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言 流言 8.9分

到底是两样的——论“抄袭”

未芽

前言:反对抄袭狗粉丝断章取义,以张《更衣记》中某句话洗地,顺便拉张下黑水!

——————————正文——————————

至今还有人将旧时前人的“模仿借鉴”和今人的“剽窃抄袭”混为一谈,不禁骇笑。

在创作中借鉴模仿的前人及其作品,值得我们尊重吗? 如果,你一定要撇开时代背景和作者为人,那确实,李清照,曹雪芹,张爱玲……都会陷入抄袭丑闻,成为过街老鼠;唐七,于正,郭敬明之流若放在旧时,也许会得人青睐。 但撇开这两点,纯属强词夺理,栽赃前人。 从时代背景看,现今我们奔走呼号的“版权”理念,应该是从资本主义世界传来的,主要用来保护创作者的经济利益。相对的,责任也和作者紧密捆绑在一起。对创作者的保护和要求都有所提高,不得不说,“版权”是时代进步的产物。尤其是在太阳下真的已经没有新鲜事的当今,完全的创作不易,负责的创作者应该被保护。 中国旧时虽也有“版权”,但那更多是发行方出于垄断利润的要求,创作者的动机并不在于直接的经济利益,而在于传播思想才情,说得不恰当一些,便是“沽名钓誉”。如果自己的创作被人借鉴或是直接引用(不提原作者),作者会认为这是对自己作品的肯定和传播度的认证...

显示全文

前言:反对抄袭狗粉丝断章取义,以张《更衣记》中某句话洗地,顺便拉张下黑水!

——————————正文——————————

至今还有人将旧时前人的“模仿借鉴”和今人的“剽窃抄袭”混为一谈,不禁骇笑。

在创作中借鉴模仿的前人及其作品,值得我们尊重吗? 如果,你一定要撇开时代背景和作者为人,那确实,李清照,曹雪芹,张爱玲……都会陷入抄袭丑闻,成为过街老鼠;唐七,于正,郭敬明之流若放在旧时,也许会得人青睐。 但撇开这两点,纯属强词夺理,栽赃前人。 从时代背景看,现今我们奔走呼号的“版权”理念,应该是从资本主义世界传来的,主要用来保护创作者的经济利益。相对的,责任也和作者紧密捆绑在一起。对创作者的保护和要求都有所提高,不得不说,“版权”是时代进步的产物。尤其是在太阳下真的已经没有新鲜事的当今,完全的创作不易,负责的创作者应该被保护。 中国旧时虽也有“版权”,但那更多是发行方出于垄断利润的要求,创作者的动机并不在于直接的经济利益,而在于传播思想才情,说得不恰当一些,便是“沽名钓誉”。如果自己的创作被人借鉴或是直接引用(不提原作者),作者会认为这是对自己作品的肯定和传播度的认证。对于这是不是对自己创作的“侵犯”,他们所处的时代,还没发展到产生这种热烈讨论的程度。 而解决问题的关窍是,人品。 曹雪芹在世的时候,红楼梦各种抄本已经风靡书市。但这并没有给他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依旧“举家食粥”。但尽管如此,曹雪芹依旧坚持他的创作,直到他潦倒谢世; 而试问现在的唐七于正郭敬明们,假如无利可图,他们的创作能走多远? 建国后,张爱玲在尚未离开大陆之时,写了两部连载,《小艾》和《十八春》。迫于压力,作品含有违心而写的内容。这两部作品当时署名“梁京”,而不是“张爱玲”。 之后张经港赴美,将《十八春》大刀阔斧改为《半生缘》;至于《小艾》,张直言“很不喜欢”,彻底雪藏。 而上世纪末,陈子善又经“考古”,将《小艾》“挖掘”出来,且张的东家皇冠据此出版单行本《小艾》。张怒不可遏,直接将皇冠告上法庭,控诉其出版行为不尊重本人意愿。现在传世的《小艾》,也是张删改过的版本;《小团圆》、《少帅》也是张在遗嘱中下令烧毁的作品,今得以传世,皆是宋以朗的主张。 这都说明,虽然张自己也承认“财迷”,但她更是个“好面子”的人,对于创作,张有非常强烈的羞耻心,不好的东西,她压根儿就不想给人看,更遑论以此获利; 而如今的唐七于正郭敬明们,他们有这样的羞恶廉耻之心吗?他们有为了自己的创作尊严,而与资方决裂的态度吗? 其实还关乎创作水平高低,但这就众说纷纭了,不再赘述。如果你一定要怀疑曹雪芹张爱玲的创作水平,认为他们的创作除去模仿引用一无是处,或是认为唐七于正郭敬明乃不出世的奇才,偶尔拾人牙慧也无关紧要,我也不愿去与你争辩。 是的,就算穿越了,结局依旧不会改变,因为人品摆在那里。 旧时,版权意识不同于今,创作者并不以“模仿借鉴”为耻,他们的评判标准只有“好”与“不好”;假如这标准中也有“是否侵权”,他们绝对不会越雷池半步。然而,就算创作有了诸多限制,也根本拘不住他们的才华,杰作照样会诞生。 而唐七于正郭敬明们呢?你觉得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流言的更多书评

推荐流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