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青春 8.6分

不过,是蚀骨的孤独而已

若水失荆州
库切在《Youth》里写道——长大是不是就等于长得丢弃了渴望,丢弃了激情,丢弃了灵魂中的一切强烈的情感?

  二十三、四岁,他刚读完大学,对那个地方,对从小到大生活的一个围城,心中的水——挣脱,不满,鄙夷,不舍,忍耐逐渐装满,在即将溢出来的那一刻飞往英国。然而希冀却也在浓重的雾气中渐渐褪去,失去激情。

  20岁,让我下定决心去往另一座城市。飞机降落在台北桃园机场,蜿蜒的灯火伴随夜幕,离我愈发的近。然而还不满足,22岁去往东京,23岁在釜山停留一个月。
然后,回来,一切都回到原点,继续储藏在这个小县城里,找一份有聊无聊的工作,上班,吃饭,上班,下班,吃饭,睡觉。时间凝固不动,唯一能清楚的感受到的是皮肤日渐松弛,哦,原来我已经那么老了。

  我不似他那么有勇气留在异国他乡。也如之前和长我7岁的朋友说到此事,他摆摆手,如果你没有能力生活在那边,谈什么出国,哪里都没有你想要有的绝对自由。

  主人公的专业是数学,心中却渴望着诗歌,时不时的摘录几个类似“perfervid”的单词,或在某个辗转反侧的深夜,或是曙光乍现的黎明,抑或是凌晨起来发现海棠花未眠,自然而然的写下一排排灵动的诗句。...>
显示全文
库切在《Youth》里写道——长大是不是就等于长得丢弃了渴望,丢弃了激情,丢弃了灵魂中的一切强烈的情感?

  二十三、四岁,他刚读完大学,对那个地方,对从小到大生活的一个围城,心中的水——挣脱,不满,鄙夷,不舍,忍耐逐渐装满,在即将溢出来的那一刻飞往英国。然而希冀却也在浓重的雾气中渐渐褪去,失去激情。

  20岁,让我下定决心去往另一座城市。飞机降落在台北桃园机场,蜿蜒的灯火伴随夜幕,离我愈发的近。然而还不满足,22岁去往东京,23岁在釜山停留一个月。
然后,回来,一切都回到原点,继续储藏在这个小县城里,找一份有聊无聊的工作,上班,吃饭,上班,下班,吃饭,睡觉。时间凝固不动,唯一能清楚的感受到的是皮肤日渐松弛,哦,原来我已经那么老了。

  我不似他那么有勇气留在异国他乡。也如之前和长我7岁的朋友说到此事,他摆摆手,如果你没有能力生活在那边,谈什么出国,哪里都没有你想要有的绝对自由。

  主人公的专业是数学,心中却渴望着诗歌,时不时的摘录几个类似“perfervid”的单词,或在某个辗转反侧的深夜,或是曙光乍现的黎明,抑或是凌晨起来发现海棠花未眠,自然而然的写下一排排灵动的诗句。
  他终究写不出来了,用不上这些词句。

  而我也是,总是在当时拍案叫绝时摘录一个短语,或有感于发写下一句话,,妄想着某天作为一本书的导言,一个章节的序言。是不是其实老早就埋下伏笔,我亦如他,逐流在这个名叫“生活”的时间里,连语言都失去了色彩。

  有什么证明自己还活着,无非是尿急了想要排尿,肚子饿了想要吃东西。有什么证明自己活的像个人,无非是顾及别人的眼光,继续扭捏着风骚的走向厕所,无非是假装矜持,浅笑着掩口小声说着,一点点就好。

  走入社会的晚青春时代,不过,是蚀骨的孤独而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青春的更多书评

推荐青春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