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刺客 盲刺客 8.2分

日常中的惊心动魄:和阿特伍德玩游戏

低端牲口阿丽丝
2017-08-10 13:29:29

在《盲刺客》中,阿特伍德把一个日常故事写得惊心动魄,而同时,在其他地方十之八九都是猎奇元素的部分,却显得波澜不惊,比如上流社会的生活、比如原因不明的死亡、出轨甚至诱奸,一边消解传奇,一边又造就了真正的传奇,不得不令人叹服。

在她的女主角艾丽丝的叙述中,我们时不时能够感受到她对这个故事的操控,好似她在细细耳语,你以为事情会这样发展下去,对吧,但偏偏不是。即便收到了这样隐性的警告,情节的发展最后依然会出乎意料,对,我们也许猜对了一些,但不会是全部。

一对没落的上流社会姐妹的命运、一个富家女和流亡男子的地下情,以及一个发生在外星球上的刺客的故事,加上每个段落中间穿插的报章新闻,在500多页的书中,阿特伍德极有野心地提供了4个不同的视角。故事即视角,或者说,叙事即视角。比起情节,在故事发展的过程中,和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信息才是解码艾丽丝和劳拉姐妹的更为重要的关键。

阿特伍德自己跳出来说,你以为综合了这些故事中的信息,就能揭开真相,其实并不是。这一句来自艾丽丝的画外音,好比一局杀人游戏,有一个警察跳井了,他可以是真警察,也可以是杀手或者平民在混淆视线,你可以信当然也可以不信,但是不

...
显示全文

在《盲刺客》中,阿特伍德把一个日常故事写得惊心动魄,而同时,在其他地方十之八九都是猎奇元素的部分,却显得波澜不惊,比如上流社会的生活、比如原因不明的死亡、出轨甚至诱奸,一边消解传奇,一边又造就了真正的传奇,不得不令人叹服。

在她的女主角艾丽丝的叙述中,我们时不时能够感受到她对这个故事的操控,好似她在细细耳语,你以为事情会这样发展下去,对吧,但偏偏不是。即便收到了这样隐性的警告,情节的发展最后依然会出乎意料,对,我们也许猜对了一些,但不会是全部。

一对没落的上流社会姐妹的命运、一个富家女和流亡男子的地下情,以及一个发生在外星球上的刺客的故事,加上每个段落中间穿插的报章新闻,在500多页的书中,阿特伍德极有野心地提供了4个不同的视角。故事即视角,或者说,叙事即视角。比起情节,在故事发展的过程中,和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信息才是解码艾丽丝和劳拉姐妹的更为重要的关键。

阿特伍德自己跳出来说,你以为综合了这些故事中的信息,就能揭开真相,其实并不是。这一句来自艾丽丝的画外音,好比一局杀人游戏,有一个警察跳井了,他可以是真警察,也可以是杀手或者平民在混淆视线,你可以信当然也可以不信,但是不同的选择会导致不同的推论和期待,也需要不同的动机分析来支撑你的选择。

说了什么没那么重要,说的方式和动机才更重要。这就是和阿特伍德签订关于阅读《盲刺客》的契约,并进入这局游戏的前提认知。

意识到这一点,就能明白,《盲刺客》比俄罗斯套娃要复杂得多。并非故事套故事那么简单,故事和故事之间千丝万缕,但并不是分析情节就能得出合理推论的破案游戏。

看似漫不经心中,她已经把整个故事都改头换面了,而且极其谨慎地掩盖着任何可能的蛛丝马迹,如果你认为你看到了一丝线索,那么一定也是她故意放给你的。

就这样平淡无奇地讲着一个故事,所有的线索不疾不徐地推进,到最后不过是回到开头而已,但是突然一切就都反转了,天翻地覆,如果你目瞪口呆无所适从,那么只能说,你对于之前她给出的种种细微信号,都没有接收到。

在我们以为的平常中,其实每一步都是沿着阿特伍德留下的面包屑在前行,而我们只是后知后觉的觅食小鸟。

不过,游戏只是契约成立的前提而已,吸引我们最终通关的,还是阿特伍德作为作家的同时又是一位女性的特质。在大胆的结构架设和对整体情节走向的自信把控之下,她通过角色,表现出鲜明的女性意识,隐忍、坚韧、甚至不惜以自己为武器,使用这些可能普遍被认为是“阴性”和“消极”的词汇,并不是要做价值评判,这些都不过是中性的词语,但它们确实属于女性特质。

不带性别歧视地讲一句,很多细枝末节的描写,艾丽丝的各种心理活动也好,《盲刺客》中的女主的行为表现也好,身为女性的阅读感悟可能要更深刻一点,有时会有汗毛直立,好似身体某处被通电的感觉。

包括劳拉和艾丽丝的人设,虽然都是各自悲剧的主角,但其实都算不上是“完美受害者”。尤其是艾丽丝,因为她作为叙事者的身份,我们对她的心理活动、行为和感受知道得更多,很多时候她做出的选择都算不上是最好甚至都算不上是“正确”,但也因此有了瑕疵和破绽,这个角色才有了血肉。

这些瑕疵和破绽,可能也是女性特有的吧。

从另一方面来看,因为我们被提供了多个视角,那么任何一个角色的表述和行为,都可以视作一场罗生门。甚至于最后揭露的“真相”,我们依然有权表示怀疑,只要能找到合适的证据。这也是整个文本的开放性所在和迷人之处。

最后,关于这个日常故事中的悲剧性,她在小说里已经点了题,她说悲剧其实不是瞬间发生的,日复一日,生活平淡无奇,最终汽车撞毁,刀刺入后背,人们看到的成为悲剧的最终图像,只有那一帧,但其实这一帧之前的无数个连续画面,也都是悲剧的一部分。

这些日常元素,通过想象的细微放大,折射出危险甚至奇幻的动人之处。

在她谈写作的演讲文集《与死者协商》中,提到自己童年时期爱幻想的特质,常常对现实和幻想之间的界限比较模糊,这种模糊感,来自于记忆的不确定性。回想久远的往事,其实梦境、幻想和现实是很难区分的,只要细节够充沛,其实回忆中的幻想和梦境,对回忆的主体来说,因为无从分辨,往往也就成了现实。

这就是记忆的欺骗性,也是阿特伍德用来迷惑我们伎俩,好似塞壬用来迷惑水手的歌声。

但是我们心甘情愿被迷惑,心甘情愿开始这一局游戏,并且不问输赢。

到结局再回过头细想,就会发现阿特伍德有多大胆、多野心勃勃,以及她确实具有与之匹配的才华和技巧。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盲刺客的更多书评

推荐盲刺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