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1不是牛2,牛2不是牛3(归纳,整理)

某某一

全书主要讲了两方面:当我们说话听话的时候,在哪些情况下我们可以利用语言作为交换知识,情感等的工具,在哪些情况下我们反而会被语言所利用。

语言是象征符号的方式中最发达,精巧,复杂的一种。譬如说,只要我们的神经系统注意到某一种动物,我们可能发出下面这种声音:“这是一只猫。”当我们感到需要食物的时候,我们会习惯性地发出声音道:“我饿了。”然而需要注意的是,一个符号与它所代表的事物之间并不一定有连带关系,符号并不能替代事物本身成为唯一的事实。我们可以说“我饿了”事实上一点不觉得饿。有人觉得“蛇”是一个丑恶,卑鄙而奸诈的字,因为蛇是“丑恶,卑鄙而奸诈的生物”,事实上,蛇并不奸诈。在文明社会里,宗教信仰,爱国心,意识形态......的象征标记往往会看得比宗教信仰,爱国心,意识形态......本身更重要。将符号与其所指的内容混为一谈,在不同的文化阶层上造成了相当严重的后果,聪明的人应该意识到符号并不是其所代表的事物,言辞并不是事实。

由此可以延伸出内向意义和外向意义。内向意义是指一...

显示全文

全书主要讲了两方面:当我们说话听话的时候,在哪些情况下我们可以利用语言作为交换知识,情感等的工具,在哪些情况下我们反而会被语言所利用。

语言是象征符号的方式中最发达,精巧,复杂的一种。譬如说,只要我们的神经系统注意到某一种动物,我们可能发出下面这种声音:“这是一只猫。”当我们感到需要食物的时候,我们会习惯性地发出声音道:“我饿了。”然而需要注意的是,一个符号与它所代表的事物之间并不一定有连带关系,符号并不能替代事物本身成为唯一的事实。我们可以说“我饿了”事实上一点不觉得饿。有人觉得“蛇”是一个丑恶,卑鄙而奸诈的字,因为蛇是“丑恶,卑鄙而奸诈的生物”,事实上,蛇并不奸诈。在文明社会里,宗教信仰,爱国心,意识形态......的象征标记往往会看得比宗教信仰,爱国心,意识形态......本身更重要。将符号与其所指的内容混为一谈,在不同的文化阶层上造成了相当严重的后果,聪明的人应该意识到符号并不是其所代表的事物,言辞并不是事实。

由此可以延伸出内向意义和外向意义。内向意义是指一个字词在我们脑海里引起的一切,外向意义不能用言辞表达出来,因为它就是那个字所代表的东西。内向意义往往因人而异,外向意义才有可能产生统一的想法。

再往内观想我们的认知过程,我们经验里的“物体”并不是“东西本身”,而是我们的神经系统与神经系统以外的东西相互作用的结果。我们通过词语向上抽象总结,形成了金字塔一样的层次结构。我们能够通过抽象化在某一层面上针对一些事情进行有效讨论。然而,向下具体定义比向上抽象定义更使人信服,理解,感动。书中有提到:“有趣的谈话和写作,以及清晰的思想和随之而来的和谐心境,都需要高级抽象阶层与低级抽象阶层,语言与现实不停地互动发挥作用。”抽象阶层的混乱,使得谣言俞传俞夸张。与经验中真实“事物”相比较,语言属于更高一些的抽象阶层。有些人忍不住要向更高的阶层上走,从报告进展到推论,从推论进展到判断。对此,书中有个很生动的例子。报告:“周婉贞上周六晚上直到夜里两点才回家。"推论:“我敢担保她一定是在外面鬼混。”判断:“她是个一文不值的贱女人,我第一眼看见她就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不立刻作出任何反应,是一个人已经到达成年的表示。这种“不立刻作出任何反应”我理解为“分清事物的具体,抽象层次”。由于错误的教育,不良的训练,幼年时可怕的经验,陈腐的传统信仰宣传,以及生活中其他因素的影响,我们每个人的精神里会都有“不健全的领域”或者说是“幼稚的领域”。譬如说,有些人因为小时候的一些经验,一看到警察就会惶恐不已;她们脑子里“可怕”的警察代替了外面世界里任何人都看不出有什么可怕的警察。要消除这种“幼稚的领域”,有两种办法,其一是深刻地认识到,言辞与它们所代表的事物之间并没有“必然联系”。其二是注意抽象化的过程。

识字的人的愚妄可能比不识字的人的愚妄更难对付,太过注重言辞会导致语言变成人们与现实之间的藩篱。其理由可以用一个名词“内向观点”来解释,即:只根据言辞而不是根据言辞所代表的事实去采取行动。举“上教堂的人”这个名词作为例子。这个名词本身一点也没有提及“上教堂的人”的性格,这个名词可以用到很多人身上:有的好,有的坏,有的副,有的穷......然而这个名词的内向意义则是另一回事。“上教堂的人”含有“好的基督徒”的意思,“好的基督徒”含有对妻子和家庭忠诚,对孩子慈爱,以及其它许多值得赞美的性格,如果再根据二元价值观点,这些意思又包括了凡是不上教堂的人可能就没有这些好性格的意思。书中讨论了四个影响增强我们内在观点的方面:教育,流行小说,广告和电视。许多人在离开大学最初十年,特别容易感到痛苦,失望和恼恨。这些人在大学四年中分不清指示性语言和说明性语言。专以“善必胜恶”,“我国政体保证人人机会平等”等话为行动准则的人不可能不在实际生活中受到可怕的打击;阅读流行小说时既不需要与现实作任何对照,也不需要仔细观察周围现实,这种故事所走的路线正是早已建立起来的内向观点路线,既舒服,又容易;在广告评价的过程中,情愿以言辞为依据而不情愿以事实为依据是一个严重的病症。不得不承认,电视塑造了共同的,鲜活的人类经验,总是围绕浅薄,二元的观点打转。

书中很精彩地分析了当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时,我们走向神经衰弱的五个步骤,原文是这样写的:“第一步,面对一个特殊问题,他们都已学会老是选择一个固定的步骤的习惯。第二步,发现情形已经改变,原来的决定不能产生预期的效果时,他们便会感到非常震惊。第三步,不论是由于震惊,焦虑还是失望,他们会凝固在原来的决定上,不顾结果,继续选择那条路。第四步,他们开始发怒,不肯再作出任何行动。第五步,当外界压力迫使他们非得选择一条路不可时,他们会再次作出原来熟悉的决断,从而再碰一下鼻子。”我们需要牢记“牛1不是牛2,牛2不是牛3”这一外向观点规则,防止我们在内在思想里转来转去,防止我们作出自动反应,防止我们去研究那些“无法解决”的问题,防止我们不断地重复旧的错误。

在书快结尾的部分,作者提出“人生中唯一可能有的安全,就是来自内向的主动安全:这种安全的泉源便是一种从无穷多元价值观点得来的伸展自如,灵活无比的心境。”一个思想成熟的人知道言辞从来不会把所有的事物完全描述出来,故就能适应“不测”。一个有智慧的人并不是对所有事物都“完全了解”,可是他并没有感到不安全的情形。我是这样理解这句话的:我们所求的安全,要建立在一种内心和外在秩序(外在观点)之上,遵循‘牛1不是牛2,牛2不是牛3’的原则,从而从根本上否认内心中某个无法争辩的事实,从根本上推翻内心中固化的言辞。作者指出一些不快活的人,对什么都不完全知道,却又希望自己能完全知道。由于不知道所有事情的答案,所以他们总是会感到焦虑,总是想找到一个能够永远消除他们焦虑的答案。这些人有时会因为遇到一个自己认为丝毫不差的思想系统而兴奋不已,非常热心地将这个消息告诉每一个熟人,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问题已经有了圆满的答复了。对于这种行为的原因,可以追溯到幼年时期,我们所受的教育并未交给我们独立自主,等我们长大成人后,虽然生理上已经成熟,但感情上还没有成熟。无论我们活到多大岁数,我们还是会继续需要一个代表父母亲的记号:一样可以安慰我们而且具有权利的东西,无论我们需要什么答案都可以向其求救。

最后,对于阅读可以怎样帮助我们得到外向观点(促成健全的心理),作者做出了解释。文学影响我们的人生,靠了它内心的办法,使我们注意到以前常被忽视的事实,新的感情和新的事实推翻了我们的内向观点,我们盲从附和的现象也就随之消失。有外向观点的人不受言辞的操控,而受自己看到言辞所指出的事物的操控。一个在街头捡烟头的人,除了烟头,极少会看到周围流动不息的人群。在许多人心目里,发生一件事只不过是发生一件事而已。除非一个人知道要在经验里找寻什么,否则他的经验往往对他毫无意义。除非有人把我们的眼睛打开了,要不我们大家都只会闭着眼在世界上乱转圈子。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语言学的邀请的更多书评

推荐语言学的邀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