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没有理由不尝试一下"

曾园
92岁的女学者、词典编纂家芭芭拉·雷诺兹9月28日出版了她的新书《但丁:诗人、政治思想家、男人》。彼得·汉斯沃斯在《泰晤士报文学副刊》撰写了书评,较为全面地介绍了该书内容与背景。此文的标题有些醒目,叫《但丁吸毒》。但读者会发现文章中但丁吸毒的部分又被作者令人失望地予以淡化了,这种手法在该报倒是很少见的。

  雷诺兹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她很重视但丁的流放过程,在传记中她引用了但丁流放期间写作的《论俗语》和《飨宴》中的内容,这是本书的新颖之处。此外,要评价此书在浩如烟海的但丁研究中的地位就非常困难了,因为——正如博尔赫斯带着不易觉察的傲慢之情谦抑地说出的那样——"我没有看过(谁都没有看过)有关但丁的全部评论"。

  但丁研究在二十世纪呈现了两条线路,一条是美国的艾略特·辛格尔顿-弗里切罗线路,这条线路的终点是一个遵守教规、学识深奥、信念虔诚的正统名人但丁;另一条是意大利的维柯-福斯科洛-桑克提斯-克罗齐线路,这条线路塑造的是一个先知诗人。而雷诺兹走的是另一条新路。她采取了"中立的倾向",既避免了对但丁"常见的诚惶诚恐"的态度(因为"《神曲》的每个词都被虔诚地...
显示全文
92岁的女学者、词典编纂家芭芭拉·雷诺兹9月28日出版了她的新书《但丁:诗人、政治思想家、男人》。彼得·汉斯沃斯在《泰晤士报文学副刊》撰写了书评,较为全面地介绍了该书内容与背景。此文的标题有些醒目,叫《但丁吸毒》。但读者会发现文章中但丁吸毒的部分又被作者令人失望地予以淡化了,这种手法在该报倒是很少见的。

  雷诺兹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她很重视但丁的流放过程,在传记中她引用了但丁流放期间写作的《论俗语》和《飨宴》中的内容,这是本书的新颖之处。此外,要评价此书在浩如烟海的但丁研究中的地位就非常困难了,因为——正如博尔赫斯带着不易觉察的傲慢之情谦抑地说出的那样——"我没有看过(谁都没有看过)有关但丁的全部评论"。

  但丁研究在二十世纪呈现了两条线路,一条是美国的艾略特·辛格尔顿-弗里切罗线路,这条线路的终点是一个遵守教规、学识深奥、信念虔诚的正统名人但丁;另一条是意大利的维柯-福斯科洛-桑克提斯-克罗齐线路,这条线路塑造的是一个先知诗人。而雷诺兹走的是另一条新路。她采取了"中立的倾向",既避免了对但丁"常见的诚惶诚恐"的态度(因为"《神曲》的每个词都被虔诚地注释过了"),又避免了"学者们的晦涩"。

  于是,读者在每一章里都能看到她的新观念、新见识,有的很激进,有的似乎在挑衅:但丁和佛罗伦萨的年轻诗人们在一起"可能"通过服用春药来刺激他们的幻觉,这些草药有可能是"大麻"……她说:"但丁没有理由不去尝试一下".其实要找但丁生活中的刺激性内容是比较容易的事情,笔者就能奉献一些:但丁可敬的老师拉蒂尼用文明说法来讲是个性倒错者;他的恋人贝亚特里契在某些时候很像一个"野蛮女友".但丁的那首《硬心肠的美女》中有这样的句子:"她的顽固每时每刻有增无已/性情也越来越粗暴无礼。""她会杀人,男人躲也来不及/她致命的打击很难闪避"。

  尽管雷诺兹研究过《天堂篇》,但奇怪的是她认为《天堂篇》是三部分中最没有趣味的。而且贝亚特里契因为她的道德说教,作为人物也"丧失了一致性".这恐怕不是一个较稳妥的看法。无论是哈罗德。布鲁姆还是博尔赫斯,都高度赞扬《神曲》中贝亚特里契这个形象(无论她是否是真人、是否是银行家的女儿)。首先《神曲》令人畏惧的创新之处就在于但丁将此书当成了"新新约"来写,其次他将贝亚特里契同圣母和耶稣相提并论。所以布鲁姆说,将但丁神学化和去神学化都是没有意义的。

  博尔赫斯在《贝亚特里契最后的微笑》一文中有个古怪的看法,他认为但丁创作这部文学杰作的目的只是为了插进他同无法挽回的贝亚特里契的场面。我们不妨把这称之为一个"无可奈何的奇迹".布鲁姆说,博尔赫斯至少把贝亚特里契恢复了原状。尽管她曾在九天之上使诗人"身体里面没有一滴血不剧烈震动",但她不过是个与但丁无关的佛罗伦萨妇女;但丁尽管创造了《神曲》,也不过是一个有着尴尬记忆的男人。这种珍贵的意见如果我们用天真的眼光去读《神曲》往往都能发现,只是我们没有那个福分。
南方都市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全新的但丁的更多书评

推荐全新的但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