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此书想到的

bianyu

久病成医,一直对弗洛伊德无感,原来霍妮才是我的真爱啊。对人的分析除了生物和童年方面,应该更注重社会文化情境。毕竟人是社会动物,是活在当下的个体。人不是为性而活,不是为过去而活,也不存在所谓的普遍的人性。

神经症患者并非混乱无序的存在,他们有着不同于我们社会文化模式所认可的“正常”。他们更敏感,以更加激烈的方式处理着内心的冲突。当然,你要特立独行,也不能强求别人另眼相待。众生皆苦,只求安然渡过此生。

心理分析的视野从生物学拓展到社会文化,其实也是时代发展的体现。1847年达尔文的著作发表之后,生物进化论大行其道,而后的人文学科无一不受此影响。譬如,心理分析,殖民地学科人类学,社会学,历史学,乃至哲学。在20世纪初,这些学科开始转向社会文化模式。

从哲学的转向,也可以看出,在自然科学冲击之下,人文社会科学的窘境。不能研究世界之物质构造,转而研究人之本质,转而研究语言符号。假以时日,希望人文科学能有更好的发展,和自然科学、技术携手并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