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求不开心的权利”

芷汀鱼

自从开始有意识地从历史,法哲,社会,管理分主题列书单进行阅读以来,不再追求阅读畅销书带来的快感,也学会带着问题找书看。刚好最近看完《美丽新世界》和《1984》,停下来聊聊。 因为以前没有养成读经典的习惯,起初觉得很枯燥,稍稍神游一会就会跟不上作者思路,赶紧掉过头来重读,不像文学小说,有故事情节人物对话。但是啃下来一两本以后,习惯了平易近人(大多成为经典的作品精华都在内容,不在华丽的辞藻)的文字,发现脑子轻了很多,想问题简单直接了,所以说,如果阅读只停留在文学作品阶段,实在应该翻一翻经典。 选修课上听老师分析过乌托邦和反乌托邦作品,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乔治奥威尔的《1984》堪称大师之作。当时只知道讲的是未来社会的两种面貌,英国的那栋大楼也因《1984》赫赫有名,没有其他深刻的印象;进一步了解是《娱乐至死》里深刻分析电视文化对大众心理,社会氛围乃至人们思考方式的影响,也曾提及过这两本书。不过真正让我感兴趣的原因是第三个——《1984》中影射的共产主义极权,监听,监视,反自由(不论是行动上还是思想上的),《美丽新世界》中人人狂欢,神经兴奋,没有苦难,这些都有当下生活的影子。 对什么怀疑,,想了...

显示全文

自从开始有意识地从历史,法哲,社会,管理分主题列书单进行阅读以来,不再追求阅读畅销书带来的快感,也学会带着问题找书看。刚好最近看完《美丽新世界》和《1984》,停下来聊聊。 因为以前没有养成读经典的习惯,起初觉得很枯燥,稍稍神游一会就会跟不上作者思路,赶紧掉过头来重读,不像文学小说,有故事情节人物对话。但是啃下来一两本以后,习惯了平易近人(大多成为经典的作品精华都在内容,不在华丽的辞藻)的文字,发现脑子轻了很多,想问题简单直接了,所以说,如果阅读只停留在文学作品阶段,实在应该翻一翻经典。 选修课上听老师分析过乌托邦和反乌托邦作品,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乔治奥威尔的《1984》堪称大师之作。当时只知道讲的是未来社会的两种面貌,英国的那栋大楼也因《1984》赫赫有名,没有其他深刻的印象;进一步了解是《娱乐至死》里深刻分析电视文化对大众心理,社会氛围乃至人们思考方式的影响,也曾提及过这两本书。不过真正让我感兴趣的原因是第三个——《1984》中影射的共产主义极权,监听,监视,反自由(不论是行动上还是思想上的),《美丽新世界》中人人狂欢,神经兴奋,没有苦难,这些都有当下生活的影子。 对什么怀疑,,想了解什么,就去阅读什么。已经变成我选书的第一标准。 乌托邦(Utopia)来自于空想社会主义描述的理想未来图景,没有痛苦,人人平等,共同劳动,生活用品按需分配。最初是由古希腊学者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描述的理想社会,拉丁文outopos指乌有之乡,不存在的地方,好地方。 至此你已经懂了乌托邦的第一层含义,它太理想了,理想到不能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那么让我们假设有这样美好的世界存在吧——也就是《美丽新世界》和《1984》想告诉我们的故事。两本书描写的乌托邦社会都是高度稳定和谐的(至少在表面上),人们不允许有“思想”,或者说没有意识到“思想”为何物。 所不同的是,一个用极权,一个用自由,没有边界的自由。 赫胥黎把时间定格在2532年,即福特纪元632年(纪念福特1900年发明汽车,被他们成为福帝)。 新世界不再进行人工哺乳,由机器试管培养,婴儿社会地位由标记在试管上abcde字母所决定,从小进行长期睡眠教育,灌输“福帝”希望人们相信的理念。新世界认为,这是社会保持稳定的基础。成人后各司其职,除了一个a+从偏远地带回来的“野蛮人”,每个人都对当前生活很满意:定时上下班,完全性自由,而且梭麻能带来无限感官刺激和愉悦感。“野蛮人”初来时对新世界的一切都充满惊喜,“啊,这美丽的新世界”。 不久后他发现自身思想与现实的巨大差距,爱情没有一夫一妻制的忠贞,周围没有一个人知道“思考”是什么,所有人都沉迷在梭麻的幻象之中,最后自杀身亡。 书中有一个细节,e们还是童年的时候,将书本,鲜花一同放在他们面前,他们像拥抱鲜花一样拥抱书籍,脸上写满了欣喜,碰到书籍的那一刹那,猛烈的电流向他们袭来。下一次e们看到书就躲得远远的,如临大敌!这一刻,用在动物身上的条件反射实验在婴儿们身上同样生效,在有效刺激多次后,能够轻易控制一个人喜欢什么,害怕什么,喜欢善意,或是执着于暴力。这是科技最令人恐惧的一面。 《1984》描述在未来的1984年,世界分为3个国家,大洋国,欧亚国,东亚国。大洋国永远与一个国家打仗,而与另外一个国家结盟,国家高度极权,分内党、外党、群众,到处都是监视的电屏,思想警察负责监督大家的思想,“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贴得到处都是。真理部负责改写历史,仁爱部负责审讯各类“思想犯”,和平部负责对外战争。男主人公温斯特不甘被剥夺思考的权利,在情人朱利亚勇敢坦率感染下,鼓舞了反抗的勇气。但最终被思想警察抓到,在仁爱部处以各种折磨,终于折服在酷刑中,再也没有了自己的思想,被枪毙告终。 漫天的电屏让任何一点私念无处可逃,一个多余的眼神也许就成了思想警察跟上你的理由;温斯特所在的真理部专门改写历史中与实际情况有出入的党的发言,因为党,是不允许有错误的。篡改历史,毁灭历史,甚至让人们自动相信这都是真实的。那时候的人,都有一种能力,能转眼就忘了昨天发生的事情,相信党报上印刷物更甚于自己的记忆。同时,新版字典正在编纂中,删除了大量形容词,只剩下“好”而没有“坏”,“坏”就是“不好”;只能说I am free from the fire而不能说I am not free,因为在新版字典中,free没有这个用法,人们也不会再懂这个用法——如果没办法用现有的词汇完整表达出想要说的话,就再也没有反动思想了。词汇的急剧压缩直接影响到人类思考的界限,如果我们每天被网络新词的洪水侵袭的话,也许有一天,我们也像他们一样,口不能言,眼不能观。 让我们重新回到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快乐到底是什么?是像赫胥黎所说的,每个人都是属于其他人的,没有婚姻束缚,性自由;是像abcde们一样,扮演好试管瓶标签数字代表的人生使命,e们安于在工厂里做简单的试管清洗工作,因为轻松,不用动脑子或者肌肉,7个半小时的轻松工作,接着有定量分配的唢呐、游戏,感官电影;是时刻处于“集体愉悦”之中,永远不会孤独,没有个人主义吗? 也许有人说,这太夸张了,社会不可能发展成这样。答案是否定的,当我们睡前最后一个呼吸是伴着手机屏幕的暗下,醒来第一反应是看看手机,当我们所有的碎片时间都被大量无用信息占有,却对此一无所知,当我们习惯了别人的点赞评论转发。 当我们不再想念孤独,苦难,疼痛,衰老。 赫胥黎是一个伟大的预言家。 野蛮人最后说: “默默忍受命运暴虐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命运的无涯的苦难,通过斗争把它们扫清,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高贵……但你们什么都没有做,没有忍受,也没有反抗,你们只是把毒箭和苦难都消灭了。这太简单了。” 得到快乐,真是太简单了。尤其是痛苦压根不存在的时候。 温斯特在自己的日记中写下:自由就是二加二等于四。哪怕党说这是五,也还是四。朱利亚曾经告诉温斯特,他们能逼你招认任何事——任何事情,但是,他们不能逼你相信自己讲的话是真的或假的,他们钻不进你的脑子里。 后来他在百般折磨之下,审问员一直问他,二加二是几? “四……” “五…四…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五!是五!”模糊之间,他好像真的看见了五,哪有什么四,分明就是五啊。 不,它们钻到脑子里了。 党可以改写历史,颠倒黑白,所有人都认同这一切,你呢?你找不到历史存在过的证据,记录下来的赫然是党说的那样,其他人异口同声,只有你脑海里残存着印象,那个称之为记忆的东西太脆弱了,它还会随着时间流逝变得更淡,那还有真相吗? 真相的意义是什么? 真相的意义是:已经发生过的事实是确定不可变更的。而自由,就是寻找真相的权利,自由就是二加二等于四。 生命的两个极端:全力以赴去抗争被镇压,所谓四面楚歌;在日复一日的快乐中忘记苦难,所谓乐不思蜀。 不论是“电屏们”的高压,还是“梭麻们”的糖衣炮弹,希望思考不会被科技的伪装杀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美丽新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丽新世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