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2020奥运主场馆,隈研吾眼里一个弱国时代的弱建筑

lottie_lu

“不想做我之前时代里,那些日本伟大的建筑师所建造的伟大建筑”,“不想模仿日本强国时代的强大建筑”,“现在日本是弱国时代,只想做与之相符的弱建筑“。 - 日本东京2020年奥运会主场馆的迭代更新很好的诠释了隈研吾在此书开篇里的这段话。 原1964年奥运主场馆,代代木竞技场是丹下健三的成名作,大跨度混凝土钢筋结构代表了日本在二战后希望在世界上重新找回自己强国地位的强势语言,也是一直以来在建筑历史教科书里让人崇拜的经典建筑之一。东京第二届的奥运会原本选择了扎哈的设计将至取而代之。在本质上,扎哈的设计和当年丹下健三都代表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和建造技术,无不是以一个强国的姿态在展示设计的力量。然而这一次,扎哈的设计遭到了强烈的反对,表面看来,日本市民们反对的是高造价,以及所谓的不符合传统的文化以及价值观。隈研吾看穿了其中的本质,以现在日本的经济和地位来说,它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对自己的未来充满自信的“强国“日本,它已经变得垂垂老矣。最开始我看到隈研吾那个貌不惊人的“竹棚”方案要取代丹下健三那个完美的弧线大跨时,我是震惊的,是伤心的。但是当今天我无意中再次翻开这本书的时候,我理解了其中的必然性。一个展...

显示全文

“不想做我之前时代里,那些日本伟大的建筑师所建造的伟大建筑”,“不想模仿日本强国时代的强大建筑”,“现在日本是弱国时代,只想做与之相符的弱建筑“。 - 日本东京2020年奥运会主场馆的迭代更新很好的诠释了隈研吾在此书开篇里的这段话。 原1964年奥运主场馆,代代木竞技场是丹下健三的成名作,大跨度混凝土钢筋结构代表了日本在二战后希望在世界上重新找回自己强国地位的强势语言,也是一直以来在建筑历史教科书里让人崇拜的经典建筑之一。东京第二届的奥运会原本选择了扎哈的设计将至取而代之。在本质上,扎哈的设计和当年丹下健三都代表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和建造技术,无不是以一个强国的姿态在展示设计的力量。然而这一次,扎哈的设计遭到了强烈的反对,表面看来,日本市民们反对的是高造价,以及所谓的不符合传统的文化以及价值观。隈研吾看穿了其中的本质,以现在日本的经济和地位来说,它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对自己的未来充满自信的“强国“日本,它已经变得垂垂老矣。最开始我看到隈研吾那个貌不惊人的“竹棚”方案要取代丹下健三那个完美的弧线大跨时,我是震惊的,是伤心的。但是当今天我无意中再次翻开这本书的时候,我理解了其中的必然性。一个展示了日本“弱”姿态的“弱建筑”,才是代表这个时代的日本文化和需求的设计。也许能够正视和接受自己的弱姿态,也是日本文化中重要的一部分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奔跑吧!建筑师的更多书评

推荐奔跑吧!建筑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