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枕 草枕 9.6分

我爱漫漫长长的山草,我也爱你

舞童生
1906年,日本的夏天热烈,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背着画箱,离开繁华的城市,去寻找一个有山有水有故事的地方。他似乎只带了一个画箱,里面装满了他的生活,或许在一个画家的眼里,这已然是最好的人生了。阳光挂满了一整个天空,山草漫漫长长,风声顺势滚落下来。这是我想要的。他对自己说。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败给了人潮涌动的城市。世界上总有那么一部分人,他门的路越走越孤独,好像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才算完整。
他被大雨赶到了一户人家,一个阿婆招待了他。阿婆眯着眼睛对他说,你知道吗,长良姑娘被两个人同时爱上,她无法选择,最后跳进湖水里,死掉了。
他听着阿婆的声音,心里一阵难过,虽然他并不知晓长良姑娘的底细。秋日来时,吾亦如芒草上的露珠,缥缈消逝。他突然记住了长良姑娘的这句诗,美好的事物总是消失得那么快,这真叫人悲伤。
雨停的时候,他背起画箱离开。我无数次想象他走路的姿势,像一只远行的鸟,无牵无挂,有云就足够了。他写诗的样子是如此伟大,他的信仰里有我的信仰,只是我永远也活不成他的样子。这也真叫人悲伤。
当他遇见那美的时候,他的好奇感汹涌起来。之前阿婆告诉他,那美的命运如长良一般苦,她曾陷入没有爱情的婚姻...
显示全文
1906年,日本的夏天热烈,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背着画箱,离开繁华的城市,去寻找一个有山有水有故事的地方。他似乎只带了一个画箱,里面装满了他的生活,或许在一个画家的眼里,这已然是最好的人生了。阳光挂满了一整个天空,山草漫漫长长,风声顺势滚落下来。这是我想要的。他对自己说。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败给了人潮涌动的城市。世界上总有那么一部分人,他门的路越走越孤独,好像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才算完整。
他被大雨赶到了一户人家,一个阿婆招待了他。阿婆眯着眼睛对他说,你知道吗,长良姑娘被两个人同时爱上,她无法选择,最后跳进湖水里,死掉了。
他听着阿婆的声音,心里一阵难过,虽然他并不知晓长良姑娘的底细。秋日来时,吾亦如芒草上的露珠,缥缈消逝。他突然记住了长良姑娘的这句诗,美好的事物总是消失得那么快,这真叫人悲伤。
雨停的时候,他背起画箱离开。我无数次想象他走路的姿势,像一只远行的鸟,无牵无挂,有云就足够了。他写诗的样子是如此伟大,他的信仰里有我的信仰,只是我永远也活不成他的样子。这也真叫人悲伤。
当他遇见那美的时候,他的好奇感汹涌起来。之前阿婆告诉他,那美的命运如长良一般苦,她曾陷入没有爱情的婚姻,最后还是以悲剧结束,回到娘家,艰难度日。
那美是个奇怪的女人,她的行为举止甚至有些荒诞,人们说她因为离婚疯掉了。整个志保田家只有他一个客人,所以他很容易就能接触到她。他发现自己的诗句被修改,夜里恍惚的影子让他失眠,还有那三弦琴清雅的声音,是如此美好。他有意无意地打听关于那美的消息,从女仆那里,从理发店的师傅那里,从阿源那里。
我想,即使不爱这个女人,他对她也是有好感和兴趣的,而绝不只是好奇她坎坷的命运。如果我遇到这样的女人,我不知道该为她做些什么,因为我不像他那样,用一支画笔就能记录下整个夏天。
把我画到纸上吧。她说。
总觉得还差点什么。他喃喃自语,仔细回味之后,他搜索到“怜悯”这个词语。
还差一些“怜悯”的表情。他看着她,有些无助地站在那里。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有莫名的感动。我猜想他总有一天会找到那种“怜悯”,为她画一幅画。为什么不呢?旅行的意义并不只存在于山水中,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微妙的情感和关系,也是值得去探寻的。
我甚至都开始想象一个场景:夕阳刺穿花纹玻璃,斜斜地闯进屋子,他的额头上渗出细微的汗珠,画布上是她的半个裸背……
索性他并不是庸俗多情之人,他说画不出,总是有道理的,而她也不深究。直到最后,他们一行人把久一送上开往战场的火车,巨大的铁皮怪兽开始奔跑起来,她忽然从车窗里看到前夫那张满是胡须的脸。就在那一瞬间,他终于找到了那种“怜悯”,即使还没开始画,那幅画也已经在他的心中成形了。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是我预想中的最残缺,也是最完满。
嘿,我是夏目漱石,远行即是美好,因为我是一只野鸟。我爱漫漫长长的山草,我也爱你。那个背着画箱的男人回头说着。
可是我从来都不告诉你。他笑了笑,转身,那只陈旧的画箱渐渐隐没在山林中。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草枕的更多书评

推荐草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