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种反面乌托邦

李避蛮

三种反面乌托邦

——读《我们》

《我们》、《美丽新世界》和《1984》分别成书于1921、1931和1949年,在这个工业化高度发展,同时斯大林体制日益膨胀的时代。我们不难看出三者的共同点:在某个时期的未来,世界走向了一个扼杀自由与人性的共同点。这彼此独立的三个世界有着相似的特点,他们最终指向一个共同目的——尽可能地压缩个人的自由,让它不复存在。

其中《我们》最有开创性,充满叙事的张力;《美丽新世界》则灌注了生理学和心理学知识,显得富有理性和条理;而《1984》毫无疑问,是这三本里最好的一本书,奥威尔用恰到好处的节奏展现了极权体制下的压抑和绝望。

在三种反乌托邦的未来模式中,《美丽新世界》无疑是最难打破的一种模式,但也是最不可能出现的一种形式。在这个模式中,人出生便被灌输顺从的心理暗示,于是人被分为多等——这种等级没有任何人为因素,就如同上帝一般冷酷无情,而每个人又乐呵呵的,沉醉在无边的幸福中。——更可怕的是,这种状态会无边无沿地继续下去,除非有个什么外星人打破地球这种病态的循环,或者野蛮人们突然强大到可以打败城市人(可能性也许比前者更小)。这种统治没有目的,没有情感,不是专为某...

显示全文

三种反面乌托邦

——读《我们》

《我们》、《美丽新世界》和《1984》分别成书于1921、1931和1949年,在这个工业化高度发展,同时斯大林体制日益膨胀的时代。我们不难看出三者的共同点:在某个时期的未来,世界走向了一个扼杀自由与人性的共同点。这彼此独立的三个世界有着相似的特点,他们最终指向一个共同目的——尽可能地压缩个人的自由,让它不复存在。

其中《我们》最有开创性,充满叙事的张力;《美丽新世界》则灌注了生理学和心理学知识,显得富有理性和条理;而《1984》毫无疑问,是这三本里最好的一本书,奥威尔用恰到好处的节奏展现了极权体制下的压抑和绝望。

在三种反乌托邦的未来模式中,《美丽新世界》无疑是最难打破的一种模式,但也是最不可能出现的一种形式。在这个模式中,人出生便被灌输顺从的心理暗示,于是人被分为多等——这种等级没有任何人为因素,就如同上帝一般冷酷无情,而每个人又乐呵呵的,沉醉在无边的幸福中。——更可怕的是,这种状态会无边无沿地继续下去,除非有个什么外星人打破地球这种病态的循环,或者野蛮人们突然强大到可以打败城市人(可能性也许比前者更小)。这种统治没有目的,没有情感,不是专为某一人或某一阶级服务,它可以说在由一个庞大的无机的社会机器统治,这种无目的的未来模式几乎只存在于文学。

《1984》则突出了特权阶级掌握权力后,一种病态的揽权。——但结果是两败俱伤,这种统治模式连特权阶级的利益都伤害了。历史不存在,过去不存在,只有大洋国和党。而崇拜的“老大哥”不过只是一个统治工具,一个象征性符号。不过,这种模式突破的可能性实质上还是很大的,虽然小说结尾是悲剧式,但正如文中所言,总有黑暗里的一些声音会聚集起来,最终推翻这个极权政党。

而在《我们》中,这个极权集中在了一些人手里——观护人和造福者。《我们》中,集体被无限放大,个人被缩小到近乎于零,从而达到了统治阶级对被统治者更好的管理。以主人公为例,即使他为了爱情干了许多违反一体国法律的事情,甚至还参与了政变,一体国神圣不可侵犯,“我们”高于一切、理性高于一切的思想还根植在他脑内。机缘巧合,叛变失败了,他接受了必须做手术的事实,手术完毕,他将曾经爱到发疯的女性推上冰冷的断头台。

小说的语言风格也反映了主人公的内心变化,由刚开始“这样一片万里无云、湛蓝无暇的天空”这种陈述事实式的干燥语言,到后来“沉甸浓密的绿水”、“夕阳的粉红色鲜血”这样色彩感十足,吸足了情感之水的词句,他正由一个理性的数学家变得感性,变得诗意——但一体国的回音从未从他脑海淡去。在他切割完想象力(一颗微小的肿瘤)后,自然和爱情之火消弭,又回到了那种语言——无机切割式的语言,没有比喻、没有修饰,生冷坚硬。

扎米亚金将目光放到了一件迄今为我们带来无数好处的东西上——理性。在这里,造福者利用理性统治人民,利用理性抹杀自由、自然和想象力。同时理性诞生出的科技,也在帮助极权者更好地实施残酷统治。

而我们应该思考的是什么?理性和感性,谁对人类来说更重要?科技的发展将如何对待,它是否就如图那个从瓶子里放出来就再也塞不回去的,那个自称神的魔鬼?我们还应当注意自由的价值,这是我们整日挂在嘴边,却从未真正去想它到底是什么的东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们(精装插图典藏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们(精装插图典藏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