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时间和爱情——有感于《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grange
相遇那年,她六岁,他三十六岁;结婚那年,她二十三岁,他三十一岁;离别后再度重逢时,她八十二岁,他四十三岁……”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讲述的是一个能够随意穿梭于时空的男人和一个处于正常时间状态下的女人之间的故事,书的男主人公亨利由于DNA排序与常人不同,患上了一种叫“慢性时空错位症”的病,不知何时来临的时空转移会把他带到过去、或是将来的某一时刻,并在那里停留片刻后,又被迅速带回正常的生活时间。
作为他的妻子,克莱尔,一个时间旅行者的妻子,一生都在为他丈夫消失后的再次归来而等待,无时无刻不在为他担心。常会在清晨看到几秒钟前还在厨房做早餐的亨利突然没有了身影,心里不知他此刻是正在和过去的自己分享美好的时光,还是被送到了错误的时空,正被警察或恶人追逐甚至殴打。

“如果我能回到过去的某一时刻,我将弥补当时的某一欠缺或失误”可能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幻想。在读这本书时,我们不禁会嫉妒亨利竟能有如此超能力,可以从混乱烦躁的生活中回到安逸而又快乐的过去,可以回到从前,向自己未来的爱人承诺在远方彼此的爱,可以帮助未来的爱人共度难关,改变未来的爱人成长中的怯弱……,这样的时间旅行的确让人神往。
可...
显示全文
相遇那年,她六岁,他三十六岁;结婚那年,她二十三岁,他三十一岁;离别后再度重逢时,她八十二岁,他四十三岁……”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讲述的是一个能够随意穿梭于时空的男人和一个处于正常时间状态下的女人之间的故事,书的男主人公亨利由于DNA排序与常人不同,患上了一种叫“慢性时空错位症”的病,不知何时来临的时空转移会把他带到过去、或是将来的某一时刻,并在那里停留片刻后,又被迅速带回正常的生活时间。
作为他的妻子,克莱尔,一个时间旅行者的妻子,一生都在为他丈夫消失后的再次归来而等待,无时无刻不在为他担心。常会在清晨看到几秒钟前还在厨房做早餐的亨利突然没有了身影,心里不知他此刻是正在和过去的自己分享美好的时光,还是被送到了错误的时空,正被警察或恶人追逐甚至殴打。

“如果我能回到过去的某一时刻,我将弥补当时的某一欠缺或失误”可能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幻想。在读这本书时,我们不禁会嫉妒亨利竟能有如此超能力,可以从混乱烦躁的生活中回到安逸而又快乐的过去,可以回到从前,向自己未来的爱人承诺在远方彼此的爱,可以帮助未来的爱人共度难关,改变未来的爱人成长中的怯弱……,这样的时间旅行的确让人神往。
可是,时间旅行者虽然可以预知未来,却不能改变自己或别人在某个时刻注定的灾难,无法事先提醒遭遇意外的人。在书中,亨利一次次地重复着回到过去,想要阻止自己的母亲免于车祸的不幸,想要阻止前女友的自杀,可最终仍是徒劳。就像磁带倒带那样,对于知道的那些即将发生的事情却无法挽回,一次又一次次地看着自己母亲死于那场车祸,一次又一次地看那个不知名的小女孩在医院里死去。他忍住知道女儿从未来带来自己将在何时死亡的消息的悲伤,与亲朋好友共度最后的新年之夜后,平静地离开当下,接受自己生命中早已被安排好的厄运……在无法抵挡命运的种种无奈之下,让人尚有一丝安慰的,便是相互扶持的温暖了吧,在写给克莱尔的遗书中他鼓励克莱尔坚强的活下去,在那封信中,亨利告诉克莱尔,他又见到她了,在一个温暖的清晨,“她穿着珊瑚色的开襟衫,一头白发披在背上,她身边的桌子上放着一杯茶……”而后,不知是他发出了声响,还是她对身后有所感觉,一个回眸,时间顷刻间静止,周围一切声音渐次退潮,只剩下平静。看着对方的脸,慢慢走近,一个深深的拥抱,将那些空缺的时间全部补回,语言瞬时失掉了力量,所有的一切都在诉说着,诉说着那些从死神手中抢回的时间的珍贵,诉说着那些甜美的回忆,诉说着永不改变的——爱。
 
时空穿梭这一概念从很早就开始曾无数次出现在的好莱坞电影或是科幻小说中。但迄今为止,从来没有一部作品把时空旅行者故事像这本书这样写得那么个人化的、情绪化,并第一次站在了“妻子”的角度。与其他类型的科幻小说不同,时间旅行,既要满足人类对时空穿梭的欲望,又需要作者能够自圆其说,但作者奥德丽•尼芬格采取了绝对女性化的计策——她在书中,只谈情说爱,不改变世界的自然环境,在尽力减少科幻元素之后,读者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书中那段艰难的爱情上。亨利在最后的信中对克莱尔说: “我爱你,永永远远,时间没有什么了不起。”一刹那,所有都烟消云散,只剩下爱情的忠贞的告白,还有那个不确定的男人确定的承诺。
除了这场时空纠结的爱情,作者还给出了“时间”这一概念,无论是相濡以沫、七年之痒、一夜情、代沟、或是忘年交……我们的情感最终要面对的只是时间。时间只在亨利这一边自由跳跃,而他只希望时间的旅行能把他准确抛在自己的亲人以及爱人身边。“我不想呆在没有她的时空里”,他只愿自己时间旅行的能力能造福自己所有的爱,在和亲人爱人无关的时空里,所有冒险都不值得一提,所有惊喜都不过是怅然顿失。
一个人面对时间的洪流,是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不足以惊起哪怕一丝波澜,但总有什么是人们可以留下的,不会随着个体的消亡而丧失的,人们叫它情感,就像克莱尔说的:极其快乐的瞬间,哪怕会失去,也比平淡的一生值得,不是吗?

此书评已于近期发表于《虹口文化》报,敬请关注
2009年5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时间旅行者的妻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