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活着 9.7分

再读《活着》

日照东渔

再读《活着》 ◎ 东渔 余华作为国内文学的先锋一代,与当时崛起的苏童、格非、马原等几位作家同登大堂,受到众读者的敬仰。他们关注生存和现实,将西方文学技巧加以运用,融合传统文学,生成了国内文学的新气象,在当时他们都有着很重要的文学地位,余华更是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作家。 余华最具影响力的作品是他的苦难三部曲:《在细雨中呼喊》、《活着》和《许三观卖血记》,小说中的人物命运与时代紧密关联,透出时代变化中人性挣扎的表态。《活着》虽以历史时间构建起来,但还是将个人的心理叙事系统切入,在叙事上的突破也使得此书令人印象深刻。 余华的作品是值得多读几遍的,第一次读时还太年轻,也只是囫囵吞枣,没什么太大的深入。当我重新翻阅《活着》,再次经受了文学带来的美好。以前只当成说书的故事来读,现在才重新感受到这篇小说结构的美感,原来它的结构是经过作者精心设计的。首先,叙述者“我”作为旁观者,故事的倾听者,出现在开篇的时候却是很隆重的,带着对故土的眷恋,以一种回溯的形式,抒情的笔调,虔诚的态度,面对故土的人世风情。故事的开始也是叙述者转变的时候,富贵转变成了故事的叙述者。当主人公富贵开始宣讲忏悔自己的一生命运时,...

显示全文

再读《活着》 ◎ 东渔 余华作为国内文学的先锋一代,与当时崛起的苏童、格非、马原等几位作家同登大堂,受到众读者的敬仰。他们关注生存和现实,将西方文学技巧加以运用,融合传统文学,生成了国内文学的新气象,在当时他们都有着很重要的文学地位,余华更是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作家。 余华最具影响力的作品是他的苦难三部曲:《在细雨中呼喊》、《活着》和《许三观卖血记》,小说中的人物命运与时代紧密关联,透出时代变化中人性挣扎的表态。《活着》虽以历史时间构建起来,但还是将个人的心理叙事系统切入,在叙事上的突破也使得此书令人印象深刻。 余华的作品是值得多读几遍的,第一次读时还太年轻,也只是囫囵吞枣,没什么太大的深入。当我重新翻阅《活着》,再次经受了文学带来的美好。以前只当成说书的故事来读,现在才重新感受到这篇小说结构的美感,原来它的结构是经过作者精心设计的。首先,叙述者“我”作为旁观者,故事的倾听者,出现在开篇的时候却是很隆重的,带着对故土的眷恋,以一种回溯的形式,抒情的笔调,虔诚的态度,面对故土的人世风情。故事的开始也是叙述者转变的时候,富贵转变成了故事的叙述者。当主人公富贵开始宣讲忏悔自己的一生命运时,这个“我”成了一个当事人,我的喜怒哀乐仿佛成了大众的,成了每一个人的。我们读者跟随着第一个“我”这个倾听者,也成了倾听者,而当福贵的“我”切入时,我们又和他融为一体。 余华在《活着》中的叙事技巧看起来既简洁,又显得很立体厚重,正因为历史时间在其中产生了效应,正如余华自己所说:“时间的神奇插满了我们的文学……是时间的神奇让我完成了《活着》的叙述……”富贵的叙述是遵循时间线的,一个个人物凄惨的命运也暗合了大时代的变化,历史阔步向前,小人物就如飘摇的浮木一般,颠簸在其中。叙述者“我”对于叙述者富贵做了旁观者的概述,“他喜欢回想过去,喜欢讲述自己,似乎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一次一次地重度此生了。他的讲述像鸟爪抓住树枝那样紧紧抓住我。”到了小说的结尾,富贵和老牛渐渐远去的背影是否寓意着生命的虚无,生存的虚无,和对一切美好终将消逝的唏嘘呢?或者他们奔着希望而去了,世间也将会有多少人奔着最后土地的召唤而去了。 余华的早期作品带着诗意,但不是一味的理想主义情怀,他是清醒的,他将苦难剖析在眼前,以暴力的手段让我们更加接近于生存的本质。《活着》侧重于劳苦大众的个人命运,融入厚重的历史中,把小人物的悲喜跟一个国家的起伏象征性的放在一起,显得更透彻了。 近年来余华的创作遭到很多人质疑,众人纷纷吐槽新作失去了个性,大不如之前的作品,比如后来的长篇小说《兄弟》和《第七天》,都显出创作力下滑的迹象。作为一个写作者,总有顶峰和低潮的时刻,或许经历了高峰期的创作喷涌,度过了最好的创作时期,余华迎来了平淡的时期,难以再出惊动世人的作品。然而,我们依然会记得属于他的那些力作,“它们”依然活着,影响着读者,在生生不息的文学世界中,沉淀的作品终将以经典身份流传下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活着的更多书评

推荐活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