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枕 草枕 9.8分

“厌女症”社会的女性崇拜

April
《红楼梦》中贾宝玉曾说过,“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简直是中国社会千百年来对女性崇拜和赞美的顶峰,曹雪芹对女性品格的赞叹,背后是他对男权社会压制迫害物化女性的深切愤慨。日本作家夏目漱石也表达了这样的情怀,在《草枕》中就有一个光彩夺目的女性那美小姐,她的美丽优雅、率真勇敢、不与世俗同流,可称得上是“脂粉堆里英雄”。作者笔下的主人公,是一个想要逃离现实世界、忘却俗世烦恼的画家,他对于长良姑娘遭际的哀叹和对那美小姐的倾慕赞美,既是一种自恋自怜,也折射出日本社会的“厌女”症候群。那美小姐跟传说中的长良姑娘一样,被家人逼迫,嫁给了自己不爱的人,那美决心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夫家败落后就回到娘家生活,受到家人冷待和众人冷眼,村里人都管她叫“疯子”。这个理想化的女性成了画家的缪斯,为他提供了无穷的灵感。可是对以“畸零人”自居的作者而言,女性仍是欣赏玩味的对象,他的所谓“非人情”审美趣味和超脱于世事的人生哲学,在率性的那美面前未免显得迂腐软弱、不堪一击,而夏目漱石文字中那种淡然悠远的感觉,才是最大的享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草枕的更多书评

推荐草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