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像表现力

葭溪碎叶
《帕斯库亚尔·杜阿尔特》(中篇)
        故事是假借回忆录的形式写作的,回忆录的主人叫帕斯库亚尔·杜阿尔,他在狱中撰写了自己的回忆录,并流传到“我”的手中。帕斯库亚尔出生在一个父母皆堕落的贫穷之家,从小经历了酗酒的母亲,暴力的父亲(在弟弟马里奥出生时因狂犬病去世),堕落的妹妹,被无视益智死去的弟弟。他上过几年学,但在父母的安排下很快退学,从此失去了上进的机会。后来,他又娶妻,却流产了第一个孩子,又失去了第二个孩子,在苦闷中他离家出走两年,回家时却看到临产的妻子,在逼问出奸夫时,妻子去世,在报复奸夫的时候,他打伤对方,坐了三年牢。从狱中出来后,他又娶了第二任妻子,然而,自己的母亲与自己的家庭无法融合,冲动之下,他将自己的母亲杀死,最终被绞死。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一个堕落之人的故事,但事实上,确是一个力求上进而不可得的人的悲剧,这种悲剧的造成既有父母和身边人(人性)的原因,也有社会缺失上升阶梯的原因。作为一个中篇,故事算不上特别精彩,作者为了表现悲剧,情节的跳跃性比较强,所以故事的丰满度并不是很高。
       &...
显示全文
《帕斯库亚尔·杜阿尔特》(中篇)
        故事是假借回忆录的形式写作的,回忆录的主人叫帕斯库亚尔·杜阿尔,他在狱中撰写了自己的回忆录,并流传到“我”的手中。帕斯库亚尔出生在一个父母皆堕落的贫穷之家,从小经历了酗酒的母亲,暴力的父亲(在弟弟马里奥出生时因狂犬病去世),堕落的妹妹,被无视益智死去的弟弟。他上过几年学,但在父母的安排下很快退学,从此失去了上进的机会。后来,他又娶妻,却流产了第一个孩子,又失去了第二个孩子,在苦闷中他离家出走两年,回家时却看到临产的妻子,在逼问出奸夫时,妻子去世,在报复奸夫的时候,他打伤对方,坐了三年牢。从狱中出来后,他又娶了第二任妻子,然而,自己的母亲与自己的家庭无法融合,冲动之下,他将自己的母亲杀死,最终被绞死。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一个堕落之人的故事,但事实上,确是一个力求上进而不可得的人的悲剧,这种悲剧的造成既有父母和身边人(人性)的原因,也有社会缺失上升阶梯的原因。作为一个中篇,故事算不上特别精彩,作者为了表现悲剧,情节的跳跃性比较强,所以故事的丰满度并不是很高。
          “人们给我打开了大门,将我这个对坏事毫无抵抗能力的人置于邪恶之中。(87)”【这本书就是打着回忆录的旗号,写一个人的悲剧,批判社会与人性。】
        “在可能的情况下,最好是能像死人一样离开人间,像被大地吞没一样突然消失,像一缕青烟一样消散在空中。(101)”【口气像贾宝玉】
                                            《为亡灵弹奏玛祖卡》
        与《蜂房》一样充满了琐碎的片段和随性的叙述,抛却掉了故事的线索,立足丰富多彩的人物,转化成了一个个散装镜头,只是比《蜂房》更不成体系,更晦涩(与体例上不分章节很有关系),所有人都在经历生,最终走向死,在这个过程中作恶作善,共同完成一个时代的终结。此书的内容极度丰富,既有人生、伦理,又有政治、民族和历史,仿佛是从一位看透人生世事的老人,在不间断地从过去的叙说中阐释西班牙的人事意义。依旧是讽刺之作,作为更后期的作品,讽刺技艺更为高超,在情感上却是对西班牙大地的所受创伤的慨叹。
        书后塞拉的受奖演说以语言与虚构创作为题,立足西班牙语,十分精彩。“我认为作为虚构机器的文学依靠两个柱石,那是使文学作品具有价值的不可少的支架。首先是审美柱石.....另外一个柱石道德态度,它是审美品质的一个补充....(418)”,“我不能不骄傲的宣告:在这个很大一部分尚未完成的事业中,虚构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是一个决定性的工具:它能够在通向自由的无尽的征途上为人们指引方向。(422)”
        看到作者生平简介:1934年入马德里大学攻读法律、医学与哲学,方知其作品之雄厚来历。1939年内战结束,退役回到马德里。先后当过小公务员、画匠、电影演员、记者、柔道教练、斗牛士。
        故事梗概:故事围绕着加利西亚一偏远山区的两大家族派系展开。古欣德家族世代居住此地,因血缘相近,后代长相古怪:两排稀松的牙齿配上一张长长的马脸。但他们彼此和睦团结,友善相处,其中大多数人以种田、打猎、捕鱼为生。另一些居民是从外省迁来的卡罗波人,他们长相也很特别:额头上都有一块猪皮样的印记,犹如工厂产品的商标或者坏人标签。他们从事的是“坐着干活”的行当,如修鞋匠、裁缝、药材店伙计等等。内战烽烟四起,波及加利西亚。原来就有宿怨的古欣德人
和卡罗波人关系日趋紧张。卡罗波人法比安·明盖拉认为铲除对头的机会来了。他的死敌是古欣德人巴尔多梅罗。这小伙子胆识过人,勇猛异常。最令人惊异的是他前额上生有一块会本色的星形斑痕,有时它会发出红色光芒,有时变成晶堂透明的黄玉,有时仿佛玲珑别透的翡翠,有时又宛若洁白无我的钻石……由于巴尔多梅罗的孔武英勇和神奇色彩,他在当地享有极高的成望。法比安对他又恨又怕,必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
        一个阴云密布的夜晚,法比安纠集一帮歹徒,将巴尔多梅罗父子抓获,残害致死。消息传到在帕罗恰效院拉手风琴谋生的盲乐师高登西奥耳里,他第一次弹奏起玛祖卡舞曲,为姐夫和外甥哀悴。三年后,古欣德人举行家族会议,决定由巴尔多梅罗的二弟塔尼斯执行报仇决定。塔尼斯武艺高强,皮肤长得跟钢铁一般坚硬。他接受命令后便伺机行事。一天,他带上两条训练有素的大狼狗,找到了正在河边喝水的法比安。狼大猛扑上去,咬住要害,法比安一命归阴。高登西奥获悉后,第二次奏起了玛祖卡舞曲,乐声通宵达旦。
        “西班牙不是屠宰场,那些一文不值的冒牌英雄们不愿意付出劳动,只想去冒险,想一鸣惊人,向上帝和上帝的旨意挑战。(330)”
        “西班牙是一具死尸,蒙齐娅,我不愿意去想它。但是,对于西班牙变成一具尸体,我感到害怕,我不知道我们要过多长时间才能把这句尸体埋掉,我也许是错的!但愿西班牙没有死去,西班牙只是暂时处在昏迷之中,它还会醒过来的!.....我们西班牙人已经没有勇气生活下去了,我们西班牙人应该做出......”【历史纵面的慨叹】
        “莱蒙多,黑麦年年生,黑麦年年死,然而栎树比人活得长,没有沉湎于不足挂齿的小事里,莱蒙多,你是懂得我的意思的,还不如在太阳穴开一枪呢。(360)”【好的心灵鸡汤也是需要活明白的恶人说出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为亡灵弹奏的更多书评

推荐为亡灵弹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