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过去,皆为序曲

果子林001

凡是过去,皆为序曲。——莎士比亚《暴风雨》

莎士比亚

向经典向名家致敬,向来是作家们的心头好。400年前“人类最伟大的戏剧天才”威廉·莎士比亚因其对人性的洞察、对人物极富表现力的生动描写,以及对语言的运用,对现代文学的奠基作用,威廉·莎士比亚已然成为人们心目中最伟大的作家之一。威廉·莎士比亚虽然与世长辞,但他的作品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据《好奇心日报》报道,在莎士比亚离世后,出现了大批莎士比亚迷、阴谋论者、弗洛伊德理论家、后殖民理论家、研究莎士比亚的小人物和来自至少八十种语言的读者(包括塞拉利昂被解救奴隶所说的克里奥语)。至于故居、与其有关的各场所、用品、饰品以及模仿者和追随者就更多了。英国霍加斯出版社为纪念莎翁逝世400周年,联手全球知名小说家共同“故事新编”,重新改编莎士比亚经典剧作。这一计划被称为的“新莎士比亚小说”,...

显示全文

凡是过去,皆为序曲。——莎士比亚《暴风雨》

莎士比亚

向经典向名家致敬,向来是作家们的心头好。400年前“人类最伟大的戏剧天才”威廉·莎士比亚因其对人性的洞察、对人物极富表现力的生动描写,以及对语言的运用,对现代文学的奠基作用,威廉·莎士比亚已然成为人们心目中最伟大的作家之一。威廉·莎士比亚虽然与世长辞,但他的作品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据《好奇心日报》报道,在莎士比亚离世后,出现了大批莎士比亚迷、阴谋论者、弗洛伊德理论家、后殖民理论家、研究莎士比亚的小人物和来自至少八十种语言的读者(包括塞拉利昂被解救奴隶所说的克里奥语)。至于故居、与其有关的各场所、用品、饰品以及模仿者和追随者就更多了。英国霍加斯出版社为纪念莎翁逝世400周年,联手全球知名小说家共同“故事新编”,重新改编莎士比亚经典剧作。这一计划被称为的“新莎士比亚小说”,而被誉为“加拿大文学女王”的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改编自莎士比亚生前最后一部戏剧《暴风雨》的《女巫的子孙》则是此“霍加斯•莎士比亚”经典改写系列中的第三部。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现年78岁的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是位多产的女作家,一生获奖无数,其中最富盛名的《盲刺客》获得布克文学奖,《使女的故事》改编为电影,《女巫的子孙》则入围百利女性小说奖长名单......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极为善长双线结构,剧中剧的形式,比如从前的《盲刺客》和现在的《女巫的子孙》。区分在于,前者是主角一名叫艾丽丝的老人对妹妹劳拉故事的回忆,剧中剧中劳拉爱上的逃犯阿历克斯为劳拉编的故事。每个人都有段回忆,这些回忆中的回忆,就像一个个平行世界,共同编织成一个爱恨纠结的难忘故事。

莎士比亚 暴风雨

《女巫的子孙》的主角是丧妻又丧女的独居鳏夫,曾经的戏剧总监菲利克斯。可怜的菲利克斯人到老年时却衰到极点,被背叛失去工作,还遭遇牢狱之灾,人生从里到外毁个一干二净。表面上看这是一个悲情故事,和莎士比亚原作《暴风雨》中的孤岛之上的良心发现、人性宽恕与希望重现完全不一样。但别忘了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笔下的主角是位戏剧大师,天生有“人生如戏,戏与人生”的想象力与表现力。于是,莎翁的《暴风雨》也自然成为这位戏剧大师心目中的救赎风雨。

高尔基 《海燕》

高尔基在《海燕》中讴歌那些在黑色暴风雨中“因为欢乐而号叫”的精灵们,而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在《女巫的子孙》中借菲利克斯展示出逆境中的人们永不认输、永不服输、永葆希望的坚韧和坚强。

对菲利克斯而言,自己的女儿米兰达就是他的精灵爱丽儿,在他的幻想中,一天天长大,他排演《暴风雨》也是因为自己如此入魔地思念女儿。最后,从美梦坠落回现实,但却在监狱中由囚徒完成了整部戏剧的排练----这又是怎样的反差和冲突,也让人感概作者的用心良苦和精巧构思。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善于从历史中构建新意象,中世纪的女巫审判,处死的大多是无辜的女性,而如今监狱中被囚禁的犯人却能化身为精灵,给人们带来美好和希望。并且书名便是《女巫的子孙》,这不能不说是作者深刻的写作企图。意大利作者希瓦娜·达玛利曾在幻想小说《最后的精灵》中借小精灵们之口说,“我们的命运应该是我们希望要怎么样的,而不是刻在石头上的。我们的命运就是我们的生命,不该是别人的梦想”,“总有一天,阴影会消散,冰霜会融化。 太阳会回来。 星星会再闪耀。 总有一天。”是的,梦想长存,希望永恒,如此,人生永不绝望,“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女巫的子孙》,既是向莎翁致敬,也是借这些庞大的线索和指向,挑战读者的想象。故事新编,创新的手法,新的寓意,同样光芒四射,甚至更加深刻和迷人。

2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4)

添加回应

女巫的子孙的更多书评

推荐女巫的子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