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小时的人生

绿罗裙

这篇小说是茨威格的短篇小说,讲述的是一个传统并且富有教养的贵族夫人,婚姻非常美满,没有半点阴影,她已是中年,丈夫因感染疾病突然离世,此时儿子们早已成人,大儿子在军队服役,小儿子在大学里读书。好像没有人需要她,她也不愿意叨扰到别人,心里蔓延出的孤独和空虚,使她选择旅行去排解。“我到蒙特卡罗来是由于孤寂无聊,由于那种令人难受的、象是一阵胀塞胸臆的恶心似的内在空虚,这种内心空虚至少得要找点外来的琐屑刺激填补一下。我自己越是失情少绪心冷意沉,却越是感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我推往一处人生巨轮旋转得最为迅速的地方:对于缺乏人生体验的人,欣赏别人情感激荡倒不失为一种神经感受,戏剧和音乐就有这类作用。 "C夫人的人生经历是非常单纯的,良好的教育,美满的婚姻,和谐的家庭,她几乎没有受到过什么挫折和磨难。空虚,对于生活失去了很多的感知。这点我倒是有点感触,我的生活经历也是特别简单,属于普通人中最普通的那种,基本上没有受过什么大的磨难和挫折,平时当然也有一些发愁的事,但是我知道自己其实特别单薄。我大部分的生活阅历来自于书本和老师,还有一部分来自平时生活周围接触的人事物(当然周围环境也都是很单纯)...

显示全文

这篇小说是茨威格的短篇小说,讲述的是一个传统并且富有教养的贵族夫人,婚姻非常美满,没有半点阴影,她已是中年,丈夫因感染疾病突然离世,此时儿子们早已成人,大儿子在军队服役,小儿子在大学里读书。好像没有人需要她,她也不愿意叨扰到别人,心里蔓延出的孤独和空虚,使她选择旅行去排解。“我到蒙特卡罗来是由于孤寂无聊,由于那种令人难受的、象是一阵胀塞胸臆的恶心似的内在空虚,这种内心空虚至少得要找点外来的琐屑刺激填补一下。我自己越是失情少绪心冷意沉,却越是感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我推往一处人生巨轮旋转得最为迅速的地方:对于缺乏人生体验的人,欣赏别人情感激荡倒不失为一种神经感受,戏剧和音乐就有这类作用。 "C夫人的人生经历是非常单纯的,良好的教育,美满的婚姻,和谐的家庭,她几乎没有受到过什么挫折和磨难。空虚,对于生活失去了很多的感知。这点我倒是有点感触,我的生活经历也是特别简单,属于普通人中最普通的那种,基本上没有受过什么大的磨难和挫折,平时当然也有一些发愁的事,但是我知道自己其实特别单薄。我大部分的生活阅历来自于书本和老师,还有一部分来自平时生活周围接触的人事物(当然周围环境也都是很单纯),几乎很少有什么外出漫游体会人生百味这种事。不像古人,尤其是我的两大男神李白和杜甫,都喜欢漫游啊,求仙啊。访遍名山大川,看遍飞瀑烟霞,属于心存万物的那种人,世界在他们眼中,就是是一件艺术品。游行,确实是了解大千世界的最佳方式。我是心中没有万卷书,脚下也没有万里路的那种人。我很少会主动出门,我都是跟在别人的后面自己溜达,目的是别人的,我是由着自己随意游走。当然这是题外话,任性地遵从了自己想说的欲望。

说回 C夫人的旅行,她说一生中最重要的24个小时就发生在蒙特卡罗的赌场,她喜欢在赌场里坐在角落里观察各色人等的情绪。喜欢看别人的喜怒哀乐,并从中感受着同样的情绪波动,她不看别人的表情,而是通过观察一个人的手的动作变化来感知这个人的情绪起伏。她心里有非常细腻的甚至是有点变态的感知能力,我之所以用“变态”这个词,并不是有什么批评和谴责,或者诋毁,而是一件事物或者能力太过突出,已不是“常态”所能表达,“变态”是最好的总结词。她被一双手所吸引,被一双手所表现出的真实和激情所吸引。通过一双手她认识了青年,确切地说是认识了一种她恰巧缺失的或者说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热情。她开始不可控制的被吸引着,开始了自己精神上的救赎之路,此时,她的“本我”开始了24小时的人生之旅,她在这个绝对精神领域,努力救赎着年轻人,潜意识上是救赎着她自己,是一种自我寻找,自我探索,自我救赎。

而在这股强烈的莫名其妙的“情欲”的支配下,她做出了一系列令她一生都困扰的行为,自己无法解释,也无法诉说。我始终是站在一个女人的角度,一个“我”的角度来看待C夫人这些行为,我想或许我是能够理解的,这也是我最佩服茨威格的地方,因为这些心理真的很是奇妙和隐秘。说一段我小时候的经历,不记得当时有没有上学,那是年关的时候,临近除夕,家家户户都置办了很多年货,家里都有很多吃的,我在邻居家里玩,门口进来了一个衣衫褴褛非常破旧的乞丐,来讨些吃的,邻居大娘没有给他,说是没有。我当时很不解,明明有吃的呀。乞丐像是没听懂,依旧笑着说这些什么,大娘就让他去别处看看。我看着他走出门往后面的街道走去,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想了些什么,我跑回家在柜子里拿了一个馒头,然后去追他。在街道后面的河岸追上了他,他看着我拿着馒头就伸手过来,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有熟人路过,我急忙把馒头往背后藏,他依然向我伸着手,可是我转身就跑了。回家又默默把馒头放回去。不对人开口提半句,直到长大后很久,才说起这事,懊恼自己的胆小。现在已不记得当时心里是什么感觉,但是越长大那种内疚感就越来越重。我以为诉说能缓解这种情绪。

C夫人想要救赎这个年轻人的时候,她的“感性”一直占据着上风,“它竟能那么急迫地推动我去追赶那个不幸的人。那种情感里面有着好奇心的成分,可是,最主要的还是一种恐怖不安的忧虑,或者更确切些说,是对于某种恐怖的忧虑。”直到她在早晨醒来,发现自己所处在陌生的旅馆,身边躺着一个半裸的陌生人,所受的教育“理性”短暂出现,而就在她想要逃离的时候,转身在看到阳光中熟睡的天使一般的人时,仿佛在看着自己救赎的成果,看着一件自己的“作品”,她单纯的想要守护这个她以为美好的事物。而我在遇到熟人的那一刻,一种胆小的“理性”就已经开始占据了上风,支配着我的行为,我在恼怒自己行为的同时却不知如何是好。

我欣赏这篇文章最大的原因,里面有很多的关于女性心理的描写,非常细腻,极具现实。如果说C夫人是什么时候觉得自己愿意跟随着年轻人去任何地方,是在年轻人顺从的听她的话不再赌博回到自己原本的地方去。她觉得失望,仿佛她对生活的“激情”将会随着他的离开而不在,她想要跟随着这股强烈的存在感。而自始至终,她从来没有一秒将这称为“爱情”,她只是完全跟着自己的主观意念在行动。在她不顾一切的想要追随他的时候,现实这才开始慢慢显示出它本来的面目。年轻人依然旧习未改,当她再次在赌场看到他的时候,当他开始反驳她,“熟人”表妹这时候出现,她的“理性”开始占据了上风。看着自己倾其所有去救赎的人无耻的欺骗并且在众人面前羞辱自己,她想要离开。她必须离开。她开始用“另一个人”的眼光审视自己,她开始感觉到耻辱,“一切痛苦毕竟是懦弱的表现,在坚强有力的生活感召下自会悄悄隐退,我们肉体里面留存着的生活感召似乎远比我们精神里面所有的求死之意更为强烈。我那么地哀痛欲绝,后来怎会重又站立起来,我自己也弄不明白。”这件事被她不动声色的藏在心里,每日不断被折磨着。她想要忘记这段耻辱,对于过去她感到不安,“常常,每当清晨醒来,我立刻惊惶恐惧不敢睁开眼睛。我马上又记起了那一夜醒来时的感觉,唯恐突然发现身旁有个半裸的陌生人,我顿时像那次一样,心上只有一个愿望:赶快死掉!”她拒绝承认那24小时的自己,却又觉得自己的人生只有那24小时才是真实的、鲜活的。时间,时间是奇怪的东西,在时间的流逝中,她渐渐和这24小时达成了某种意义上的平衡,她依然用“另一个人”的眼光不断审视着这24小时。而她和“我”的这一次长谈,也不过是和“自己”的一种完全的彻底的交流。弗洛伊德曾提出“本我”、“自我”和“超我”三个结构,在我个人看来,本篇小说也是存在这种结构的,24小时內的C夫人代表着完全潜意识的“本我”,而之后的C夫人便回归到“自我”,并用“另一个人”的眼光也就是“自我”的眼光不断审视着“本我”的所作所为,而文中的“我”则代表着“超我”,位于道德的高点理性的审视着一切,并给予判断,尽管并未作出直接强烈的表达。实际上,在文章开始,茨威格就以一场争论,清楚的表明了现有各种的观点,通过这场争论,我们知道了“外人”的观点如何,而之后通过C夫人的经历和倾诉,我们开始逐渐去进入一个“主人公”的心理路程。

不觉竟胡言乱语了这么多,不过是从一本书的前序里看到了一句对C夫人的评价,心里很是不满,她是一个很丰富的人,不能简单的说“她在情欲的驱使下,对赌徒的一时委身转变为真诚的爱,愿意抛弃一切,追随所爱的人走向天涯海角......这二十四小时的经历......使她的后半生一直背负着沉重的精神十字架。”茨威格的作品确实对“情欲”的描写很是细腻,很多潜意识的刻画。当然这样说也不是不可以,对他的委身确实是在“情欲”的支配下,而对他的强烈的不舍也是处在“情欲”的支配下。“情欲 ”即是“本我”。但是更应该看到促使这一转变的因素,以及最后“自我”的心理活动,这“沉重的精神十字架”并非来自于这些经历,而是从“自我”的视角对“本我”的思考和不解,导致她后半生都在不断和这二十四小时做着某种意义上的争论。

这是之前读完时,随意写的一篇小文章。可能现在再读这篇小说,又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