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禁用愚蠢的名字叫猫,除非打算喂猫

白色不黑熊
2017-08-10 02:04:43
《碟形世界:猫与少年魔笛手》的内容没有它的封面那么可爱。它更像小女孩马利西亚的两个姓格林的外婆和姨婆写的童话,血腥而轻盈。

故事的主线是一个基因突变的老鼠族群想找到小岛建立老鼠国,结果以另一种方式实现了梦想,有些像动物版的《严厉的月亮》。人类幼崽和猫咪仅仅是他们建国路上的过客。每只老鼠、猫咪和人类都性格各异,甚至人类边配都有见缝插针的台词来表现性格。

从某些意义上来说,基思的行为堪称人奸。他的长尾巴朋友们在城里制造恐慌,他吹笛子假装引走他们,拿到酬劳。但是基思并没有思考过这里面有关物种矛盾的意义,也没有发现出主意的猫本身就是一个笑点。他一脸傻相地存在于这个队伍,只是因为这里可以让他安心吹笛子——诈骗团伙总是比人类社会更宽容。而小女孩马利西亚,是这个故事里面最正常的人类——她相信童话故事,快速接受猫和老鼠能说话的事实,速度远远高于那些成年的疯子。马利西亚是碟形世界的死宅,她在他人的疯狂和无知面前毫不动摇,坚持按她在书上学来的生存法则行事。她的包里塞满了有用的东西,例如泻药和黑纱,其他人只有在这些东西派上用场的时候才明白过来。马利西亚对他们的无知无疑是宽容的。

这个鼠、猫





...
显示全文
《碟形世界:猫与少年魔笛手》的内容没有它的封面那么可爱。它更像小女孩马利西亚的两个姓格林的外婆和姨婆写的童话,血腥而轻盈。

故事的主线是一个基因突变的老鼠族群想找到小岛建立老鼠国,结果以另一种方式实现了梦想,有些像动物版的《严厉的月亮》。人类幼崽和猫咪仅仅是他们建国路上的过客。每只老鼠、猫咪和人类都性格各异,甚至人类边配都有见缝插针的台词来表现性格。

从某些意义上来说,基思的行为堪称人奸。他的长尾巴朋友们在城里制造恐慌,他吹笛子假装引走他们,拿到酬劳。但是基思并没有思考过这里面有关物种矛盾的意义,也没有发现出主意的猫本身就是一个笑点。他一脸傻相地存在于这个队伍,只是因为这里可以让他安心吹笛子——诈骗团伙总是比人类社会更宽容。而小女孩马利西亚,是这个故事里面最正常的人类——她相信童话故事,快速接受猫和老鼠能说话的事实,速度远远高于那些成年的疯子。马利西亚是碟形世界的死宅,她在他人的疯狂和无知面前毫不动摇,坚持按她在书上学来的生存法则行事。她的包里塞满了有用的东西,例如泻药和黑纱,其他人只有在这些东西派上用场的时候才明白过来。马利西亚对他们的无知无疑是宽容的。

这个鼠、猫、人的团队按道理说应该满满覆盖着糖霜一样的卖萌细节,但事实上所有成员都冷静得像生菜沙拉。以成人为中心视角的故事里面,小孩和动物难免沦为衬托与附庸,常见智力低下问出起怪问题,或遭人拯救,或极其懂事成为空洞的能指。成人描写小孩有一大弊端,就是事先假设他们希望熟知并遵守社会规则,这样写出来的小孩和大人唯一区别就是身高和技能上的差距。普拉切特老爷子在人物塑造上漫不经心,仅仅是让人物的本性流露出来,创造的人物就比前者真实许多。这本书里的小孩和动物实在太忙,只有在行骗之时才有心情去弄清人类社会的套路。书里的大人过于相信按规则行事,结果是主动往小偷手里送钱。人类反派本身也过于依赖偷窃和行骗的老路子,和其他人一样对会说话的老鼠视而不见,以致于被两个人类小孩戏弄。

虽然是覆盖着温暖绒毛的角色在进行可爱的小把戏,但故事里无论老鼠、猫,还是人类小孩,都面临着同一种东西——黑暗的死亡恐怖。即使突变以后拥有智慧,他们依然会被夹、被绑、被烧、被沉河、被扔进斗兽场。无论什么身份的人类幼体,都有被成体为了极小的利益杀死的危险。这种死亡恐怖并没有在动物和下水道的意象里被消解,反而更加黑暗。扫夹队的队员如果不够谨慎就会死去,尸体被队友吃掉,毕竟这座城市没有什么干净食物。没突变的老鼠被突变老鼠称为“吱吱”,突变族对毒药的了解应该是通过观察吱吱的死状总结出来的。书记员桃子搬运一本巨大的童话书《邦尼先生历险记》,创造了一种容易让老鼠看懂的图形文字,这些文字里也充满了死亡的意象。如果突变族真的能建立一个文明,也许他们的文字会进化成七肢桶的表意文字,无论多复杂的意思都用一附图来表示,图上每个部件都有自己的含义。

这个故事的设定既不宏大也不复杂,巫师学校只是一个若隐若现的存在。但剧情的安排十分精致和规整。开头交待了主角小队的构成和目的,之后慢慢展现肮脏、饥荒的城市,引出捕鼠人、市长、失踪的吱吱等重要元素;等角色性格全部展现后,情况急转直下,队伍分散,各有各的危机,而且不光来自外部。各个角色都在这个时期完成了自己的成长。

老鼠首领“火腿”在突变的时候已经是一只学不进新东西的老耗子了,脾气愈加地坏了起来。他希望自己仍然是无人质疑的首领,但是他甚至无法做到基本的一点——发出明确的指令,让其他老鼠认为他知道要去哪里。他知道突变对大家都好,可他更喜欢的是以前的生活。桃子愿望中的老鼠岛,黑皮的扫夹队,对他都没有太大意义。面对人类强加给他的敌人,他才获得了自我意识的觉醒。
“他能听见自己的思想,但在他所有感官的洪流中那就像是昆虫的鸣叫。记忆的碎片在他眼前舞动:笼子、恐慌、白老鼠、火腿——那是他自己的名字。奇怪,以前从没有过名字,只是习惯去闻别的老鼠的气味。黑暗——内心的黑暗,在眼镜后面。那一点才是火腿,外部的一切都是他物。”

这是写老鼠心理活动最好的小说,结合之后全书最精彩的情节,堪比《日瓦戈医生》里拉拉开枪的段落。

其他老鼠也都性格各异,共同点是老鼠特有的探索精神,即使扫夹队里胆小的新手也是如此。老鼠的群戏中竟然能做到见缝插针地让每只老鼠都有性格特色和个体成长,实属不易。

猫咪莫里斯毕竟不是老鼠,他面临的是另一种困境。可能是因为感官敏锐,他比其他动物更早感受到故事里最黑暗的那个反派的存在。他曾想自己逃走,但是在即将对反派交出自己的控制权之时,竟然做出了义无反顾的决定。

故事里的黑暗和恐怖并不是来源于最大的反派。恰恰相反,反派是被这个城市出于自己也说不清的目的创造的,城市自己也反过来受害。灾难和罪恶的普遍性和平庸性使得角色深受其左右,黑皮领导的扫夹队和屎尿队本来以突变族特有的骄傲和理性精神按程序清除这个城市的障碍,莫里斯带着对猫奴和非猫奴一视同仁的鄙视等着收获战利品,结果他们都差点放任自己倒向那个黑暗的声音。这种没有源头的、循环的灾厄并非只存在于奇幻小说中,现实里也比比皆是。这本书利用莫名闯入这个世界、并拥有成人不了解得力量的小孩和老鼠的视角,使得这种被普遍接受的状况重新被审视,这是幻想故事特有的优势。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