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恋时代 自恋时代 评分人数不足

“自恋”是一种病,你要治么?

后浪
【自恋】(英语:narcissism):
形容自我陶醉的行为或习惯。如果没到极端的情况,自恋被视为健康心理的重要元素。
在心理学和精神分析学上,过度的自恋可以变成病态,或者会有严重人格分裂/不正常的表现,例如自恋人格分裂。这个字眼通常带有贬义,代表夸张、自满、自负、自我、或自私。当用在一个社会团体的时候,它通常代表精英主义,或者对他人疾苦的冷漠或不闻不问。
——来源:百度词条

“自恋”是现代人很熟悉的一个词语和现象,以上是百度词条搜索出来的“自恋”的相关内容,但美国心理学教授 简·M.腾格(Jean M. Twenge)和W.基斯·坎贝尔(W. Keith Campbell)曾提出这样一个概念 ——“自恋流行病”。

对于“流行病(epidemic)” 一词,《韦氏大词典》(Merriam-Webster's Dictionary)这样形象地解释道:“有可能会影响到……乃至超出寻常数量的大批人口”,也就是说,“自恋”像疾病一样,也是由...



显示全文
【自恋】(英语:narcissism):
形容自我陶醉的行为或习惯。如果没到极端的情况,自恋被视为健康心理的重要元素。
在心理学和精神分析学上,过度的自恋可以变成病态,或者会有严重人格分裂/不正常的表现,例如自恋人格分裂。这个字眼通常带有贬义,代表夸张、自满、自负、自我、或自私。当用在一个社会团体的时候,它通常代表精英主义,或者对他人疾苦的冷漠或不闻不问。
——来源:百度词条

“自恋”是现代人很熟悉的一个词语和现象,以上是百度词条搜索出来的“自恋”的相关内容,但美国心理学教授 简·M.腾格(Jean M. Twenge)和W.基斯·坎贝尔(W. Keith Campbell)曾提出这样一个概念 ——“自恋流行病”。

对于“流行病(epidemic)” 一词,《韦氏大词典》(Merriam-Webster's Dictionary)这样形象地解释道:“有可能会影响到……乃至超出寻常数量的大批人口”,也就是说,“自恋”像疾病一样,也是由某些特定因素引起的,会通过特殊渠道进行传播。

以下内容编辑整理于《自恋时代》


我!我!我!这是一个标榜自我的时代!

○ 文/ 简·M.腾格 & W.基斯·坎贝尔

自恋随处可见,无处不在。

我们收集到来自3.7万名大学生的数据显示,自20 世纪80 年代至今,自恋型人格特质的增长速度同肥胖症不相上下,其中女性的增长尤其明显。

自恋的增长速度越来越快,其中21 世纪初期的增速较之前几十年更快。截至2006 年,有四分之一的大学生承认,自恋特质标准测量中的绝大部分项目都在他们身上有所体现。

更严重的是,自恋型人格障碍(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简称NPD)——临床医学对于自恋特质的诊断——也比人们过去认为的更加常见。

在20岁左右的美国人中,将近十分之一的人会出现自恋型人格障碍的症状;而在所有美国人中,这一比例则是十六分之一。然而,这些惊人的数字也只不过是冰山一角,潜伏在更深层的是,自恋型文化正在将越来越多的人拖入自恋的“深渊”。

自恋流行病如今已经蔓延至整个美国文化,既影响着自恋者,也影响着那些自我中心程度较低的人。

○ 自恋是一种心理文化上的问题,而不是生理上的疾病,但是两者的模式却极为类似。本书的编排就是以这种模式为基础,逐一说明自恋流行病的诊断、根源、症状和预防措施。

如同肥胖流行病一样,自恋流行病影响人的方式也不尽相同。即使是那些自我中心程度较低的人,也会发现那些充斥在电视、网络,以及亲友、同事交谈中的自恋行为。

引发2008 年金融危机的次贷危机,其中部分原因就是过于自负的购房者们自认为可以买得起超出负担能力的昂贵房子,同时贪婪的贷款机构愿意拿别人的钱来冒险。

不管怎样,自恋流行病已经深深地影响了每一个美国人。过去几年间,“自恋”已经演变成一个流行语。

正如《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所说的那样,自恋“已经成为专栏作家、博客主和电视心理学家惯用的说法。我们喜欢为他人的冒犯行为贴上标签,以区分自己与他们的不同。

“自恋狂”是我们现在最喜欢用的词”。尽管目前“自恋”已经成为广为流行的标签,但是除了学术期刊文章以外,有关自恋我们却很难找到经过科学证实的其他信息。

○ 大多数有关自恋的网站都建立在猜想、个人经验以及生涩难懂的心理学分析理论基础之上。

克里斯托弗·拉什(ChristopherLasch)01 于1979 年出版的畅销书《自恋文化》(TheCultureofNarcissism)尽管十分引人入胜,但在其成书之时,有关自恋者人格类型和行为的严肃研究尚未开始。之后,一些著名的心理治疗师通过对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个体案例研究,创作了《自恋》(WhyIs It Always About You?)、《让自己远离生活中的自恋者》(FreeingYourself from the Narcissist in Your Life)等有关自恋研究的著作。这种方法虽然很重要,但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科学数据在研究中的重要性。

在本书中,我们采用了一种不同的方法,描述在广泛的科学研究之中,自恋者的真实状况以及他们行为背后的原因。

○ 对待自恋这样复杂的问题,首先应该从实证研究着手。

“自恋”是一个容易引起人们注意的字眼,因此我们不会轻易使用它。

在书中,我们讨论了一些有关自恋型人格障碍的研究,但 焦点 主要还是关于一般人的自恋人格特质即那些远没到必须进行临床诊断,但是会给个体本身和他人带来危害的行为和态度。

实际上,这种所谓的“一般型”自恋由于较为常见,带来的危害可能会更大。当然,我们在书中讨论的大部分内容对于那些患有自恋型人格障碍的人也同样适用。

自恋绝非仅仅是一种自信的态度,或者对于自我价值的健康感受。就像我们在第二章和第三章中所探讨的那样,自恋者所表现出来的是自负,而不只是自信,并且——与绝大多数自尊心较强的人不同——自恋者对于情感上的亲密关系一点儿也不在乎。

在书中,我们也会讨论关于自恋的一些讹传,比如“自恋者缺乏安全感”(他们通常是不会的),“在当今社会,自恋是取得成功的必备要素”(长期来看,自恋在大多数情况下往往会成为成功之路上的绊石)。了解自恋流行病非常重要,因为从长远角度考虑,自恋会给整个社会带来灾难性后果。


美国文化对于自我欣赏的关注,已经导致整个社会开始逃离现实,去追求浮夸的幻想。

比如,我们有很多虚假的富人(所拥有的只是抵押贷款和累累债务)、伪造的美人(靠整形手术和化妆品来维持靓丽的外表)、作假的运动员(靠使用兴奋剂来增强体能)、冒牌名人(靠真人秀和YouTube 而蹿红)、有水分的天才学生(成绩注水)、虚假的国民经济(欠有高达11万亿美元的政府债务)、孩子们自欺欺人的特殊感(来源于注重培养自尊心的子女养育方式和教育方式),以及虚假的朋友(借助于社交网络的爆炸式发展)。

以上这些幻想或许都会让人感觉良好,但不幸的是,最终现实总会战胜幻想。

据汤姆·沃尔夫(Tom Wolfe)01 于1976 年发表的文章《唯我的十年和第三次伟大觉醒》(The Me Dacade and the Third GreatAwakening)与拉什的《自恋文化》所记载,美国文化对自我欣赏的重视始于20世纪70年代——个人主义文化开始成为关注焦点的时候。

自那之后的30 年时间里,自恋现象开始以这些作者从未想象过的速度蔓延开来。

于是,60 年代“追求更好生活”的奋斗目标,到了80 年代就演变成了“事事都要争第一”。父母对子女的教育变得更加纵容,偶像崇拜之风开始滋长,电视真人秀节目则成了自恋者展示自我的平台。互联网在带来实用技术的同时,也使得一夜成名成为可能,造就了“快看我!”这种心态。

虽然我们在书中用数据证明了自恋者的数目正在增长,但我们的注意力主要还是放在研究文化性自恋上,即那些反映自恋文化价值观的行为和态度的变化,无论个体本身是自恋者,还是仅仅被社会趋势所裹挟。

○ 本书我们探讨了一些重大的新闻事件、流行文化趋势,以及互联网现象。

同时,我们也与自己的学生对谈,以了解年轻一代的看法。说实话,当我们发现许多研究生——多数都在25岁左右——认为很多事情在他们这一代变得更加糟糕时,我们多少感到有些震惊。与研究生们相比,本科生虽然更能接受当下这种文化,但也常常表示,他们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为了在这个追求物质享受的世界中推销自己,不落后于他人。

几代大学生身上的自恋现象增长之势是显而易见的,以至于当我们在2007 年2 月发布研究成果时,美联社与其他多家新闻媒体纷纷对其进行了报道。

文化性自恋的出现是一个复杂的故事,而且常常伴有很多微妙的争论。因此,我们强烈建议你还是不要妄下结论,同时也要避免以偏概全。

我们说自恋通常不会带来成功,并不意味着它从来没有帮助人获得过成功。

我们把物质主义同自恋联系在一起,也并不是说想要一座大房子就会使你变成自恋狂(整形手术也是一样)。我们说父母不应该一再跟孩子强调他们很特别,意思并不是让父母告诉孩子“你不是什么特别的人物”。我们指出自恋和攻击性有关,但这并不代表所有的犯罪都是由自恋引发的。某些宗教鼓励人们自我欣赏,也并不意味着那些宗教不好。

此外,尽管当前的文化在整体上变得更加自恋,但是仍然会有例外,比如那些自愿帮助他人或者愿意服兵役的人。我们有时会在书中对一些事进行简要概括,但同时也会尽最大努力说明那些复杂之处。对于某些案例,我们会将一些必要的细节放在注释和附录中,大家可以在www.narcissismepidemic.com 网站上查看。

由于我们两个都是美国人,而且书中的大多数资料来源于美国,因此我们的讨论重点也都大多放在发生在美国的自恋现象上。

然而,就像很多全球性的流行趋势都起源于美国一样,自恋流行病也已经出现在了欧洲、亚洲和澳大利亚,从芬兰的校园枪击视频,到中国的“小皇帝综合征”,都是例证。

○ 本书用了很长的篇幅来阐述自恋流行病的治疗方案。

即我们为缓解(如果不能完全治愈)自恋流行病所开出的药方。

其中有些是针对个体的,比如心怀感恩之情、改变教育子女的方式,或是避免与自恋的人交朋友。其他更多的是结构性建议,比如教给孩子们一些交朋友的技巧,以及奖励储蓄而不是花钱。

本书大多数章节末尾都会给出一些治疗自恋流行病的方案,而且我们会在最后一章进一步扩充这些想法。

我们希望这本书能成为一个发端,激起人们对于美国当下文化状况的讨论。同时我们也有个人的考量:我们一共有三个小女儿,我们很在意这样的文化在她们的成长过程中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与已经被广为人知的肥胖流行病相比,美国民众似乎已经习惯了由自恋引起的不懂礼貌、好出风头,以及明星崇拜。

评论家罗杰·金博尔(Roger Kimball)曾在《新准则》(New Criterion)杂志上这样写道:“由于自己本身已经发生了改变,所以我们再也察觉不到我们的变化了。”我们的转变实在太大,以至于一些人认为自恋是有好处的(就像我们在第三章中讨论的那样,尽管自恋短期内也许会带来益处,但长远来看,它对他人、社会,甚至包括自恋者自己都会造成危害)。

即使意识到自恋趋势所带来的消极影响——比如YouTube 上的打架视频,或者青少年上传到网上的不雅私人照片——人们也极少会把这些现象串联在一起,发现它们与自恋的增长有关。

了解自恋流行病是阻止它的第一步。

实际上,自恋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恰恰就是人们希望通过提高自尊心来避免的东西,包括攻击行为、物质主义、缺乏对他人的关爱,以及肤浅的价值观。

美国民众一直在努力建设一个崇尚自尊、自我表达和“爱自己”的社会,但一不小心造就了更多的自恋者,和一种将我们身上的自恋行为都显现出来的文化。

本书就记述了美国文化从看似良好的自我欣赏,到具有侵蚀性、可能感染所有人的自恋的转变过程。

13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自恋时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自恋时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