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论什么?冷暖自知。

Ada

卡佛可以是先天家境落魄的海明威。联系作品内容的社会背景和两位身上的标签。(中下层,艺术界;简约派文学典范,现实(代)主义大师),并列起来读,何其相似。 看似平铺直叙的行文架构,字里行间的空隙内却涌动着暗流,阅读时缺乏感情共鸣或思维不够敏锐,很容易将他归入平庸作家之列。强烈的主观性表达始终缺席,一篇篇短篇,其中包含的无数细节,让我想起Gustav Klimt的画:观者与画作的距离十分重要,凑得过近,只能辨认出生活中各种令人失望的常见注释(圆,螺旋线,带棱角的各类方块),站得太远,又会忽略掉上述细节性装饰在文段中的大量堆砌所营造的氛围(语境:冷静的无奈,迷惘…) 当生活失去了造血干细胞,向着不可逆的方向沉沦,只剩下重复自身的力气时,卡佛绕过帷幕出现了(左手香烟,右手威士忌,衣冠不整,举止得体),开始讲述他的那些无调性小故事。耐心的临摹,优雅的调侃,他用日常做温床,借助扼杀创造力的力量,培育他的那些在黑暗中舒展枝叶,随风摇摆的忧郁花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的更多书评

推荐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