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话,至少别忘了思想

l兰台万卷l

“他说《一九八四》在缅甸被禁,因为它可以被解读为对这个国家运作机制的批评,掌权的将军们不喜欢批评。因此,他告诉我,我在缅甸不太可能遇到很多读过这部小说的人们。他们有什么必要去读?他说,他们已经每天生活在《一九八四》里。”艾玛•拉金的寻找奥威尔之行描绘了军政府独裁治下缅甸的现实,以他者视角记录了缅甸的民主化进程。文学与历史的关系很奇妙,历史的荒诞常常弥合虚构与现实之间的鸿沟,不知奥威尔是否曾预知,他虚构的小说有一天会在小说书写地缅甸成为现实,而现实中的“老大哥”也同小说中的“老大哥”一样反复去修改历史。总的来说,缅甸威权统治与苏联、东欧国家并没有太多差异,如果说有不同,也就是缅甸军政府独裁时间更长,而其他手段比如迫害政治犯以打压国内民主化运动,利用情报机构严格监控人们言论与生活,严格对新闻出版进行审查以控制思想舆论,这些极权制度中的通行做法缅甸军政府只是落实地更严格而已。缅甸军政府控制军队,手无寸铁的民众根本没有对抗可能,但极权体制也有自身恐惧,他们恐惧民众的言论和思想。恐惧可以让民众谨慎言行,体制吸纳同流者组成无所不在的庞大控制机构,就产生无所不在的恐惧。《1984》老大哥成功控制...

显示全文

“他说《一九八四》在缅甸被禁,因为它可以被解读为对这个国家运作机制的批评,掌权的将军们不喜欢批评。因此,他告诉我,我在缅甸不太可能遇到很多读过这部小说的人们。他们有什么必要去读?他说,他们已经每天生活在《一九八四》里。”艾玛•拉金的寻找奥威尔之行描绘了军政府独裁治下缅甸的现实,以他者视角记录了缅甸的民主化进程。文学与历史的关系很奇妙,历史的荒诞常常弥合虚构与现实之间的鸿沟,不知奥威尔是否曾预知,他虚构的小说有一天会在小说书写地缅甸成为现实,而现实中的“老大哥”也同小说中的“老大哥”一样反复去修改历史。总的来说,缅甸威权统治与苏联、东欧国家并没有太多差异,如果说有不同,也就是缅甸军政府独裁时间更长,而其他手段比如迫害政治犯以打压国内民主化运动,利用情报机构严格监控人们言论与生活,严格对新闻出版进行审查以控制思想舆论,这些极权制度中的通行做法缅甸军政府只是落实地更严格而已。缅甸军政府控制军队,手无寸铁的民众根本没有对抗可能,但极权体制也有自身恐惧,他们恐惧民众的言论和思想。恐惧可以让民众谨慎言行,体制吸纳同流者组成无所不在的庞大控制机构,就产生无所不在的恐惧。《1984》老大哥成功控制住人们的思想,但现实中的独裁者却没有这么强大的能力,它可以监视人们的公开交谈,但控制不了人们思考,人民很聪明,正如米沃什《被禁锢的头脑》中所写的,大家都学会了表演,听假话者知道说话者在说假话,说假话者也知道听假话者知道他在说假话,没有人捅破,维持一种台面上的平衡,但如果有一天,一个不谙世事的孩童喊出那句“皇帝什么衣服都没穿”,这体制也就走到尽头。为了统治,缅甸军政府的恶行让人痛恨,缅甸人民遭受不幸,现在来看,这不幸的历史已将终结,如果说万恶的英国殖民者留给缅甸人们留下什么有价值的遗产的话,那就是缅甸民众心中的民主记忆,近一个世纪的民主渴望已现曙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在缅甸寻找乔治·奥威尔的更多书评

推荐在缅甸寻找乔治·奥威尔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