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兽·花 鸟·兽·花 9.0分

我们透过时光的望远镜,看见世间万物

李小建

一直以来,D.H.劳伦斯以小说家的身份为世人所知,对很多人来说,他的小说《儿子与情人》、《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恋爱中的女人》、《虹》,即使没看过,也多多少少有所耳闻。也许他在小说上的名声太盛,很少有人知道,劳伦斯还是一位非常杰出的诗人。他一生写了近1000首诗歌,而完成于1923年的《鸟·兽·花》被公认为是他最成功的作品。

在《鸟·兽·花》中,D.H.劳伦斯的生命力、想象力和创造力都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在这部诗集里,自然界的动植物形象构成这部诗集的主体,诗人营造了一个精心构筑的微型自然世界,各种奇异的鸟、兽、花、树木、果实,均被赋予人格化的形象和生命,与诗人进行这一场充满生命律动的、无声的对话。

在《蜂鸟》一诗中,诗人透过“时光的望远镜”回望遥远的过去,通过想象,一个遥远的、原始的、异在的时空里,眼前这只轻巧的蜂鸟,也许是另一种样貌,就像蜥蜴,也许曾经“是一只猛刺的吓人的怪兽”。而在这漫长的进化过程中,时间是如何孕育出这样神奇的物种,着实让人赞叹!

反对现代机械文明、崇尚自然是贯穿D.H.劳伦斯一生的写作主题和思想。他认为现代文明与人的本性是一种敌对关系,与人的本性相悖,使人的生命力...

显示全文

一直以来,D.H.劳伦斯以小说家的身份为世人所知,对很多人来说,他的小说《儿子与情人》、《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恋爱中的女人》、《虹》,即使没看过,也多多少少有所耳闻。也许他在小说上的名声太盛,很少有人知道,劳伦斯还是一位非常杰出的诗人。他一生写了近1000首诗歌,而完成于1923年的《鸟·兽·花》被公认为是他最成功的作品。

在《鸟·兽·花》中,D.H.劳伦斯的生命力、想象力和创造力都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在这部诗集里,自然界的动植物形象构成这部诗集的主体,诗人营造了一个精心构筑的微型自然世界,各种奇异的鸟、兽、花、树木、果实,均被赋予人格化的形象和生命,与诗人进行这一场充满生命律动的、无声的对话。

在《蜂鸟》一诗中,诗人透过“时光的望远镜”回望遥远的过去,通过想象,一个遥远的、原始的、异在的时空里,眼前这只轻巧的蜂鸟,也许是另一种样貌,就像蜥蜴,也许曾经“是一只猛刺的吓人的怪兽”。而在这漫长的进化过程中,时间是如何孕育出这样神奇的物种,着实让人赞叹!

反对现代机械文明、崇尚自然是贯穿D.H.劳伦斯一生的写作主题和思想。他认为现代文明与人的本性是一种敌对关系,与人的本性相悖,使人的生命力衰竭,只有让原始本性复归,人类才能重新焕发活力。劳伦斯远离被他视为“一口铅灰色棺材”的祖国和飘满煤灰的故乡,在《鸟·兽·花》里完成了一次向自然进发的“壮行”,在他看来,这也是一条人的返乡之途。

穿过这片“鸟、兽、花”的自然世界,D.H.劳伦斯旺盛的情感和生命力在诗篇中得到自然的回响,这种回响即使今天读来,我们依然能感受到一种来源于内心的震颤和神往,那是自然对人的深沉召唤。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鸟·兽·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