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叔 皇叔 8.1分

今日一场大风,可谓酣畅淋漓

Cured.

不瞒所有人说,就在五个月以前,我还可以勉强称的上是某七粉。

或许至此就有人觉得我是瞎了狗眼。

然而实际上,我也真是瞎了。

我以前认为某七抄袭,不过是捕风捉影,毕竟天下文人是一家,文风方面思想方面很容易产生所谓共鸣。

在高中时期其的小说盛行的时候,基本上买了个足,然而我却不知大风是何人。(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之前不看耽美)

而大风也因为许多有像我一样的读者存在,虽然不曾有恶意,但却在实际行动上无形的助长了抄袭者的威风。

看到三生的时候,觉得这是个好故事,文风也轻松,鄙人粗俗,也未曾在意过其中文字与文法的漏洞,闲人一个,无事刷书。

在上大学的第一年我已不读某七,专心读些那些被称之为名著的书。听说某七三生抄袭桃花债,便去读了桃花债,实际未果,且不说当时是带着有色眼镜,我当时与许多现在仍然某七的人一样,只是不愿承认自己迷了那么久的人竟是抄了人家的东西。

我在心里为她辩白的时候似乎也在说服自己,其实这是一个心理怪谈。为什么人已心知肚明,还要假装看不出。

不愿承认自己错误过,或...

显示全文

不瞒所有人说,就在五个月以前,我还可以勉强称的上是某七粉。

或许至此就有人觉得我是瞎了狗眼。

然而实际上,我也真是瞎了。

我以前认为某七抄袭,不过是捕风捉影,毕竟天下文人是一家,文风方面思想方面很容易产生所谓共鸣。

在高中时期其的小说盛行的时候,基本上买了个足,然而我却不知大风是何人。(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之前不看耽美)

而大风也因为许多有像我一样的读者存在,虽然不曾有恶意,但却在实际行动上无形的助长了抄袭者的威风。

看到三生的时候,觉得这是个好故事,文风也轻松,鄙人粗俗,也未曾在意过其中文字与文法的漏洞,闲人一个,无事刷书。

在上大学的第一年我已不读某七,专心读些那些被称之为名著的书。听说某七三生抄袭桃花债,便去读了桃花债,实际未果,且不说当时是带着有色眼镜,我当时与许多现在仍然某七的人一样,只是不愿承认自己迷了那么久的人竟是抄了人家的东西。

我在心里为她辩白的时候似乎也在说服自己,其实这是一个心理怪谈。为什么人已心知肚明,还要假装看不出。

不愿承认自己错误过,或者说,不想承认自己确实是比别人差的。

我依旧看了三生电视剧,为电影贡献了票房,我无法成为谁的水军,作者或者演员,我不是脑残粉,我戴不了滤镜也不能再为曾经的自己洗白。

我只能说真的烂。

我也曾动过几下笔头,将脑里的思路汇成一个故事,那时方知写好一个故事真的很难,它不单单是靠模仿一个人的文风,一个人写下的台词就能做到的,字里行间透漏的应该是一个人灵魂里的东西,如若你不具备这个东西,做再多也不会拥有。

某七当然不愿承认,当年的走狗已经成了天狗。被戴过花环的人,即使最后知道那花环不属于自己,也不愿摘下吧,有的人坦然,只有一些遗憾。因为别人的荣耀加身,不会是荣耀,而是负累 。

而有些人,她守着那个光环,生怕别人夺去,拼命地证明自己,一遍一遍的提醒着自己,甚至不惜中伤那个本该拥有光环的人,转眼之间已成过街老鼠。

我无法评论一个人的文笔好坏,毕竟才疏学浅,然而,真正遗憾的是,有些人失了初衷了,所争所夺的,却是别人不需要也不在意的东西。到最后,过不好的是自己的生活。

如果文字里面没了灵魂那不过是拼凑在一起的空洞躯壳。

世人皆有眼有耳,就算这些都没了,就算法律上的正义也失去了,思想不腐朽,一切就住在心里。

至此算是反省也是感悟。

今日刚看完皇叔,不知怎的总觉得内心难过。

其中一点要感谢大风点醒。

我爱读书,许多书,名著也是小说也是(包括网络小说),在大学期间险些陷入误区,总以为自己喜爱的古言之类皆是俗物,不宜贪多。

而大风则说个人喜好而已。

文章本无高低贵贱,只分真心假意。

这样的大风,我怎能不喜。阳春白雪,下里巴人,我喜欢的,就是好的。

感叹文字这个东西,只是看过,心里就自有定夺。

我不会臣服于某人,却能臣服于文字。

真正的胜利从来不是靠解释辩说得来的,一如书中景卫邑,不争不夺,几经转折,总能求得安逸,可在此之前总也要经历点什么。

只是个小透明,能做的唯有买下大风的所有书,以表歉意。

至此,突然想起一句不合时宜也颇不文艺的话——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皇叔的更多书评

推荐皇叔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