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在青山月在天

Morning晨晨啊

流去的种种,化为一群一群蝴蝶,虽然早已明白了,世上生命,大半朝生暮死,而蝴蝶也是朝生暮死的东西,可是依然为着它的色彩眩目神迷,觉着生命所有的神秘与极美已在蜕变中彰显了全部的答案。而许多色彩的蝶正在纱帽山的谷底飞去又飞来。就这样,我一年又一年地活了下来,只为了再生时,蝴蝶的颜色。 三毛 她是一个我爱了很多年的作家,叫做三毛。 从初中开始读她写的书。高中买了一套三毛的作品全集。

雨, 和雨轻尘洗碧空。 低飞燕, 一剪恋梧桐。 昨天趴在窗前,看着霏霏小雨,不由想起三毛的粉丝。 便重新拿起了《梦里花落知多少》,准备在看一遍。

三毛骗荷西粉丝是由雨丝做成的,荷西惊叹中国的雨丝真好吃!一脸大胡子的荷西像个孩子一样欢呼雀跃,三毛掩嘴偷笑。

我那个时候不懂爱情,看三毛的书,喜欢的只是文字和一路风景,对三毛用骆驼头骨做装饰的兴趣甚过她和荷西的故事。

所以只觉有趣,竟然有人相信粉丝是雨丝做的?

后来长大了,懂了爱情,才知道荷西的确是个傻瓜,三毛也是个傻瓜。因为爱情只存在两个傻瓜之间,彼此信赖,恰似没心没肺。明知被骗,被捉弄,也欣欣然,只为那片刻的欢心愉...

显示全文

流去的种种,化为一群一群蝴蝶,虽然早已明白了,世上生命,大半朝生暮死,而蝴蝶也是朝生暮死的东西,可是依然为着它的色彩眩目神迷,觉着生命所有的神秘与极美已在蜕变中彰显了全部的答案。而许多色彩的蝶正在纱帽山的谷底飞去又飞来。就这样,我一年又一年地活了下来,只为了再生时,蝴蝶的颜色。 三毛 她是一个我爱了很多年的作家,叫做三毛。 从初中开始读她写的书。高中买了一套三毛的作品全集。

雨, 和雨轻尘洗碧空。 低飞燕, 一剪恋梧桐。 昨天趴在窗前,看着霏霏小雨,不由想起三毛的粉丝。 便重新拿起了《梦里花落知多少》,准备在看一遍。

三毛骗荷西粉丝是由雨丝做成的,荷西惊叹中国的雨丝真好吃!一脸大胡子的荷西像个孩子一样欢呼雀跃,三毛掩嘴偷笑。

我那个时候不懂爱情,看三毛的书,喜欢的只是文字和一路风景,对三毛用骆驼头骨做装饰的兴趣甚过她和荷西的故事。

所以只觉有趣,竟然有人相信粉丝是雨丝做的?

后来长大了,懂了爱情,才知道荷西的确是个傻瓜,三毛也是个傻瓜。因为爱情只存在两个傻瓜之间,彼此信赖,恰似没心没肺。明知被骗,被捉弄,也欣欣然,只为那片刻的欢心愉悦。

有一种爱,叫心甘情愿。 懂了爱情,再看《梦里花落知多少》,我哭得一塌糊涂,为三毛,为荷西,为撒哈拉的忧伤。 上高中的时候,特别喜欢三毛,喜欢她的文字,多半是喜欢她的洒脱,喜欢她对生活的随心所欲,喜欢她的胆量和勇气,在撒哈拉沙漠那样荒凉的地方竟然可以过上美丽的日子。三毛把她的撒哈拉沙漠描绘得如痴如醉,我也喜欢上那个地方,对于我来说,沙漠有了它可爱的地方,喜欢三毛,喜欢她在那里过着的日子。 现在我看三毛,对于她多了一份理解,也多了一份心疼。 其实她是一个被捆住的孩子。 挣扎,渴望自由,一只想要飞,身后却拽着重重的亲情。一直渴望放开自己,却善良得害怕伤害身边每一位亲人,她拧巴,不讨喜,那正是她担心的表现。她怕太过随心所欲伤了人,又不肯丧失了自我,于是就那样别扭着,担心着,纠结着,做出了很多别人无法理解的举动。其实她是一个多真实的人。 一直喜欢罗大佑的那句歌词“聪明的孩子提着易碎的灯笼”。 她曾在书里这样描述孩子: 做小孩子,有时候是一件很悲哀的事,要怎么过自己的一生,大人自然的都不问你一声。 三毛上学的时候因为数学不好,被老师狠狠地侮辱过。在她的脸上用墨汁画圆圈,命令她带着这张脸去操场跑步。这深深刺伤了一个孩子的心灵,她从此不肯再去上学。我觉得她摊上了一对好父母,他们从来不曾强迫她,只是想尽力去呵护着她。不上学就不上学,三毛在家里待下了。她是一个极聪明的孩子,根本不像老师说得那样无用,在家里仅靠父亲每日给她读英文报纸杂志,她就轻松掌握了英文。 聪明是好事,也是坏事,还在太小太小的时候她就洞悉人世间的丑恶和谎言,她一直被抑郁困扰。 抑郁到什么程度呢,抑郁到,去学画画,害怕得连去都不敢去,好容易说服了自己,笔都拿不动,第一堂课什么也画不出来。因为不想让母亲担心,她去学画,因为自身的恐惧,她拿不动画笔。 她终于遇到了好老师,后来她这样形容两位教过她画画的老师: 恩师顾福生那么鲜明的一件正红V领毛线衣,就在台北市泰安街那条巷子里的阴天黄昏里明明亮亮地成为一种寂的永恒。 湘宁老师本人是一件白色的衣裳,总也在反映着星星的光芒。 三毛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也是一个极富有艺术细胞的孩子,从她开始画画的那一天开始,她的世界也被打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 可是我们的父母总是这样,孩子难过的时候想要她不哭,孩子开始看书我们盼望她考上大学,孩子开始学画画,我们开始想她会不会成为画家。也许她可以,但是我们没有问过,她想不想要。 三毛怎么会不知道父母的苦心,可是她渴望着的一直都是自由。 在选择专业的时候,那一段文字看着令人心疼: 我抬起头来,看见父亲,母亲哀哀看着我的眼睛,那种苦哭的哀求的神色使我几乎要哭出来。 他们要我做画家他们要我做画家他们要我做画家…… 填单子时那三个空格巨大地扑在眼前———美术系美术系美术系美术系……美术系巨大莫名的兽等着吞嚼我。那是父母的期望,要我做画家。父母的眼睛,是一匹巨兽,压在我的背上,天天苦盼孩子学个一技之长。 我拿出钢笔来,在众人的俯视下,端端正正地填进了———哲学系。也不懂为什么,下山的时候父亲擦着汗,说:“哲学很玄呀!妹妹你念得来吗?念出来了又做什么呢?”说时他脱掉眼镜将手帕去擦鼻梁和眼睛,一面又说:“好了!好了!”妹妹终于上大学了,这个天,真热———” 喜欢三毛,因为她的文字足够实在,她本是一个看上去不食人间烟火的人,文字里的烟火气却极浓。那些可以构思出连环杀人案的作者令人震惊,三毛平平淡淡的文字却能令人感动。她足够敏感,就像放电影一样,把人生中很多个声色犬马的瞬间放大了,一点也不夸张,从不华丽描绘,却让你看到人生啊,就是这样子的。 例如她曾在故事里写出这样的句子: 很多人夸张着他们并不快乐的笑声帮着吹蛋糕上的蜡烛。 他们彼此那样痴痴地凝望着,在她的感觉里,他是在用目光拥抱她了。她低下头沙哑地说:“不要这样看我,求你……” 这是生活化的,真实的,不经意流露出来的人类情感,她可以用朴实无华的文字精准抓住,她像一个透明的精灵一样。单纯。复杂。 三毛被人所知,很多来自于她那段伟大凄美的爱情,她跟荷西。 觉得这段爱情有多伟大,每一个人在爱情面前极浪漫其实也极现实,三毛选择了荷西,也许是因为,荷西可以给她别人给不了的东西。那大概是一个包含了欣赏、自由和爱的结合体。从文字上来看,三毛跟荷西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大概是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有一天荷西吃到了远方邮寄过来的粉丝,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三毛骗他,这是“雨”,是春天里下的第一场雨,下在高山上,被一根一根冻住了。其实他们的日子并不安稳,跟很多婚后的夫妻一样,他们也面临着脆弱的资产,面对庞大的开销,面对公婆,面对夫妻间的争吵。他们不是小龙女和杨过一样的神仙眷侣,他们如很多夫妻一样,过着琐碎生活。而难得的是,他们彼此了解,互相欣赏,从不干涉。更难得的是,在书里,三毛从不夸张那份爱,从不报喜不报忧,从不渲染,也从不吝啬表达真实的感受。不了解三毛的人向往那份爱情,看了三毛的书才会明白,其实那样的爱情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拥有,重要的是,你的选择,你的守护。 就像预知生命一样,三毛似乎一早就知道,从事潜水这样危险职业的荷西,大概总有一天会……每一次看着荷西沉入海底,从海平面消失,她坐在沙滩上、礁石上等着,那种心情,是何等折磨,像经过了无数黑夜的人期待黎明来临一样,她期待着快一点,再快一点,荷西的脑袋再次从海面破水而出。即使是这样,她从来没有说过,不要去了,不要做这一份职业。 因为懂得,所以她尊重。 他们不像是热恋中的情侣,倒像是老夫老妻携手来伴,似乎在上辈子早已经认识并且热恋过一样,这一辈子相遇了便开始了扎扎实实过日子。 曾有一次三毛跟荷西吵架,其实算不得吵。只是晚上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三毛朝荷西扔了什么过去,本是夫妻间一种玩笑一样的挑衅,荷西突然发怒把手上的东西扔向三毛。心里受了伤的三毛跑到厕所剪长发。荷西冷冷地说:“你也不用这样。”说完就走。一夜未归。三毛哭了一夜,等到早晨荷西回来,抚摸着三毛,道歉,说自己不过气头上说了一句重话,何至于此。又帮着三毛把凌乱的头发剪短,剪好。在厕所,一对头发里两个人拥抱着痛哭。 很像林黛玉和贾宝玉,只不过,没有他们那样的小儿女情长,活得更实在。这也不奇怪,林黛玉和贾宝玉总是书里的故事,而三毛是真真实实和荷西结了婚。 因为如此爱着对方,受不了对方给自己的一点点伤害,也因为如此爱着对方,怎么也离不开扯不断,无法离开。 三毛的书,这次我看到《梦里花落知多少》,从这本书开始,三毛的文字又陷入了阴郁。因为荷西走了。 一次潜水,再也没上来。 丈夫不在了,家人要她回国。她在书里写: 每次回国,未走之前已是失眠紧张,再出国,又是一场大恸。十四年在外,一共回去过三次,抵达时尚能有奢侈的泪,离去时竟连回首都不敢。我的归去,只是一场悲喜,来去匆匆。 其实没有了爱人,不论在哪里,都是他乡。 对于三毛来说,荷西大概不止是一个丈夫,更是她快乐的源泉,精神上的支柱。虽然关于三毛的死至今众说纷纭,有的人也说得很不堪。不管怎么说,我想,荷西离开,已经带走了部分的三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的某一部分已经死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是一本令人心碎的书,总是情不自禁地跟着三毛一起回忆起那些温暖的日子,也总是情不自禁跟着三毛一起,掉进了深渊里。 她写道: 许多个夜晚,许多次午夜梦回的时候,我躺在黑暗里,思念荷西几成疯狂,相思,像虫一样慢慢啃着我的身体,直到我成为一个空空茫茫的大洞。夜是那样的长,那么的黑,窗外的雨,是我心里的泪,永远没有滴完的一天。 她也回忆过去的日子: 最爱晚饭过后,身边坐着我爱的人,他看书或看电视,我坐在一盏台灯下,身上堆着布料,两人有一搭无一搭地说着闲话,将那份对家庭的情爱,一针一针细细地透过指尖,缝进不说一句话的帘子里去。然后有一日,上班的回来了,窗口飘出了帘子等他———家就成了。 人悲伤至极,不是流泪,是大笑,那时已经悲到了极点。不经历过那般伤痛的人永远不能体会那种感觉,那是只剩下一个空壳子,血液和灵魂都被抽走的痛吧。 三毛大概经历了,她写道: 我坐在游乐场的条凳上,旋转木马在眼前一圈又一圈地晃过,一个金发小男孩深情严肃地抱着一匹发亮的黑马盯住我出神。偶尔有不认识的人,在飘着节日气氛的音乐里喊我:“一个人来的?要不要一起去逛?” “不是一个人呢!”我说。 “可是你是一个人嘛!” “我和先生结伴来的。”我又说。 黄昏尽了,豪华的黑夜漫住五光十色的世界。此时的游乐场里,红男绿女,挤挤攘攘,华灯初上,一片歌舞升华。 半山上彩色缤纷,说不尽的太平盛世,看不及的繁华夜景,还有那些大声播放着的,听不完的一条又一条啊浪漫的歌!我置身在这样欢乐的夜里,心中突然涨满了无由的幸福。遗忘吧!将我的心从不肯释放的悲苦里逃出来一次吧!哪怕是几分钟也好。 快乐是那么的陌生而遥远,快乐是禁地,生死之后,找不到进去的钥匙。 在高高的云天吊车上,我啃着一大团粉红色的棉花糖,吹着瑟瑟发抖的冷风,手指绕着一只欲飞的黄气球,身边的位子没有坐着什么人。 不知为何我便这样的快乐,疯狂地快乐起来。 脚下巴塞隆纳的一片灯海是夜的千万只眼睛,冷冷地对我一眨又一眨。 今天不回家,永远不回家了。 其实写作于三毛来说,是无心插柳,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作家,也从不在这上面努力过,然而她的文字在她在的时候牵引着很多人的心,在她走后仍然感动着一批人。 这个世上从来不缺作家,但是少了一个漫游在撒哈拉沙漠的真实又浪漫的女人,她的名字叫三毛。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 我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 风在林稍鸟儿在叫 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 在雨中,我捡拾了几瓣落英,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她们放回花池内,轻轻用泥土掩上。 尽管这也是“锦囊收艳骨”的举动,然而我不会像黛玉那样哭哭啼啼、葬花香丘。我一向认为,生命的轮回,犹如一年四季,循序而交替,往复而不断。成长,需要更生;成熟,需要舍弃。花开花落、云卷云舒、朝来夕往,又何必伤情于怀、牵肠挂肚。 八月了,一切都在慢慢开朗中,就像秋天的天空是明净的,而心也跟着辽阔。重读三毛的书,还是心动。喜欢的东西,喜欢的事物,喜欢的口味甜度几分,酸度几分,喜欢的人都很难因为什么而改变。 越来越喜欢简洁明了的东西,因为这一点,这些年让我一直保持着自我。心里不断告诉自己慢点,慢点,一切慢慢都在接近我的理想。一直在做自己想做且要做的,哪怕阻碍各种!也从来是慢和细致牵着我走过去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梦里花落知多少的更多书评

推荐梦里花落知多少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