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肉如何从“偶像派”走向“实力派”

阿嘉

最近心理罪改编的电影就要上映了,许多原著粉已经恨不得把钱包递到发行商眼皮底下了,原著的名声早有耳闻,遂在豆瓣点了个想读,翻了下评论,许多人吐槽为什么要用李易峰搭配廖凡演出,这不白白浪费了一位影帝的才华吗?这就跟打王者荣耀一样,四个神级队友带了一个坑,无力回天。李易峰明眸皓齿,气宇轩扬,面如朗月,吸粉无数,偶像派小鲜肉,即使演技浮夸的大跌眼镜,粉丝依旧会举着牌子高呼,“李易峰!李易峰!我爱你!”鲜肉终究会叟,那些能够在沙场上顽强拼搏下来的实力派才会有一片立足之地。

说起中国演艺历史里的实力派,那么石挥就不得不提上案头,在石挥所处那个年代,小鲜肉远没有当今这么盛行,人们在剧场花钱看戏,享受的是故事所表现出来的矛盾冲突,而不是鲜肉带来的视觉体验。在此前的戏剧传统里“中国戏剧的取材,多数跳不出历史故事的范围,很少是专为戏剧这一体制联系舞台表演而独处心裁的独运机构。甚至同一故事,作而又作,不惜重翻旧案,蹈袭前人。”石挥的出现可谓是改变了这个历史,他不仅会刻苦钻研如何塑造出一个丰硕的角色,他无时不刻思考着如何改变戏剧当下冷清的场面。“大部分观众水准低落,只是喜欢看一些悲欢离合剧情曲折的...

显示全文

最近心理罪改编的电影就要上映了,许多原著粉已经恨不得把钱包递到发行商眼皮底下了,原著的名声早有耳闻,遂在豆瓣点了个想读,翻了下评论,许多人吐槽为什么要用李易峰搭配廖凡演出,这不白白浪费了一位影帝的才华吗?这就跟打王者荣耀一样,四个神级队友带了一个坑,无力回天。李易峰明眸皓齿,气宇轩扬,面如朗月,吸粉无数,偶像派小鲜肉,即使演技浮夸的大跌眼镜,粉丝依旧会举着牌子高呼,“李易峰!李易峰!我爱你!”鲜肉终究会叟,那些能够在沙场上顽强拼搏下来的实力派才会有一片立足之地。

说起中国演艺历史里的实力派,那么石挥就不得不提上案头,在石挥所处那个年代,小鲜肉远没有当今这么盛行,人们在剧场花钱看戏,享受的是故事所表现出来的矛盾冲突,而不是鲜肉带来的视觉体验。在此前的戏剧传统里“中国戏剧的取材,多数跳不出历史故事的范围,很少是专为戏剧这一体制联系舞台表演而独处心裁的独运机构。甚至同一故事,作而又作,不惜重翻旧案,蹈袭前人。”石挥的出现可谓是改变了这个历史,他不仅会刻苦钻研如何塑造出一个丰硕的角色,他无时不刻思考着如何改变戏剧当下冷清的场面。“大部分观众水准低落,只是喜欢看一些悲欢离合剧情曲折的戏剧,于是为了营业,话剧只得走上通俗化的道路。”这是石挥对当下话剧以及戏剧生存状况的思考,是为了利益降低作品的艺术性,用通俗化的语言以及夸张的肢体表演来取悦观众,还是为了自身的追求,一根筋的向着艺术的巅峰发展,这种两难的问题并没有难倒石挥,他制定了一套独有的演绎技巧,既有观众喜爱的感官体验又有剧本所表达的艺术性。或许观众并没有这么觉得,但石挥在这方面确实下过狠功夫,梅兰芳曾经这么评价过京剧:“大凡任何一种带有创造性的玩意儿,拿出来让人看了,只要还能过得去,这里面准时煞费苦心经营过的了。古装戏是我创制的新作品,现在各剧种的演员们在舞台上,都常有这种打扮,观众对它好像已经司空见惯,不足为奇。可是在我当年创造他的时候,却也不例外地耗尽了许多人的心血。”石挥对话剧以及戏剧的影响也是如此,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石挥的原名是石毓涛,1915年生于天津,不久迁入北平。1932年于蓝马一同加入了明日剧团。1940之前他默默无闻的戏剧界打拼着,端茶倒水,轮班替补,啥事都干,1940年8月他从北平来到上海,开始了他精彩的戏剧人生。1942年的时候,他在话剧《秋海棠》中饰演男一号秋海棠,创下了连续演出半年的记录,奠定了他在戏剧界的地位,此后他一直被人们称为“话剧皇帝。”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在他来到上海前,他丰富的演出经验,为他的话剧生涯打下了扎实的基础,1935-1936年期间他跟随“中国旅行剧团”四处演出,因其好友蓝马的相助,他得以在剧团中参演不同的角色,《放下你的鞭子》里的角色让他初露头脚,他塑造的最为有名的角色当属《雷雨》中的鲁贵,传闻他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时常出入于上流社会,可他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在乎的是贵族们的处事方式,他仔细的观察那些大宅门里富豪们的一举一动,观察他们的日常作息,白天观察完,晚上他就独自模仿,他的模仿可不是邯郸学步,他将富人们的神情仪态全部印刻在脑海里,细细揣摩过后,再加以个人的理解,运用到演绎当中,鲁贵这个角色被他演的神乎其神,许多观众看后暗自感叹,石挥就是鲁贵的化身。曹禺对他的表现无比的赞扬,他说:“石挥演的鲁贵,比我写的都好!”

《石挥谈艺录:把生命交给舞台》这本书集结了石挥在1937年至1956年公开发表在《新闻报》、《文汇报》、《369画报》等报刊上的文章、图片、访谈、曲谱、会议发言,以多种形态展现了石挥对话剧所做的贡献。通读完全书,石挥带给我一种“身处江湖之远,心系庙堂之高”的感觉,他不仅是一位优秀的演员,更是一位思想家。很少有人在锻炼自身演技时,还去思考周遭环境的变化。石挥出生比较清苦,做过许多脏活累活,栉风沐雨过后,机缘巧合之下,才来到了话剧团,起初他认为“话剧不过是管饭的玩意罢了”,随着他更深一步的进入这个行业,他方才觉得“话剧不是娱乐品。”书中,石挥阐述道,“话剧演员为了吸引观众的注意力,满足观众的感官体验,故意放大声调,夸张肢体表演,用降低身段的方式来博取观众的喜爱。”在石挥眼中,戏剧并不仅仅是一种娱乐,它是一种价值的传递方式,人们在水深火热的社会里生存,深陷其中,周遭的变化他们无从得知,而戏剧的表现方法,能够带动观众去思考生活的意义,反映出社会的残酷,给人们敲响一记警钟。

中国的戏剧能够走上正轨,石挥在其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他用他独到的理论,教导导演如何具备“创造力”、“权威”、“应付演员”,以及如何拍出一部具有社会意义的电影,而不是单纯的商业片。他还教导演员们,如何才能完美的抓住观众,如何才能在剧场上演绎出真实的形态,戏里与戏外如何融会贯通。石挥说:“不能使用鬼脸和滑稽动作,那是最下流的,虽然有时候做一个鬼脸可以抓住观众,但站在艺术立场上要不得!”石挥的严以律己,严以待人,影响了那个时期许多的演员,希望他对演绎的追求,能够在鲜肉身上传承下去,“偶像派”与“实力派”的距离,其实也就是这本书的厚度。

7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6)

查看更多回应(6)

石挥谈艺录:把生命交给舞台的更多书评

推荐石挥谈艺录:把生命交给舞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