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书记录

清流君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 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你是我的军旗 ――王小波的“歪诗”

如果说人在童年可以决定自己生命的前途,那么就是当孩子的时候最幸福,其实有一种我们不能左右的力量参加进来决定我们命运,也就是说,我们被天真欺骗了。

人不可以是寄生虫,不可以是无赖。谁也不应该死乞白赖地不愿意在泥坑里站起来。

我爱你爱到不自私的地步。就像一个人手里一只鸽子飞走了,他从心里祝福那鸽子的飞翔,你也飞吧。

人是轻易不能知道自己的,因为人的感官全是向外的,比方说人能看见别人,却不能看见自己;人可以对别人有最细微的感觉,对自己就迟钝的多。自己的思想可以把握,可是产生自己思想的源泉谁能把握呢?

我和你就好像两个小孩子,围着一个神秘的果酱罐,一点一点地尝它,看看里面有多少甜。

不过我给你的信值得写在五线谱里呢。但愿我和你,是一支唱不完的歌。

我对别的男孩也是这样的,他们没有意思,很快就见了底,可你却不,因为你的心底有一个泉,是不是?它永不枯竭,永远不。

爱也许就是这样一种神秘的想象力的发作,它会过去。人在最初的神秘感过去之后,会发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你以为神秘感会永...

显示全文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 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你是我的军旗 ――王小波的“歪诗”

如果说人在童年可以决定自己生命的前途,那么就是当孩子的时候最幸福,其实有一种我们不能左右的力量参加进来决定我们命运,也就是说,我们被天真欺骗了。

人不可以是寄生虫,不可以是无赖。谁也不应该死乞白赖地不愿意在泥坑里站起来。

我爱你爱到不自私的地步。就像一个人手里一只鸽子飞走了,他从心里祝福那鸽子的飞翔,你也飞吧。

人是轻易不能知道自己的,因为人的感官全是向外的,比方说人能看见别人,却不能看见自己;人可以对别人有最细微的感觉,对自己就迟钝的多。自己的思想可以把握,可是产生自己思想的源泉谁能把握呢?

我和你就好像两个小孩子,围着一个神秘的果酱罐,一点一点地尝它,看看里面有多少甜。

不过我给你的信值得写在五线谱里呢。但愿我和你,是一支唱不完的歌。

我对别的男孩也是这样的,他们没有意思,很快就见了底,可你却不,因为你的心底有一个泉,是不是?它永不枯竭,永远不。

爱也许就是这样一种神秘的想象力的发作,它会过去。人在最初的神秘感过去之后,会发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你以为神秘感会永远跟着你吗?它一旦过去,爱就会终结,是吗?多可怕。

有一些基本的原则即使是在那么疯狂的年代也是难以违背的,比如说不能吃人。这就是人类希望之所在。 ――王小波的自由人文主义

年轻时自由人,后来成了家庭的囚犯,最后成为待决的死囚。

有了种种学问之后,一个聪明人的结论是:人有了智慧才能有出息。倘若一一去算某个学问有什么用,那还是没开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爱你就像爱生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爱你就像爱生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