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 8.2分

伤口上撒下的那一把盐

沈一默

没看过孙频的《疼》不知道那些故事有多痛,但这《盐》我能确定必然是伤口上撒下去的那一把。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孙频的文字,却在第一时间陷身其中。孙频的小说太残酷,写尽了人世间的悲哀,让人有一种溺水般缺氧的眩晕以及胸口炸裂的痛感。我不知孙频曾经经历过什么,不想也不愿去探知这些隐秘,只是在她的文字中,那种对女性卑微、仓皇生命的描写,总会让我觉得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但也是一个有着坚定内心以及悲悯情怀的人。

没有悲悯是写不出这样饱含着血泪却又深情内敛的文字的。然而只有悲悯却还不够,还需要一颗敏感的心去体会那些千回百转幽微暗弱的心思,需要一支生花的妙笔,把这一切写的如最锋利的剑,刺痛你的灵魂。

孙频也许是个带有些许悲观的人吧,因为她的故事是全然的悲剧,很少能看到救赎。鲁迅说“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但在孙频的笔下毁灭的事物甚至称不上有价值。《乩身》里的常勇和杨德清一个是...

显示全文

没看过孙频的《疼》不知道那些故事有多痛,但这《盐》我能确定必然是伤口上撒下去的那一把。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孙频的文字,却在第一时间陷身其中。孙频的小说太残酷,写尽了人世间的悲哀,让人有一种溺水般缺氧的眩晕以及胸口炸裂的痛感。我不知孙频曾经经历过什么,不想也不愿去探知这些隐秘,只是在她的文字中,那种对女性卑微、仓皇生命的描写,总会让我觉得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但也是一个有着坚定内心以及悲悯情怀的人。

没有悲悯是写不出这样饱含着血泪却又深情内敛的文字的。然而只有悲悯却还不够,还需要一颗敏感的心去体会那些千回百转幽微暗弱的心思,需要一支生花的妙笔,把这一切写的如最锋利的剑,刺痛你的灵魂。

孙频也许是个带有些许悲观的人吧,因为她的故事是全然的悲剧,很少能看到救赎。鲁迅说“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但在孙频的笔下毁灭的事物甚至称不上有价值。《乩身》里的常勇和杨德清一个是瞎子一个是流浪汉,没人在乎他们的生死,甚至他们自己也承认自己是这个县城里最烂最不干净的人。《东山宴》里的阿德是个傻子,但傻子至少还有人爱,采采有的只是嫌弃。《无相》中的于国琴的诚惶诚恐谨小慎微,为了一点点生活费可以忍受性骚扰忍受失去尊严。

在孙频的小说里,她所描绘的大多是这些卑微弱小的人物,他们在命运的重压下挣扎反抗,但命运对他们却没有半点怜惜。所以常勇能够义无反顾的引火自焚,因为对于她而言,活着是一场磨难,所有爱她怜她的人都已死去,死对于常勇是凭着自己的力量冲出了自己的地狱。小说残酷到让人不忍卒读,然而泪却滴不下来。

黄土高坡的窑洞里住着贫穷残破的一家人,但在采采看来,这已经值得嫉妒。采采的父亲打她,母亲改嫁不要她,世界这么大,却没有可以容纳她的地方。谁说傻子就不悲哀,阿德总惦念着死去的母亲,总在别人说死了就是没了时嚎啕大哭。当照顾她爱她的奶奶白氏也去世了以后,当采采终于可以不必嫉妒他作为一个傻子也还是有人爱的时候,阿德却自己杀死了自己。小小的他想要钻进奶奶的坟堆里,想要去地下找他最亲近的两个人,可是堆起新坟的土是那么松软,小小的洞穴塌下来,埋住了阿德的头。没有长大,没有救赎,没有因为年幼而给予的温柔相待,在孙频的小说世界里,命运对所有人一视同仁。

在大的悲剧的基调之下,孙频挥动着她凛冽的文字,如刀割般让人血流成河。痛到极致甚至会带着一丝快感。在《东山宴》里,孙频写白氏去找孙子阿德,“拿起手电筒向着那黑暗处劈了一刀,黑暗处裂开一道口子,黄色的土地和绿色的树像场子一样从里面翻滚滚出来。”在《因父之名》里,孙频写父亲捡起被女儿负起扔开的白裙子,“他慢慢挪到床前,盯着那团白色的东西看了半天,然后用一只手缓缓地把它捞了起来,仿佛它是刚在血泊里浸泡过的,湿漉漉、血淋淋的挂在他的那只手上”。

这些如刀锋般的文字似乎真的沾着鲜血,沾着命运蚕食弱者后嘴角流下的鲜血。于是我们在悲恸震惊之余还带着些许的恐慌,因为这里不是我们熟悉的世界。我们的世界有着光和热,爱和温暖,阳光下站久了我们忘记这世上还有阴影存在。阴影一直存在,只是书写它需要许多许多的勇气,才能让自己不被这黑暗吞噬掉。

就像看了《活着》才知道活着的意义,麻木的久了,也该往伤口上撒一把《盐,》疼痛里证明我们还有跳动的心和未冷的血。

1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5)

添加回应

盐的更多书评

推荐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