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与生与灵与肉

之于式

“现在这个朋友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如此而已。“这是道连亲手杀死了他的朋友画师之后作家对他的的心情状态与心理特征的可怕的精准刻画,发生在《道连.格雷的画像》的第十三章。这是整部小说中我最为感兴趣的一个情节,因为我觉得它是打开王尔德的这个极其简单而又极其复杂的文本的最终奥秘的一把钥匙——我们都很好奇,道连究竟为何非得杀死他的朋友?根据文本阅读本身的推究,我们知道他是在画像中看到了自己堕落的灵魂,于是突然对画师产生了一种情不自禁地憎恨情绪,“一匹野兽遭到追逐时的疯狂冲动”开始在他身上萌动;他的灵魂已经被一种原始的动物性所主宰,他的理智已被一种肉体的情欲感所吞噬。彼时普通的放纵与堕落已经无法满足他了,他需要更多更多的——于是他就杀了人。 道连的疯狂与毁灭让我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酒神狄奥尼索斯——当然是尼采意义上的——根据尼采的悲剧观,个体毁灭带来的恐惧与宇宙相融产生的冲动总是让人无法自持,也唯有处于这样的酒神状态,人们始有可能在痛苦与狂欢交织着的癫乱状态之中认识到个体生命的毁灭和整体生命的坚不可摧,由此产生出了一种快感,一种形而上的慰藉。我想如果我们想要理解道连的最终的毁灭,...

显示全文

“现在这个朋友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如此而已。“这是道连亲手杀死了他的朋友画师之后作家对他的的心情状态与心理特征的可怕的精准刻画,发生在《道连.格雷的画像》的第十三章。这是整部小说中我最为感兴趣的一个情节,因为我觉得它是打开王尔德的这个极其简单而又极其复杂的文本的最终奥秘的一把钥匙——我们都很好奇,道连究竟为何非得杀死他的朋友?根据文本阅读本身的推究,我们知道他是在画像中看到了自己堕落的灵魂,于是突然对画师产生了一种情不自禁地憎恨情绪,“一匹野兽遭到追逐时的疯狂冲动”开始在他身上萌动;他的灵魂已经被一种原始的动物性所主宰,他的理智已被一种肉体的情欲感所吞噬。彼时普通的放纵与堕落已经无法满足他了,他需要更多更多的——于是他就杀了人。 道连的疯狂与毁灭让我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酒神狄奥尼索斯——当然是尼采意义上的——根据尼采的悲剧观,个体毁灭带来的恐惧与宇宙相融产生的冲动总是让人无法自持,也唯有处于这样的酒神状态,人们始有可能在痛苦与狂欢交织着的癫乱状态之中认识到个体生命的毁灭和整体生命的坚不可摧,由此产生出了一种快感,一种形而上的慰藉。我想如果我们想要理解道连的最终的毁灭,我们不妨参照一下尼采最后的结局;尼采最终发疯死了,或者简直可以说是自杀。对此,木心先生有一个丰澹辟彻的说法(木心是很爱很爱尼采的):尼采在精神上追求”超人“,但他在肉体上却达不到“超人”。所以他不得不死。 这样就对得上号了,我是说,所有的秘密都在这里,一切的答案也都在这里,都在这个老套的甚至俗套的精神与肉体的碰撞之间了。假如你还不信的话,就以他们三个(道连,亨利,霍尔沃德)最大的困惑与灾难——或可简略归结为精神与肉的冲突——为例来看,这几个主人公其实都是很有代表性的:霍尔沃德精神丰富而肉体虚弱,道连肉体美丽而精神堕落,而最好玩儿的是那个勋爵,他的的精神与肉体其实一直都停留在一个“无”的状态,对什么他都是无所谓的;他对于精神和肉体没有追求。问题在于,王尔德最后安排的结局是这样的——两个分别在不同的方面追求美的人(尽管一个是追求肉体一个是追求精神,都只是美的一个侧面)最后都死在了一个对美没有追求的人手上,这是格外意味深长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道连·葛雷的画像的更多书评

推荐道连·葛雷的画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