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斯玛丽的婴儿 罗斯玛丽的婴儿 评分人数不足

六十年代的恐怖狂欢

窠林sir
拿上一本恐怖小说,你会多久读完,当然是越快越好!这种不用开动脑经,无需反复揣摩的小说,像一份冰镇可乐,爽口醒脑,再打几个充满二氧化碳的碳酸嗝儿,上瘾到不可戒除。

                                       六十年代的恐怖狂欢

        自从希腊的诸神们,把自己一大家子的亲朋好友们关系玩脱了之后,全知全能的上帝,开始上线,在几个世纪都被承认和普及。而撒旦就是上帝的双生子,时刻如影随形。作为魔鬼的标志,撒旦反叛上帝,长犄角,全身附有灰色或黑色的鳞片(可能还自带点金属拉丝效果),金黄色的蛇眼,摆动身后灵活的恶魔之尾。在伊甸园里还未开挂的撒旦,就已经能轻车熟路地引诱亚当和夏娃摘取欲望果实,包揽了反上帝的所有罪恶。

        六十年代的美国或者欧洲,包括世界,青年一代奉行了一套与其父辈截然不同的价值观。反抗保守,...
显示全文
拿上一本恐怖小说,你会多久读完,当然是越快越好!这种不用开动脑经,无需反复揣摩的小说,像一份冰镇可乐,爽口醒脑,再打几个充满二氧化碳的碳酸嗝儿,上瘾到不可戒除。

                                       六十年代的恐怖狂欢

        自从希腊的诸神们,把自己一大家子的亲朋好友们关系玩脱了之后,全知全能的上帝,开始上线,在几个世纪都被承认和普及。而撒旦就是上帝的双生子,时刻如影随形。作为魔鬼的标志,撒旦反叛上帝,长犄角,全身附有灰色或黑色的鳞片(可能还自带点金属拉丝效果),金黄色的蛇眼,摆动身后灵活的恶魔之尾。在伊甸园里还未开挂的撒旦,就已经能轻车熟路地引诱亚当和夏娃摘取欲望果实,包揽了反上帝的所有罪恶。

        六十年代的美国或者欧洲,包括世界,青年一代奉行了一套与其父辈截然不同的价值观。反抗保守,脱离宗教,要求更多的自由,性、婚姻、生育上的自由,吸毒,堕胎,脱离宗教式的婚恋观,决定自己的生与死。天主十诫,宗教对人的控制力,在新的、变革的社会中松动并开始瓦解。对所有上帝论派来说,这应该就是撒旦的到来。

        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成就了艾拉·莱文的《罗斯玛丽的婴儿》在恐怖小说历史中的一席之地。

        今天刚好听《单读Vol.20》音频时,许知远说到黄仁宇是他年轻时的偶像。后来许知远写一本历史书,得意的认为自己可以超过黄仁宇,直到无意间再次翻开《万历十五年》,沮丧地发现,黄仁宇还是比自己写得好太多。学习、模仿经典,企图超越经典的这条路,怎么看,都是对一条死胡同的妄想。而这么一部血统纯正的恐怖小说,被称为恐怖小说教科书式的典范,后来有不少作家模仿,当然也是对一条死胡同的妄想。

在《罗斯玛丽的婴儿》平静如水的叙述中,一切都很正常,可从开始你就会觉得不对劲。故事开篇新婚夫妇已经租下了一套新居,但被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牵引到布拉得福德大厦公寓住,一种说不清楚的神秘感,可我们又生怕自己被作者套路,反复怀疑自己的多疑。不对劲,非常不祥的感觉,贯穿在阅读中,恐怖小说的气氛吧。

        结尾,原本我们以为知道一切真相的罗斯玛丽,要跟魔教分子们拼命,要翻盘!这个生在天主教家庭,长在天主教学校的善良女子,已经全然接受了撒旦之子。一切又回到了当时六十年代背景下,青年人对一切反叛行为的接受。回想起来,其实罗斯玛丽最后的选择早见端倪,被作者漫不经心地安排在她的日常生活中。她是父母家的老幺,脱离原生家庭,脱离天主教嫁给了新教徒。从乡下跨进纽约,在教皇来纽约时,也仅仅是在电视上看了一看,一切早已被安排妥当。只是结局我们依然难以接受。如同这个社会对新事物的变革有着天生的抗拒与梳理。

        当初,亚当夏娃没有受到诱惑被赶出伊甸园的话,是否就没有了人类浩瀚的历史长河?撒旦加入不与人类朝夕相伴,人类如何品尝自由、独立的滋味?欲望才是一切。“没有侥幸这回事,最偶然的意外,似乎也都是事有必然。”这个犹太小个子(爱因斯坦),倒是看的透彻。哪里有意外,都是必然。撒旦一直未走,用欲望指引着未来,但上帝却不知是死是活。

单读图书漂流计划
单读图书漂流计划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罗斯玛丽的婴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