眼国际

哈耶克在十六章短暂的结语中点出,第十五章放眼国际的讨论可能是超出了本书的主题。但鉴于盟军胜利在即,战后必将建立由盟军主导的新国际秩序,就姑且讨论一下吧。个人认为第十五章相当精彩,因为它精准地预言了战后几十年国际组织发展的大框架。

哈耶克指出,国家的社会主义化必将导致国家之间的竞赛,是威胁和平的因素。而妄想全世界劳工联合起来,建立全球的计划经济,更是不现实的,因为首先,人们很难接受牺牲自己的利益,服从调配,去救助和自己风俗文化相距甚远的他国人民。另外,如此大的权力集中在一个分配者手上,偏私几乎是必然的。再者,这种格局性的决策必将影响深远,比如原材料的全球分配,直接决定了一个产业的兴起和布局。在这种体制中,各个国家必然都会抱怨当下的计划和分配对自己不公平,而不满此种分配的成员国要反抗是很难的。

哈耶克对战后的国际秩序提出了自己的设想:全球需要组织起来,但是这个组织行使的仅仅是消极的权力,试图消除一切贸易保护主义的壁垒,而不是积极地制定全球发展的蓝图和规划。哈耶克颇有洞见地指出,像联合国前身这类的全球性组织,由于太多不同利益的组合与摩擦,必然是十分弱势的,应由经济文化相对一致的国家组成地区性的组织,更为有力。欧盟的发展史应该就是哈耶克理论无缝延展到现实中的一例。

多余的话

一篇索引也写了近5000字,或许太长了些,或许更加不应该有多余的话。可正如哈耶克试图在末尾预言战后国际秩序一样,在这个大变革的当口,所有想读、在读、读过这本书的友邻,都可能在思考一些关于我们共同的未来的大问题。愿我们持续思考,也能有所行动。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The Road to Serfdom的更多书评

推荐The Road to Serfdom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