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都 古都 8.6分

谈谈古都后续情节的诸可能性,附对这种日本传统“物哀”文学的考量

Miss quin

《古都》后续情节的诸可能性大概围绕着三点:1.秀男与苗子 2.千重子与真一,龙助 3.千重子与家业。第一点的回旋余地是极小的,结尾时川端康成讲得已然比较明了。关于2与3其实并非独立的,交织在一起并由无限可能,简单讲讲我的想法。

先谈谈继承家业的问题,文中很大程度上表现了工业化对古都的冲击,插一句,但这应该并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主线,因为如此诠释的话,那么就无法对本书后半部分着力描写的关于千重子与苗子的情节无法做出合理解释。千重子家的店是一种还过得去的状态,值得注意的是,古都,与其说是工业化不如说是一种全面西化的都市化,而川端康成在书中提到的一个重要事件即是同盟军撤离日本恢复植物园的开放,由此我们推断出故事的发生时间在1952年之后(《旧金山合约》生效,同盟国正式结束对日本的军事占领),在这个时间点上,经济高速发展伴随着的全面西化都市化还并未完全展开,但在之后10年里,一切就说不准了,因此我认为在这个结局上,千重子的确想继承家业(川端康成也有这样的描述),但最后家业还存不存在都说不准,再看龙助,真一一家经营状况要很大程度上好于千重子,背后反应的是在之后十年的适应变化能力要强一些,抗打击能力要强...


显示全文

《古都》后续情节的诸可能性大概围绕着三点:1.秀男与苗子 2.千重子与真一,龙助 3.千重子与家业。第一点的回旋余地是极小的,结尾时川端康成讲得已然比较明了。关于2与3其实并非独立的,交织在一起并由无限可能,简单讲讲我的想法。

先谈谈继承家业的问题,文中很大程度上表现了工业化对古都的冲击,插一句,但这应该并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主线,因为如此诠释的话,那么就无法对本书后半部分着力描写的关于千重子与苗子的情节无法做出合理解释。千重子家的店是一种还过得去的状态,值得注意的是,古都,与其说是工业化不如说是一种全面西化的都市化,而川端康成在书中提到的一个重要事件即是同盟军撤离日本恢复植物园的开放,由此我们推断出故事的发生时间在1952年之后(《旧金山合约》生效,同盟国正式结束对日本的军事占领),在这个时间点上,经济高速发展伴随着的全面西化都市化还并未完全展开,但在之后10年里,一切就说不准了,因此我认为在这个结局上,千重子的确想继承家业(川端康成也有这样的描述),但最后家业还存不存在都说不准,再看龙助,真一一家经营状况要很大程度上好于千重子,背后反应的是在之后十年的适应变化能力要强一些,抗打击能力要强一些,并且也反映现在他们的经营管理也要好于千重子,因此,在这样的背景下,即使千重子嫁给龙助也很可能将会是千重子的家业最终并入龙助他们。

再谈谈千重子会不会嫁给龙助亦或是真一的问题。我觉得这嫁给这两个人的可能性都较小,但嫁给龙助的可能性要小于真一。原因在于1.虽千重子说这件事完全交给他父母,但是她父母特别是母亲非常重视千重子的意见,并且对于家业的问题,也并不太苛求,甚至其父自己都萌生退意。2.千重子不喜欢龙助的,这点文中也有讲,在之后爱上龙助可能性就更小了,龙助也应该会察觉到这一点,他会介意吗?3.其实在文中很难想象龙助是不完全不知道千重子和真一的关系的,因此,其实在文中就潜藏了这样一个小小的矛盾,并且,之后真一真的不会有所行动?4.如果要在真一和龙助间选择,关于经营的问题,真一在未来是有可塑性的,并且都是一家的两兄弟,双方父母都应该是无所谓的。5.参考秀男和千重子的情节。至于为什么我说千重子嫁给真一的可能性也不大呢?在文中川端康成不少地方都对两人恋情做出了或明或暗的描写,例如他们两人相处时暧昧的态度,树上的紫花等。我在此只是想指出一下她嫁给真一的可能性也不大甚至更小而已。

回到大的时代背景中,文中的千重子大概是20岁生活在1952年左右的京都,之后,日本经济腾飞特别是在那个60年代池田内阁时期,因此在之后的十年间在她20-30的岁月里,千重子最终是有无限的可能。


再附上关于这一类文学作品一些浅显的感想

“物哀”作家们的作品普遍格局是极小的,极唯美但牺牲现实性的。初见是很惊喜,但也是由于川端康成们的文笔太过优秀,至于这一种类的二流作家呢,并且读多了又会生厌吗?

虽极浪漫唯美,但又与传统欧陆的浪漫主义不同,后者畅快淋漓,情节是波澜的,感情表现得激励,通常是根本不考虑什么现实性(看现实主义去咯)而后者的确在写真切的生活,尽管它看上去像是把最美的生活的最美的一面再唯美化出来,大概被不少人所嫌弃为“扭曲”“矫情”吧

另外知乎上一篇考察日本文学与村上春树的文评也引起了我的注意,其题目为“为什么说村上春树的小说是“非日本的”? ” 引一下最高票答主的一段话“日本文学传统有“物哀”的审美观,“雪月花”的典型意象。总体上格局比较小,很有西方近代颓废主义的味道,倾向为艺术而艺术。突出的特色包括对细节与心理接近病态的描写,对小感觉的审美,对无常变化的感慨,然后也有一些“禅意”的东西。(原文刊载于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2431684/answer/198461608)”

后与一位兴趣于尼采,佛洛依德,非理性主义的学长交流到此事,他并不太赞同物哀这一个词的运用,更不认为是“为艺术而艺术”。他认为应该思考物哀背后的深层思想,这一类文学仍然有着深刻的非理性主义的影子,并且关注点也都在于“人”自身。

至于我,自然,关注点是在于“人”自身,但川们的小说格局似乎实在是太小了一点,表现出来的思考也大抵太少了一点。不过,关于文学评论,并且扯到尼采,佛洛依德,非理性主义,我就太外行了,仅仅简单谈谈感想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古都的更多书评

推荐古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